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管理论坛 >> 管理实践 >> 正文
中国学术评价机制与系统三题※
文章作者:蓝勇 作者单位:四川大学 
    在当今中国学术界严惩学术不正之风,进行学术规范教育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对学术评价机制和系统从理论与实践上进行反思,建立一个可与世界接轨,又有中国特色的学术规范机制和学术评价系统,将学术界的不正之风用机制来制约。
    一、 “阳光机制”与“暗箱机制”
 从来社会的各类评价存在两种评价机制,一种以公开监督为核心的评价机制,这种机制是建立在评价人“性恶论”而需要公开来监察以求得公平的机制,我们称其为“阳光机制”;一种是以保密减少干扰为核心的评价体系,这种体系是建立在评价人“性善论”而需要保密以求得公平的机制,我们称其为“暗箱机制”。学术评价也不例外。
    现在中国学术界的各种评价机制中显然是以“暗箱机制”为主体。在这种机制下,评价人与被评价者往往越离越远,评价人对社会保密,评价人评价过程对外保密,个体评价结果对外保密,评价人的评价结果(如无记名投票)也就无需向外说明理由,个体评价严重背离客观自然就无从得到监察,体制外也没有最高分最低分删除的修正机制。应该承认这种机制在评价人本性公正的条件下,其优点是十分明显的。但当评价人严重背离原则时,这种体制就显得弊病明显,缺乏监督和修正机制,为一些严重的不公正反而创造了遮荫护航条件。
    学术界的“阳光机制”评价需要将评价人个体的评价向外同时公开,并要有原由说明,用公开的“阳光”来监督评价人,将“阳光”充溢在整个评价之中。目前,我们学术界的“阳光机制”还更多只是在总体评价结果公布后接受监督,即我们熟知的公示期。不过,由于是整体公示,其评价过程的许多技术和标准中存在的漏洞较大,加上后期修正工作的难度,这种“阳光机制”所起的作用仍然有限。同时,由于社会缺乏自由批评的文化背景,加上学术评价者与被评价者可能都是运动员,故可能也会出现碍于情面,在“阳光机制”背景下对劣者宽容。
    其实,竞技体育中的评价机制显现十分明显的“阳光机制”,值得我们学习。体育比赛中的裁判给运动员打分往往都是两个公开,裁判本人公开,裁判打分公开,如艺术体操、跳水、冰上运动、国际标准舞蹈等。有的项目同时还有最高分最低分的删除机制,尽可能让裁判员的评价公开让社会监督,并同时修正误差。
    说起来体育竞技与学术研究在本质上并无区别,一个寻求客观的真理世界服务于人类,一个寻求人类的体能极限来振奋人类,两者都应有一个平等竞争的发展机制。可是,相比之下我们的学术界这种机制就显得十分不够。不错,体育界也不是一片净土,兴奋剂、黑哨、区域与国际感情等都会不时出现。可是,竞技体育至少有两种机制值得学术界学习,即体育评价的公开机制和体育竞争的平等机制。
    二、学术评价的公平机制
    公平的竞争机制是创造知识和财富的必要前提。这种公平机制在竞技体育比赛中显现得十分明显。体育比赛讲求统一的起跑线,不同的体重等级、不同的年龄组别在评价上各归其类,相同的人数参赛,相同的评价标准,对于有意犯规、服用兴奋剂等违背体育平等竞争行为的严惩,都体现了这种平等精神。
    在学术界,许多游戏规则明显有违公正原则,可却习以为常。以评职称为例,本来标准应是统一的,任何身份的人何时达到这个标准谁都应该马上晋升,但却非要有一个5年的时间限制,如果提前晋升就叫“破格晋升”。这个“格”原来主要是指任职时间长短。同时,破格晋升一般要求科学研究成果比一般晋升高得多。一个人两年内在核心期刊发表5篇文章与一个人5年内在核心期刊发表5篇文章,本来说明前者更勤奋或更聪明,更应受到提升,可现在的游戏规则却要前者达到10篇才能与后者平等相待,这明显是一种不公正。
 有的单位规定评教授一定要博士学位,初衷是提高单位博士比例和鼓励大家学习。但我们知道,学位本身是个过程,并不是目的。一个人没有经过学习而能够达到学位水平,这在节约资源的同时达到成才目的,本应受到鼓励,但许多政策却完全相反,严重违反了基本的公平原则!从来没有听说体育界哪位运动员因没有受过某种程度的专业培训虽达到某级水平而被拒绝参赛的。
    或称,国外在学位上也是如此。其实,近代以来我们国家和民族就是“国外如此,我们如此”,科学和制度的原创动力往往被淡化。对此,我们的学术界该做何反省? 
    三、“体外海评系统”与“分化评价系统”的创立
    目前中国的学术评价系统是不够健全的。在各种项目、奖励、荣誉称号、中心基地、学位点的评审中,广泛采用了专家库通讯评审基础上的终评制度,这是一种发展的方向。但是由于专家库的学科分类不细、通讯评审专家数量有限、终评制度缺乏公开而人为因素过大等因素,影响了评审的信度,故这种制度本身还需不断完善。
    目前职称评审的校外同行专家评审往往流于形式,一是往往只选两个校外评审专家,而这两个专家有时并不是同一个二级学科专家,二是专家往往由评职称者或人事部门主观指定。这样的结果不是专家太少造成评审的信度不高,就是人为因素往往难以免除。
