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管理论坛 >> 管理实践 >> 正文
“GOOGLE”理念与图书馆参考咨询及其应用分析初探
文章作者:张丽康 顾红 作者单位: 

  文章提要:在“GOOGLE”进军图书馆之时,图书馆参考咨询服务部门必须引入“GOOGLE”的理念,分析利用“GOOGLE”的搜索引擎优势,针对专业图书馆的特性,建立图书馆自己特色的门户网站,为读者服务。
  关键词:“GOOGLE”理念  专用图书馆  参考咨询  人性化服务
    一、现代社会对图书馆参考咨询工作的要求
    现代化图书馆能够利用先进手段和网络技术,在虚拟或人工咨询服务平台上解决读者在使用图书馆文献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比如:咨询承诺,对于读者的电话咨询,即时答复; 对读者E-mail的咨询请求,尽快予以答复。此外,读者在查询馆藏目录和使用馆藏书刊时遇到的问题,以及在寻求图书馆各种服务时等,都可在咨询部门得到帮助。
    专业图书馆的咨询平台还应提供以下特色服务:各学科管理决策咨询服务、学术进展咨询服务、学科项目调研服务、科研动态跟踪服务、定题文献提供服务、专题数据库建设服务、学科信息门户网络资源导航服务等。对于进入专业图书馆的学者型读者,还需要进行针对性更强的服务。
    在图书馆面对越来越“刁钻”的读者时,咨询服务和手段也越来越宽泛、深入,这就需要图书馆人员具备相对宽广的知识面,但目前多数图书馆咨询人员的水平尚无法适应这样的需求。另外,图书馆咨询部门人员的水平即使很高,但如果其建立的咨询平台操作技术复杂或资金不足,读者接受渠道不顺畅的话,仍然使读者得不到满意的服务。事实上,在建立咨询平台系统的同时,这些问题就逐渐显现出来了。因此,在回答较为复杂问题的时候,引入“GOOGLE”的运作理念,实现供需互动最大化,在最短的时间充分地给予读者满意的答复,真正起到咨询导航员的作用,正是现代社会对专业图书馆咨询工作的新要求。
    二、卓越的“GOOGLE帝国”的设计理念
    1.“GOOGLE”无与伦比的数字帝国地位
 当今世界最为重量级的“GOOGLE”数字平台系统拥有强大的搜寻引擎功能。它的高级搜索能够显示全部的字词、关键词和相关的内容。“GOOGLE”在全球范围内收录各个语种的网页,每天更新,新闻信息更是随时更新,可搜索的页面总量超过30多亿页。现在,“GOOGLE”利用它便捷、快速和覆盖面广的优势,每天为网民提供2亿次查询服务,可以说,“GOOGLE”已经登上了当今全球网络检索帝国的宝座。
     2.“GOOGLE”在语言运用方面
 目前“GOOGLE”的语言系统,已经涵盖了世界上常用的几十种语言,包括各种常用格式、具体的和模糊的时间范围、网络内的各个地点、网页的标题、文章的标题以及网页之间的链接;它的使用偏好非常人性化,比如它的首选的文字、文种的区别、结果数量和视窗等,针对我们中国人的使用偏好,还特别设置了功能强大的汉语拼音系统。因此,在使用过程中,几乎不用多加提示,就能应用自如。在给读者一个大的需求框架之时,又能链接与之相关的全部信息。这种简易操作的系统正是“GOOGLE”的优势所在,因而这样一种“傻子”理念,自然会迅速地在网络搜索大军中扬名全球。
    3.“GOOGLE”收集学术信息方面
 目前,“GOOGLE”针对学术的检索,可以做到主题指南、进行布尔逻辑检索、短语检索、后截断检索、字段检索、嵌入主题名或者正文关键词等。主题检索方面,所显示的网页信息能够按一定的规则进行排序,准确度较高。在希望得到相关信息但又不能准确目标时,“GOOGLE”能对主题式嵌入给出答案。关键词检索方面,能支持连续关键词的检索,只要简单扼要地提供出相关的词汇,就可以达到满意的结果。
