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管理论坛 >> 学术规范 >> 正文
谈谈资产的保值、增值和增殖
文章作者:韩朝华 作者单位:经济所 

    目前,在谈及资产运用的文章里“保值”和“增值”这两个词出现的频率极高。其中,对于“保值”一词的理解没什么问题,它是指在运用资产的过程中,注意保全资产的原有价值,不使其有损失。比如,期初投入一亿元资产之后,在运营过程中,通过资产折旧、产品销售、货款回收等方式全部收回这笔投入,在期末的账面上仍能保有这一亿元的资产价值。这是企业运营和财务操作中的一项基本要求——“不蚀本”。再说具体点,目前常被提到的“国有资产的保值”一说,就是强调在考核国有企业的经营业绩时,要将企业所占用国有资产的价值保全作为一项重要指标,不允许国有企业的资产价值任意贬损。
    但在“增值”一词的使用中,却不乏语义含混之处。
    增值,顾名思义,是指一事物的价值发生了增长。如原来值10元钱的东西,在其自身原封不动、无任何变化的情况下,价值涨至10元以上。这种价值增长与事物本体的变化无涉,而与社会中该事物的供求状况相关。稀缺者贵,富余者贱,天下皆然。几分钱一枚的普通邮票,经过几十年、上百年的保存,成为绝版,能价值连城。
    那么,企业资产,如一般的机器设备、厂房、货物、货币等等,有这种特性吗?一座价值一亿元的工厂,放在那里不动它,十年、百年之后,它的价值会大于一亿元吗?显然,一般情况下,绝无可能。像机器、厂房之类的经营资产,若被长期闲置,不仅不会升值,而且还要贬值。即使是货币,埋在地下,藏在柜中,不去动用它,若无币值变动,一元钱还是一元钱,不可能增加为两元钱,所以,一般的资产并不具有“增值”的特性。
    至此,大概会有人质问:如果我用10万元钱作投资,买设备,购材料,雇员工,造出产品后销售出去,获得12万元的销售收入,扣除10万元的本钱,净赚2万元的利润;这样,我拥有的资产价值从10万元增至12万元,这不就是资产增值了吗?
    可是,这真是资产“增值”吗?让我们再仔细想一想。
    投资10万元,赚得2万元的利润,投资者拥有的资产价值无疑是增加了。但是,这样的价值增加与古董一类物品因珍稀而价值上涨性质相同吗?很显然,在你的生产过程中,用10万元投资购买的设备、材料等并没存留下来,而是被你用掉了。你在使用这些资产并产出产品或劳务的过程中,又加入了新的价值,从而使你的销售额得以超过你所投入的资本额。这种新增价值成为你所获利润的源泉。在此过程中,你所投资本的自身价值并没有增加,但使用它们的过程为你创造(生)出了新的价值。对这种价值增加现象应称为“增殖”,而不是“增值”。因为它与古董一类物品因珍稀而价值上涨根本不同,而与生物界的繁殖现象却十分相似。比如,动物界,鸡生蛋,蛋孵鸡,孵化出来的鸡又生更多的蛋,更多的蛋再孵出更多的鸡……,生生不息,越繁衍越多,是为繁殖;植物界,“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也是繁殖。你要是像收藏文物一样地收藏母鸡或种子,其价值绝不可能增加。而靠运用资产以谋取新增价值的活动恰似一种价值繁殖。所以,马克思在分析资本循环(G…G’)时的用语就是“增殖”,而不是“增值”。如“在资本主义生产中,劳动过程只表现为价值增殖过程的一个手段;与此相同,再生产也……当作自行增殖的价值来再生产。”(《资本论》第二卷)而且,马克思还特别强调,如果不将资本投入生产循环过程,是不可能实现价值增殖的。中国古代把将本求利的活动称为“货殖”,近代日本表述其现代化和工业发展战略时借用的汉字是“殖产兴业”,都非偶然,它们都源于对经济活动本质的准确把握。实际上,古往今来许许多多讽刺守财奴的笑话也表明,天下百姓的生活常识都肯定,把资产一个劲地藏着掖着是发不了财的。所以,一般实业领域的企业运营活动大都属于资产的增殖过程,而不是资产的增值过程。
    但另一方面,在不少情况下,某些资产是可能“增值”的。而且,利用这类资产的增值特性来实现价值增殖还成了一种重要的投资活动,并已经发展成一系列重要的产业。如有价证券交易、房地产交易、汇率交易、贵金属交易等等,都属于这样的投资活动。
