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管理论坛 >> 学术规范 >> 正文
词语翻译中的问题
文章作者:黄长著 作者单位:文献信息中心 

    近年来,随着我国与国际社会的交流的增多,一些新鲜的词汇也随之出现,由其在词语翻译中出现的问题越来越多,这样势必影响我们与国外交流与沟通,因此,词语的准确翻译显得尤为重要。以下是在翻译工作中的出现的几个具体问题,希望与同仁共同探讨和交流。
    (一)汉译英
    汉语词“信息化”出现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80年代,也许更早,属于中国大陆各种媒体中使用频率最高的词语之一。可是翻遍近年出版的汉英语文类词典,极少有收入该词的。即使是像上海交大出版社1999年11月出版的《汉英大辞典》(收条目总计40余万条,1500余万字),商务印书馆2000年出版的《新时代汉英大词典》(收词12万余条,复合词词条未计算在内),中医药出版社2000年底出版的收词达60万条的《汉英大辞海》(上下册)等均未收录“信息化”一词。有意思的是,在陈原先生为《新时代汉英大词典》写的“前言”中,还提到了“信息化”一词,但词典内却难觅踪影。更有意思的是:在上面提到的《汉英大辞海》中,收录了“信息化社会”(information society),却反而没有收“信息化”。
     这只是近年出版的三部最新的大型辞书对“信息化”一词的收录情况。这一时期出版的其他一些中小型辞书的情况与此大同小异。总的趋势似乎是回避。没有回避的,其翻译大多欠推敲,或失之随意。如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最新汉英词语词典》,将“信息化”译为“informationize”,此处显系动词,尚可理解,可接下去的词条“信息化社会”却译作“informationizationed society”,则已是匪夷所思了,此处的informationizationed显然是一个不成功的自造词。从英语的构词规则看,也是没有根据的。
    2002年由机械工业出版社新出版的《英汉信息技术词典》收录了informatization一词,这个词不是“土生土长”的英语词,英语词典中也查不到,显然借自法语。这本无不可,但该词典中的“信息化社会”却又用的是informationized society。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和牛津大学出版社合作出版的《20世纪新词词典》(20th Century Words)收录了5000个20世纪的新词,但未收“信息化”一词;新世界出版社2000年8月出版的《英文详解汉语新词语词典》收录1949-1999,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出现的新词语7400余条,仍然没有“信息化”一词;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1年编译出版的澳大利亚学者编纂的《21世纪新词词典》,也未收录“信息化”一词。在2002年增补本的《现代汉语词典》(含汉英双语本)中,收录了使用频率低得多的“信息论”等词语以及出现时间晚于“信息化”的一些词语,但却未收“信息化”。此外,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汉英新词语词典》收录了与“信息”有关的15个词语,可是也未收比这15个词中的绝大多数都更常用的“信息化”。在商务印书馆2003年出版的《新华新词语词典》中,编者干脆把“信息化”译作了“informationalize the national economy and society”(见《新华新词语词典》,2003,p.367,商务印书馆)。显然是按编者对“信息化”一词的引申理解翻译的。作为词条的翻译,这样处理似不妥。否则,现在常见诸报端的“医疗信息化”、“人才市场信息化”该怎样译?就成了问题了。  
    为了弄清IT界如何译这个词,笔者曾于2001年专门慕名前去参观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举办的一个大型信息化展览,结果失望而归。展览会上散发的材料和大会专门印发的宣传品,通通把“信息化”译作“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这种译法在一定的上下文中也许是允许的,但实在难于完全把它等同于我们平时所说的“信息化”。笔者查阅过能查到的近年来英美出版的所有英语词典,包括一些国际公认的比较权威的英语词典,均未收录大致可表达汉语中“信息化”一词的含义的词。在2000年末访美期间,笔者曾与几位美国的语言学家和信息科学家讨论这个问题,他们众口一词的意见是,英文中没有一个现成的词可表达“信息化”的含义,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可考虑根据英语的构词习惯造一个,当然也可考虑借用法语的informatization,或者采用其他变通做法,有人甚至建议可否用popularizing / extending information technologies来表达。