    “GOOGLE”的新闻信息搜索颇具人性化,当进入“GOOGLE”网页,如果提供的是较为模糊的词,最前面则显示提示性语言,并列出几个答案。如是,则提供给你与之相关的最新信息,放在首位,然后根据它与该问题的相关程度,依次列出,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4.“GOOGLE”的新发展,走与图书馆结合的道路
    这是“GOOGLE”搜索引擎向图书馆迈进的新举措。近年来,专业检索引擎发展很快,与综合性的搜索不同的是,这是以搜集某特定的专业信息或者书籍信息为主的。因此,所涉及的内容远比综合搜索更准确,因此很受专业人士的欢迎。
    专业图书馆的文献是在一代代专家学者的研究中传承和发展起来的,它与综合图书馆最大的不同点就是使用人群相对固定,研究功能也相对强大。“GOOGLE”的创始人LARRY PAGE曾经说过:在创建“GOOGLE”之前,我们就梦想着将图书馆精心组织的不可置信的信息实现在线查找。2004年11月隆重推出了“GOOGLE  SCHOLAR”第二版和“GOOGLE  PRINT”。新的“GOOGLE”搜索系统,正谋求与多家机构合作,并准备进入图书馆领域。
    因此,在这一数字平台上,今后不但能检索已有的文献,还可以利用它超强的编目能力,包括期刊论文、学位论文、图书、预印本等。简单地概括,“GOOGLE  SCHOLAR” 和“GOOGLE  PRINT”可以依据专门的推演机制,使网络搜索软件能够在开放的网页中挖掘专业学术文献和出版物,然后使其通过页面获取。
    我们以“GOOGLE  SCHOLAR”为例。它可以让用户在里面跟踪某一领域或作者的最新学术文献,然后刷新,就可看到“SCHOLAR MONITOR”,点击“EDIT” ,即可找到相应的信息。同时,它还能够利用专门的检索方式,直接通过作者姓名检索文章。还能够限定检索某一时间段内出版的书籍或文章;提供被检索文章的被引用信息;提供查找尚未联机的图书馆资源的途径等。它的检索技巧方面包括简单和高级检索两部分,简单检索中只有一个检索窗口,如果我们希望检索文献的作者,可以直接把姓名嵌入检索框中。这里面还对稍微复杂的问题作了相应的解决机制,使用起来十分方便。高级检索包括了五个方面的选择:文章内容、作者限制、出版物限制、日期限制和检索结果显示等,这五个条件可以结合使用,最终提供的结果即为符合指定条件的文献。“GOOGLE  SCHOLAR”甚至还可以在索引中搜索特定子集,已经涵盖了从医药、物理学、社科到电脑科技等众多领域。
    “GOOGLE  PRINT”则以出版物和书籍为主,链接与此相关的出版商和版权人的信息,在给予特定支持的同时,使需求者收益。这里分别设有:网络检索、影像资料、相关信息、新闻信息、地区信息等,与“GOOGLE”相关的情报出版商和出版社信息、检索新书和与之相关的所有信息。在更新的界面中,可以搜索某一本书,并在线阅读大约20%-100%不等的内容,这些书籍来自世界七大图书馆的藏书。上述这些都是与图书馆结合的一个亮点。
 因此,全球化的“GOOGLE”数字平台,所收录的3000万册图书的在线数字图书馆,提供图书馆的用户及其他网络用户浏览和阅读的能力,包括现在文献资源的搜索性能、占有率和它的综合指数,都远高于其他网站。特别是“GOOGLE SCHOLAR”和“GOOGLE PRINT”的出现,使其与图书馆参考咨询具有了更好的相融和渗透性。
    三、图书馆咨询人性化服务的优势
    1.速度更新与文献缺失
 “GOOGLE”的好处,归纳而言无非两点:一个是时间和反应速度优势,一个是覆盖面优势。但由此派生而来的缺点也无法回避:数字模式资源的快速更新换代,可能会造成几年或几十年前的信息消失,这也是“GOOGLE”所无法回避的问题之一。同时,它的存取技术以及替更速度可能造成信息的无法精确捕获和读取,特别是非计算机专业的读者,他们使用网络的能力往往因滞后而索取不到所需信息,甚至是事倍功半。此外,在数字技术每上一个台阶时,还必须将以前整理资源的提取手段加以储存、更新、改变和完善,在重复劳动的同时,还会损失文献资源。所以说,尽管传统图书馆管理手段相对落后,但已有的资源仍然是稳定和持久的,仍然可以弥补“GOOGLE”的不足。今天图书馆咨询服务部门正起到传统图书馆和数字图书馆之间搭桥的作用。