   与职称评审有关的是刊物的认定。绝大多数高校的职称评审委员会基本上是“刊物打分投票委员会”,职称评审中的学术评价往往是对刊物的评价,而不是对论著本身的评价。所以,职称评审中充满了对刊物认定的无休止的见仁见智,而没有对学术水平的深入讨论。
   学术界针对各种粗制滥造,强调“代表著制度”,其本意是好的,但一方面有违现代科学精神,另一方面为投机钻营者创造了空间。
    学术的创新与积累往往是点点滴滴的,那种传统时代一篇文章、一本著作开创一个新天地的可能在今天十分小。而学术评价是对学术水平和学术积累的综合评价,仅用一两篇文章、一本著作来评价学者,就如学界有人在认识方式上批评的“举例子”的方法是最危险的方法一样。
    同时,一些善于投机取巧者正是利用这一点,将刊物评价与代表作制的弊端利用起来。有的人长期不思学术,只是到评职称时利用一些刊物的不正之风,短期内发表一两篇论文来获取职称,将做学问演变成“做刊物”、“跑刊物”,这对学风建设造成十分大的负面影响。
   近来,学术界对于建立中国学术规范尤为关注。教育部出台了《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学术规范》,为学术评价和学术规范工作奠定了基础。但在实践中有许多问题有待细化。
   比如,怎样认定抄袭,学术界有许多不同的认识。有人认为连续三句话相同就构成抄袭,有人认为超过300字的相同可认定为抄袭。其实,认定学术抄袭并不主要在于字数多少,而在于是否注明出处和是否有实质部分,而参考引用也不在于绝对字数,而在于参考在著述中的比例。《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实施条例》规定参考引用别人的成果不能构成自己论著的“主体和实质部分”,而《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实施细则》则认为参考别人成果不能超过自己成果的10%,也不能占别人成果的10%。但在中国法律实践中,以此参考比例来看,教材、通俗读物、学术综述可能大大突破这个界线。所以,细化评价体系就显得十分重要。如限定在以上三类成果中,参考别人一人成果不能占自己10%,参考别人一人成果不能占别人成果的10%就相对得当。这里“一人”的限制就解决了许多问题。所以,建立“分化评价系统”就是学术规范上一个理论与实践中的尤为重要的工作。
    对于以上问题,首先在评价机制上要将“阳光机制”与“暗箱机制”有机结合起来,特别是加大“阳光机制”的制约,形成自由批评的文化背景。试想如果每位学术评价者评审时都同时公开自己的评价结果并要对自己的投票向社会说明所以然,谁都会认真审慎的!试想如果论文审稿专家名字都附在发表的文稿后并对论文的抄袭剽窃事实负责,谁都会考虑后果的!试想评委的大出入评价分将删去,而多次大出入的评价将被质疑听证,谁都会三思而行的!我坚信,需要说明的公开的评价远比无可奉告的保密评价更公正合理,也更能推动中国学术的发展。现实而言,开创一套公开与保密结合的中国特色评价体系尤为必要。
   在学术界应当建立普遍的“体外海评系统”。所谓“体外海评体系”,就是要求学者综合成果接受本单位外二级学科内大多数学者的评价认可制度。以职称为例,将学者的综合成果全方位接受本单位外二级学科多数专家通讯打分,形成外送成果多(一般在10篇以上)、外评专家多(一般在10人以上)的局面。这种评审一方面有利于提高评审的信度,一方面有利于将“评刊物”变成“评论著”,同时也对投机钻营者产生体制上的制约,进而从制度上促进单位学风的根本好转。对于单位而言,可能会增大一定的工作量,但由于体外专家评审的相对公正性,会克服体内评价的许多矛盾,最终反而会为单位减压。
    平等和公开是现代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越是公平的社会越能体现人类的进步,更能形成一种科学原创的文化氛围。强调学术规范,加强学风建设的根本目的也在于此。
               
 ※本文系2004年11月3-4日教育部社政司在杭州主办的“全国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规范与学习建设论坛”的入选论文。

作者:蓝勇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西南师范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
   
发表时间:2006-01-05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薛亚玲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