    我国的一些涉外报刊在涉及“信息化”一词的翻译时,也多少反映出某种无奈和犹豫不决的态度,仅以中国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China Daily)为例,据笔者的不完全统计,在翻译“信息化”一词时,至少用过以下四种译法:
1. informationalization
2. informationization
3. informatization
4. information technology 或 the use (or application)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其中,1是较早的用法,2和3是晚近时期的用法,其中,informatization一词显然是借自法语,目前似有普及的趋势,而informationization和informationalization则都是自造词,但前者似乎与英语的构词习惯更接近一点。从语言使用的经济原则(law of economy)出发,可能也更容易流行一点。但是在两种语言的接触过程中,如果这两种语言对要表述的某一概念没有现成的完全的对等词,而其他有影响的语言刚好有,且从构词特点等衡量尚可接受,那么借用不失为一种可选择的策略,因此借自法语的informatization也可与informationization一起流通,将来依照“适者生存”的原则决定取舍。北京市办了一个刊物叫《首都信息化》,封面附英语译文,就是用的Capital Informatization。先不论这样译是否是最佳选择,但至少可以说人们已开始把目光投向informatization这个法语词了。此外,China Daily, Beijing Review等报刊也开始采用informatization这一译法,说明这个词有流通的可能。
    在中国日报网站编的《汉英最新特色词汇》中,收录了“信息化”一词,译为informatize,这个英语词在近几年国内外的正式出版物中,笔者还是第一次看见,显然是编者在借用法语词informatization的基础上,又进一步加以改造,自造了一个动词,使汉语词“信息化”已经足够多的英语表达方式中又增添了一个新词。
    在一定的上下文中,把“信息化”一词译作information technology application 或 using IT 当然也是一种选择。在我国对外宣传的正式出版物或对外广播中,特别是在“十六大”宣传文件中,“大力推进信息化”就译为energetically apply IT(见Beijing Review, Dec. 5, 2002附件pp.1-2和China Daily, Nov. 9, p.3);另一句“坚持用信息化带动工业化”译为”It is necessary to persist in using IT to propel industrialization…” (China Daily, Nov. 9, 2002).
    但是不管怎么说,像“信息化”这种使用频率极高,且语义单一,又不大可能引起歧义的词,一下子冒出5-6种,甚至更多的译法,至今未有一种广为接受的统一译名,使人们无所适从,不能不说是中国翻译界和英语界的一大憾事。有时甚至在同一篇文章中,同一个“信息化”,能冒出来两三种不同的译法,而根据上下文看,它们之间并无区别,这至少反映了译者在翻译时的犹豫不决。
    事实上,汉语中的许多词或词组,在英语中都没有完全对等的说法,这是文化差异带来的一种正常现象。把这类词或词组翻译成英语,第一需要有严肃认真的科学态度,切忌想当然;第二要有相关领域的学者的参与,对其中有些影响较大、使用频繁的词语,还应有中外学者的共同参与。用新造词的办法来表述某一文化背景中的概念并非不可,但更应慎之又慎,如以network为基础造出一个networkization来表达汉语中的常用词“网络化”就显得很生硬,为什么不用networking呢?又如把汉语中常说的“误区”译作wrong region,会让人不知所云,为什么不译作long-standing mistaken idea或干脆译作misunderstanding呢?