    2.虚拟化状态与垃圾信息
 利用“GOOGLE”查询信息时,大量信息资源处于虚拟化状态,尽管以各类文献为载体的知识信息,都转化为数字形式,向全球传送。但在这样一个庞杂的“信息空间”下,由于缺乏人工干预,在电脑终端的显示上,可能得到的只是冗长和肤浅的信息,或只得到大堆垃圾信息。对一些读者来说,数字平台所能提供的资料只是一个时间和速度的优势,而毫无系统性可言。对于那些有心深入研究的读者,他们仍将会选择到图书馆来,寻求图书馆员的帮助。因此要通过图书馆丰富的馆藏资源及人性化的咨询服务,来不断弥补数字平台的不足。
    3.文献的广博与中文资源的稀缺
 我国图书馆咨询服务目前仍以中文信息和服务为主,但现在“GOOGLE”上面的信息,绝大部分是英文,而且信息之间的采集和搭配还不尽人意,很多垃圾信息降低了使用率,语言障碍也阻碍了中国读者接受信息与世界同步的愿望。在这种困惑中,可依托图书馆强大的咨询服务功能,把我国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通过数字化手段推出国门,让世界上1/4使用汉语的人口最大限度地享受到中文信息资源,这对提高我国国力、让世界了解中国图书管理方面的能力和经验,无疑是具有战略意义的。
   此外,“GOOGLE”还缺乏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开发力量,尤其是对中国互联网信息检索存在的问题了解不透,所以,“GOOGLE”对于国内市场需求的反应速度很慢,本地化技术服务力量也跟不上,无法解决国内网民或学者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
    4.利用“GOOGLE”提供参考咨询人性化服务的多元化发展方向
 在“GOOGLE”日益渗透图书馆领域的时刻,结合当前图书馆参考咨询的现状,提出以下多元化服务的设想。即以“GOOGLE”的“主动性”,再加上图书馆知识化、学科化和人性化的多元咨询服务方式,一定能改进图书馆服务工作:
    (1)利用“GOOGLE”的搜索功能,建立自己的门户网站。在图书馆的数字平台上,模拟“GOOGLE”的方式,根据关键词,可将该词所涉及的相关问题以及它所覆盖的知识面尽量全面地提供给读者,再结合本馆特有资源予以帮助。这是确保已有读者和不断扩大读者群的关键手段,也是咨询部门人员可以借助“GOOGLE”模式开发本馆资源的好方式。
   (2)利用“GOOGLE”的语言链接,充实中文馆藏资源。目前“GOOGLE”对于中国古代汉语领域的开发和检索尚不充分,而人文社会科学专业图书馆的读者群里,对此的需求则仍将是长期的,因为“GOOGLE”不可能将中文的检索机制开发到我们所希望的地步,而这正是我们的优势所在。因此,图书馆应设置配套的网页,开掘传统的馆藏文献,链接有价值的网络中文文献资源,以充实我们的数字平台。
   (3)利用“GOOGLE”的文献,分析读者需求心理。阅读网络新闻是使用最多的网络功能,还有大量的网民在使用电子邮件。在这种局面下,我们依然可以利用图书馆的门户网页,将时效新闻等信息分类开发并介绍给读者,宣传馆藏的优势和所能提供的深加工文献,主动宣传自身优势,这是今天和将来图书馆咨询部门需要拓宽视野、提高竞争力的关键点。
   (4)利用“GOOGLE”的现有资源,发挥精品优势。可建立有自己馆藏特色的“专业GOOGLE”系统,在现有数据库的基础上,为每一位到访读者提供精加工、特色加工的文献资源。例如:我们可以将馆藏精品工具书制作和链接在图书馆网页上。这些对于固定的读者来说,可谓是量体裁衣、加强与读者彼此互动的最佳手段。
   (5)利用“GOOGLE”的超强检索,丰富馆藏文献。在自己的数字页面中链接“GOOGLE”,使读者在使用我们的网页时,用相同的方法检索我们的馆藏文献。在我们的服务中,让前来的读者能够得到“GOOGLE”中所没有的信息,这样做既丰富了我们自己的馆藏,提升自己门户网站的使用功能,提高点击率,又使读者感觉来这里的时间是物超所值。