    让我们通过这类投资活动中的一些具体例子,看一看资产的增值与增殖之间到底有怎样的区别和联系。大家知道,任何股票的票面价值都是不变的,而且一定时期内一种股票的流通量也是一定的。这样,由于投资者对这种股票的需求量不断变动,会使这种股票的市值随之上下浮动。股票市值的易变性使股票成为一种有利可图的投资对象。在这种投资中,资产增值和资产增殖这两种现象相互交织,构成了复杂的共生关系。但仔细甄别还是不难分清,在股票投资活动中,股票的市值有可能增长,但投资者为购进股票而付出的货币其本身的价值却不可能增加。投资者在炒股中有可能获得盈利,但这是这种投资活动所产生的新增价值,它是投资者利用股票这种资产的增值特性谋求价值增殖的结果。
    另外,货币资产的价值会随汇率的变动而升降,这也使得对货币汇率的投资成为实现价值增殖的一种途径。但与投资有价证券一样,在这种投资活动中,发生增值的不是投资者所投入的资本,而是被其作为投资对象的货币(更严格地讲是币值或汇率),而投资者则利用了投资对象的这种增值特性来实现其增殖资产的目的。
    总之,在这类投资活动中,是具有增值特性的资产中介了投资者的价值增殖活动,而不是投资者所投资本的自身价值发生了增长。离开了增值性资产的中介作用,一般的资产是不可能自动发生价值增长的。
    目前中国通行一种叫做“增值税”的税种。这里的“增值”一词是指什么呢?增值税的课税对象是企业销售额中扣除企业采购成本之后的剩余部分,这种税在国外被称为“附加价值税”(added value tax)。它是对企业在经营中新增殖出来的那部分价值进行征税的税种。但这里的“增值”一词并非误用。因为,这里的“增值”一词系“新增价值”(附加价值)一词的缩写。“增值税”一词是一个偏正结构的复合词,它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上述含义的“增值”两字,起形容作用,修饰后面的“税”字,意为专门针对新增价值的税。而目前流行的“资产增值”一说中的“增值”却是一个独立的、呈动宾结构的词。其中,“增”是指增加、增多,起动词性作用,“值”是指价值,起宾语性作用。目前流行的“资产增值”一词其本意是指使资产的总价值增多。例如,在各种场合常能听到的“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一说,其含义就是要求国有企业在经营中一方面注意有效保全其所占用国有资产的原有价值,同时又能通过资产的有效运营不断获得利润,扩大再生产,实现企业净资产额的不断扩张。而根据前面的辨析,企业资产扩张的最终源泉只能是企业的赢利,即企业经营中的价值增殖,而不可能是企业占用资产自身价值的上涨。即使是金融性投资公司也一样,它的经营需要运作各种具有增值特性的投资对象,但公司自身的成长和扩张却只能基于其占用资本的不断增殖。如果不能赢利,这类公司的资产只有贬值、亏损的份,是绝不可能增值的。
    由此可见,目前流行的“资产保值增值”的说法实属不当。因为,资产的增值是一种源于供求关系变动的现象,而利用这种现象谋利则是一种投资活动,两者不能混为一谈。更重要的是,一般的企业经营是通过不断的再生产过程实现价值增殖,而不是设法抬高企业现有资产的价值。要求企业在经营中确保“资产增值”,难道是要求企业撇下其既有的核心经营活动,而去哄抬其所用厂房、设备等资产的市场价值吗?所以,恰当的提法应该是“资产的保值和增殖”,或者用一种更严谨的话来表述就是“企业资产价值的有效保全和不断增殖”。这是从资产运用的安全性和使用效率两个方面对企业经营提出的基本要求,也是企业所有者的根本利益之所在。这一要求不仅适用于国有企业,也同样适用于其他企业。
    咬文嚼字,正本清源,于学界中人虽属末技,却也是正业,甚至还算一种基本功。用词准确、表述严谨是逻辑性强的体现,它源于缜密的思考和透彻的理解,而含混的提法则往往是认识粗浅、思路不清的映射。目前,国内经济类文献中“资产增值”一说大行其道,若不予以拨正,难免以讹传讹,妨碍认识。

   
发表时间:2003-07-29 文章出处:不详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