    有些已沿用多年的名称,应该用正确的眼光重新加以审视。比如“爱斯基摩人”,系英语Eskimo的音译。虽然就Eskimo一词是否是蔑称,尚存有争议,但学界普遍认为,这个名称用来指称一个民族并不合适,况且这个民族自己一直对用Eskimo称呼他们存在反感。他们希望外界用In(n)uit(因纽特人)或Yupik(尤皮克人)来称呼他们。我们为什么还要坚持用人家自己都不喜欢的名称去称呼他们。现在,西方的许多民族学家、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等都在逐渐改变原有的使用习惯。前年国际社会科学理事会秘书长、知名社会科学家科辛斯基来我院访问,在座谈时谈到这个问题,他毫不犹豫地表示:“应该用In(n)uit一词来取代Eskimo这个称呼,应该尊重人家的民族感情”。最早把Eskimo这个称呼推向世界的西方学者们都在反思这个词的用法,我们就更没有理由坚持不改。建议我国学者和有关部门在著作和宣传媒体中用“因纽特人”、“因纽特语”来逐渐取代“爱斯基摩人”、“爱斯基摩语”。开始时可以两词并用,最终用前者取代后者。
    (二)英译汉
    英译汉中值得研究的问题也不少。先不说整段原文的理解和翻译,就是词语翻译中也有许多问题值得讨论,此处仅举一例:现在大家广为使用的Internet,有关部门曾建议推广“因特网”的译法(即音译+意译),但效果似乎并不理想。现在各种媒体上常使用的,除了“因特网”的译法外,至少还有“国际互联网”、“互联网”、“网际网”等,或者干脆不翻译,直接用Internet,基本上是各行其是。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英语中首字母大写的Internet(首字母大写时前面应加定冠词the,即the Internet)和首字母小写的internet是有区别的。建议用“因特网”来译the Internet的学者们,其初衷肯定是好的,他们无非是想用“因特网”来表示采用TCP/IP协议的全球性的、最大的通信网络。该网络把世界上许多大小不等的计算机网络连接在一起,但是这种译法实际上并未减少这两个词在翻译中的混乱,而是适得其反,造成了多种译法并存的状况。无论是Internet还是internet,其中的前缀“inter-”都含有“相互…”的意思,因此按实际含义把the Internet译为“国际互联网”,而把首字母小写的internet译作“互联网”就完全可以对它们加以区分了。考虑到首字母小写的internet实际上很少使用,因此用简称“互联网”来指称首字母大写的Internet也并无不可,事实上大家也是这样用的。这里还得提到一个与Internet和internet相对应的intranet(intra(在…内的)+net),指的是采用互联网技术,在某一机构的私人服务器上建立的内部网站,显然,这个词译为“内联网”就行了,刚好与“互联网”对应。
    另一个例子是pidgin ( English )的译法。过去一看见pidgin一词,不分青红皂白就译为“洋泾浜语言”。把pidgin English译作“洋泾浜英语”。这是不妥的。我们建议分别音译为“皮钦语言”和“皮钦英语”。原因是“洋泾浜”一词系蔑称,具有明显的贬义,用来指称二、三十年代半殖民地的上海滩和东南沿海一带某些人与洋人交流时所使用的英语夹杂汉语的语言形式,是可以的。但今天情况已大大变化。从纯粹语言学的观点看,pidgin语只不过代表了语言发展的一个阶段,是在没有共同语言而又急于进行交谈的人群中发展起来的一种信息传递系统。更重要的是,它今天是世界上许多地区数百万人传递信息的主要工具,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等海岛国家或沿海国家,它甚至具有官方语言的地位。我们有什么权利把人家的官方语言称为“洋泾浜语言”。近世语言学家,特别是社会语言学家,包括许多知名学者,已经为它正了名,号召人们彻底抛弃长期以来存在的有关皮钦语的种种陈腐观念。我国著名学者许国璋先生生前曾撰文指出:“侮辱性的‘洋泾浜’这一术语已遭人厌恶,而无意中还在使用它的人则被视为冬烘”(《外语教学与研究》,1985,地3期,第24页)。可惜这一问题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至今仍有媒体不加区分地把pidgin一律称作“洋泾浜”,很容易造成国际社会对我们的不良看法。
    还有一个名词是“土著”,这个称呼也并不被许多学者看好。认为“原住民”是一个比“土著”更恰当、更为中性的用法。台湾学术界就一直使用“原住民”。这种用法也得到我国民族学界许多学者的认同。建议用“原住民”逐步取代“土著”。

   
发表时间:2003-07-15 文章出处:不详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