   (6)利用“GOOGLE”的覆盖优势,制作精品文库。可以利用“GOOGLE”,把自己制作的精品文献不断充实在我们的网页中,充实自己的数字服务器,设计操作平台,建立自己的精品文库。这样做可以删减信息中的冗余部分,给予学者型读者完善的终端服务。
   (7)利用“GOOGLE”的文献资源,以多元手段满足需求。这样一是满足那些只需要阅读文献或者词条的摘录,而不需阅读整篇文献的读者;二是推荐那些受到版权保护而不能被引摘的书籍。
   (8)利用“GOOGLE”的一视同仁性,依托数字化文献开展研究。针对“GOOGLE”这一软肋,以我们的人性化服务,强化我们的读者群。在这方面,专业图书馆尤其要有鲜明的服务特色。咨询部门要利用已掌握的技术手段和数字化、知识化和学科化的参考咨询服务模式,同步甚至超前地了解读者的心理和需求,发挥导航员作用。
   (9)利用“GOOGLE”的影响,吸引新老读者。读者可利用电话或网络,预约和办理借阅和续借手续。通过电话办理手续的读者,应是与图书馆长期合作的老熟人;那些距离甚远或者不能前来的,可以在咨询部门的专门网页上登陆注册,变成我们的新读者。咨询部门要定期对读者群进行回访分析,根据上网浏览和来馆次数,分别给予赠送书籍等奖励,由此吸引和扩大读者队伍。
   (10)利用“GOOGLE”的全球化特点,立足中国,放眼世界。在传统文字图书的基础上,为读者提供光盘、影像资料等各种加工文献。同时,咨询部门还可为读者提供使用这些电子材料的模拟演示系统,包括软件样本、扫描仪、数码摄影机、录影带剪接系统、以及打印机等电脑操作设备。可备有专门的教室,主动操作和帮助有需求的读者。
   (11)利用“GOOGLE”新平台,为特定读者服务。“GOOGLE  SCHOLAR”和“GOOGLE  PRINT”是“GOOGLE”的超前经营意识和主动性的具体体现,正是图书馆乃至咨询部门应该学习和努力的方向。因此,我们的服务也要相应跟上。树立“GOOGLE”的经营理念,甚至学会换位思考,掌握他们的需求,强化服务水平。
   (12)利用“GOOGLE”的影响,推动服务上档次。利用新推出的“GOOGLE  SCHOLAR” 和“GOOGLE  PRINT”的检索系统,编辑和制作读者指定的文献,比如可以编辑提供相关课题的目录索引,利用传统图书馆和现代数字化图书馆的双重优势,为学者型读者提供终极目服务。我们可以将加工的、具有一定专业水准的二次、三次开发的各种文献,从相应的课题中获取费用。只要我们提供的服务是物超所值,就会得到广大专业人士的欢迎和认可。这样既能满足专业人士的需求,又能使我们的咨询服务上档次,逐步从无效益、低服务水平的现状中走出来。

参考文献:
 [1]张学福:《学术文献新的检索工具:“GOOGLE SCHOLOR”》,《图书情报工作动态》2005年第2期。
 [2]蒋颖等:《WWW学术信息资源的收集和评价研究报告》,2001年12月。
 [3]罗曼、唐琼、张春华:《图书馆数字化的新模式》,《情报资料工作》2005年第3期。
 [4]刁勇:《建立图书馆学术精品文库》,《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05年4月28日。

作者:张丽康  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馆员  
      顾红  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副研究馆员 

   
发表时间:2006-01-06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张国春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