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管理论坛 >> 管理实践 >> 正文
实践是检验社会科学成果的最高标准
文章作者:周永华 作者单位: 

  文章提要:“社会科学研究”是追求社会问题的相对真理的活动,评价社会科学成果的最高标准只应该是社会实践而不应该是刊登成果的刊物级别或领导是否批示。
  关键词:社会科学  成果  检验  实践

    社会科学研究的成果评价及其制度,应该遵循“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的原则。因为“社会科学研究”是追求社会问题的相对真理的活动,其成果,应该符合相对真理或尽量接近相对真理,否则,就是一种没有真正社会价值的东西,而仅仅只是一些“字数”而已。
    对社会科学成果的评价,有很多人认为,刊登在高水平刊物(所谓一级一类刊物)上的文章,或高级出版社(所谓中央一级出版社)出版的出版物,就应该是质量高的成果。这种认识在一定条件下是正确的,这种条件就是每一个投稿人都与这些刊物或出版社的编辑人员、工作人员保持严格的“不讲情面、不搞关系”的“法制”状态,如果有的人与编辑人员产生了“讲情面、搞关系”的“人制”状态,其所刊登或出版的东西,就不见得是高水平的东西;退一步说,即使是在“法制”状态下刊登出版的高水平文章或书籍,它也仅只是“理论”上的高水平,还没有被实践验证,不能够最终确认它的真理性。再说,“高级”刊物的编辑也有认识上的局限性,不一定能对每一个很有见地的创新观点有敏锐的认识。历史上不乏伟人的作品在投稿时累投不中的事例,证明了没有刊登在“高级”刊物上的文章不一定就是低质量文章,很可能也是高质量文章。任何一种理论观点,如果它不能够最终被实践所验证其正确性,这样的理论或观点对社会有什么用处呢?中国共产党人之所以把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思想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只是因为这些理论观点在社会实践中反复证明了自己的正确性,并非是因为任何别的原因。
    任何一种社会科学成果,如果它不能够最终在实践中证明自己的正确性,而仅仅只是因为刊登在了“高级别”(何况这种级别的划分是按照行政级别划分的,并不完全说明学术水平)的刊物上,就依此为据,获得高级职称或若干荣誉,这种行为势必把社会科学研究人员引向“学究”误区。
    还有人认为,经过高级领导批示过的文章,就是高质量的东西。这更有它的局限性。首先,高级领导批示文章要有人(例如经过领导秘书之手)送达,这就限定了只有掌握了送呈渠道的人才有被领导批示的条件,没有这一条件的人的文章,并不因没有被领导批示过而质量变低。其次,领导对其所关心的问题进行批示,并不代表反映这一问题的文章的质量高低。再次,领导批示是他的日常工作,这与被批示文章的质量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社会科学成果的评价标准到底在哪里呢?在社会实践!
    只有经过社会实践检验了其正确与否或正确程度的社会科学创新理论观点成果,才能最终确认这种成果所提出的创新观点、创新理论、创新的研究对象、创新的研究方法、创新的政策建议等,是具有真正社会价值的,是具有相对真理意义的。除了社会实践的检验(及与此相关联的时间考验)以外,其他检验或评价标准,都只能是初级的标准,任何初级标准都必须经过实践检验这一最高或最终检验标准检验之后,才能下定论说某一社会科学成果具有或不具有真正的社会价值。例如,中国在向市场经济“转轨”的初期,有的社科人员就发表了“建立农村信息网是帮助农民走向市场的必需条件”的创新理论观点,当时全国根本没有“农村信息网”这一概念,社会上人们对“建立农村信息网”的创新观点根本不以为然。但是到了20世纪90年代末期,“建立农村信息网”成了全国各地各级政府和广大农民群众的共识和共同的行动。20世纪90年代初,有的社科人员发表了“旅游业是农村潜力巨大的产业”的创新观点,而当时中国的旅游业只有“城市旅游”和“风光旅游”的意识和观念,所以很多人对这一创新观点也不以为然。但是几年之后,农村旅游业终于成为中国旅游业的热点和经济增长点之一。这一类具有远见卓识的社会科学成果,没有送呈高级领导批示的渠道,也没有被“高级刊物”的编辑所相中,但是后来的社会实践证明了它们的正确性,证明了它们具有相对真理的性质,我们了解到仅因它们没有高级领导的批示,没有刊登在高级刊物上,而否认它们的社会价值。
    那么,怎样鉴定社会科学研究人员的工作业绩呢?
    为了配合科研管理部门每一年度对社科人员的业绩考核,可以暂时保留“刊登在高级刊物”之类初级(暂时)评价标准,但是必须增加“实践检验”的最高和最终评价标准与考核办法。具体办法是:
    l.建立社会科学领域的“查新制度”和“查新体系”。利用现代办公手段和工具,检索成果有没有创新点(是否提出了新的理论观点、新的研究方法、新的研究对象、新的政策建议等),如果有,是什么具体内容;如果没有,这种成果的质量就无从谈起。查新体系是检索创新点的权威机构,自然科学领域早已有之,只是社会科学领域至今缺位,社会科学应该吸取自然科学的长处,弥补自身的不足。查新体系和查新制度正像人民法院是审判案件的权威机关,并不因懂得法律的人很多而大家都可以审判案件一样。
    2.几年之后(例如5年之后,因为新观点被社会接受和在实践中检验需要一定的时间)看到过去几年提出的创新观点在社会上的反应和被实践检验的情况。现行的、在成果发表一两年内就要急于对其进行“评奖”的做法,以及不看创新观点的社会实践结果、只凭一些“专家”的个人偏好来评奖的做法,实在缺少科学性。
    3.根据社会实践对每个创新观点的检验结果评判某项社会科学成果具有或不具有真正的社会价值。在此基础上进行的评奖,才谈得上科学性。

               

作者:周永华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发表时间:2006-01-06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张国春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