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管理论坛 >> 学术规范 >> 正文
我所认识的冯至
文章作者:严宝瑜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 
    冯至的治学方法是""洋为中用"",学风特点是严谨,人品是诚实、正直,谦虚、平等待人和爱国。在这些方
面,我有很多感性认识,现介绍如下:
   (一)冯至""洋为中用""的治学方法。这实际上从前面对冯至学术和文学创作成就的介绍和分析中已经涉及了。他把他在创作中使用""洋为中用""的方法叫做""吸收外来养分""。这个提法本身生动表明""洋为中用""的主体是中国,""洋""为作为中国人的创作主体所用,为中国的广大读者能够并乐于接受。冯至的主要学术著作《杜甫传》、《论歌德》和他写的其他的学术论文都贯彻了这个精神,使他的学术著述具有了创造性和富于创见。他明确地说过:""我一向主张研究外国文学的人应当了解中国文学的过去和现状,特别是中国的当代文学。我们搞外国文学,并非为研究而研究,也不是为外国人研究,而是从中国的需要出发去研究,根本目的还是在于为发展社会主义提供借鉴。他在北大汉“西语系”系主任的时候,搞教改,多次修改教学计划,他每次都强调两件事:一个他强调西语系的学生要打好扎实的外语基础,另一个强调的便是学外国文学的人要学好中国文学。因此他在修订后的教学计划的课程安排中,老要看""外语训练""和""中国文学""这两条线够不够粗,他多次坚持学生除必修中国古代文学外,还要加学""五四""以来的中国现代!文学,而且多次向中文系派来的老师建议课堂上要多分析作品,在课外则应要求学生多读作品。""学外国文学的人要懂得中国文学""这个观点是冯至非常鲜明的观点,它不仅体现我国外国语言文学为谁服务的根本性原则,而且也符合语言、文学具有整体性的学科规律。
    冯至坚持""洋为中用""的又一重要表现,便是他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外国文学卷》要求撰写条目者,尽可能地把有关外国作家在我国的翻译、传播情况和影响写进去,有关的外国的文学概念与我国固有的进行比较说明。大家努力这样做了,但在编写过程中,感到我们的外国文学工作者过去在""洋为中用""问题(接受史,影响史)的研究做的不够,因而感到材料缺乏。
    (二)严谨、求真的学风。对写论文,学术界流行着一句常说的成语,叫""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它表达了写文章不能信口乱说,写文章要有根据而且要符合逻辑,这恐怕就是""严谨""的要求。但我认为光按这句话行事,还远远达不到科学性的要求,因为这两个条件仅仅说明了写文章时对作者主观方面的要求,没有提出对写出来的文章要符合客观。因为""言之成理"",歪理也是一种理,它也可以说得头头是道,符合逻辑的;再按着歪理再去找根据,天地之大,宇宙之无限,根据总是可以找得着的。但如果在""严谨""之外再有""求真""这一条,就保证了文章里说的要符合客观,或力求接近客观,这样才称得上科学性的要求。冯至搞研究工作就是按""严谨,求真""这两条要求去做的。我们从他两部主要著作《杜甫传》和《论歌德》里就可以看出这种治学态度。《杜甫传》里的映证工作,《论歌德》里的从具体到一般的分析方法都体现了这种治学态度。现在我还要讲几件冯至经常强调的事情(或原则)来丰富我们对他""严谨,求真""的治学方法的认识:
    第一,他强调搞外国文学一定要读原著。这里讲的“读原著”,当然最好是读原文,但西方国家有那么多的语言,对一般人不可能,要求本本都读原文,因此至少也要读翻译出来的原著。他晚年写过,一首讽刺诗叫《梦访书店》,①对80年代和90年代初大量出版的五花八门的作家辞典、作品欣赏之类的书籍进行辛辣的讽刺;讽刺的原因是这些书助长了不读原著便大做文章的不良作风。他曾对我说,写这种文章是在欺骗读者。
    第二,冯至""严谨、求真""的精神还表现在他的翻译工作上。他要求翻译忠实于原文,在忠实于原文的前提下增加译文的可读性。冯至翻译了不少重要的德国诗人的作品,歌德、席勒、海涅、里尔克、荷德林、布莱希特等,但他不肯承认他是一个翻译家,@别人这样称呼他,他总是要加以否认。其实说他是一个严谨和高超的翻译家,他是当之无愧的。
    冯至在翻译工作里的""严谨、求真""的精神,我有亲身的体会。他""文革""中从河南劳动回来,在家无事可做,便着手翻译海涅的名著《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他要重译这本书的愿望很久前就有了。解放以后出版了哲学家艾思奇在延安的翻译本;冯至多次对我说,这本书是艾思奇在延安革命根据地困难的条件下译出来的,译者本人不是搞德国文学的,能译出来不容易,但里面错太多,这样重要的作品应该重译。有一天我接到他一封信,他告诉我,他在翻译海涅《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译到第9章时碰,到一个德文字:krammetsvogel。这是海涅长期流亡在法国回故乡自省亲路过哈根时,餐桌上摆出的家乡风味----他爱吃的奶油煎乌的鸟名。字典上给的译文叫""田鶇,这是这鸟在动物学上的学名。冯至不愿意用这个名称,写信来要我去北大生物系询问还有否其他的叫法,还说最好去看一看标本。我照办了。我看到了标本,并问到了这鸟在我国不同地区6种不同的俗名。他得知后挑选了北京地区""穿叶儿""的俗称,最后他在译文中定下了""穿叶鸟""的译法。
    (三)冯至谦虚宽厚的为人态度。在""文革""前,我几次听到周扬当众表扬冯至,说冯至被鲁迅推崇为中国""最为杰出的抒情诗人"",而他自己却受到鲁迅的批评。那时,我思想片面,知识贫乏,对周扬所说的并不了解它真正背景,只以为周扬在讲些风趣话来自我解嘲。我在冯至那里则从来没有听到他解说过这段话的来由和背景,因为他一贯不喜欢谈论自己的过去和他所作的好事。我们曾听说毛主席曾称赞过冯至《杜甫传》的传闻,然而冯至从来没有向我们谈起这件事情。有一次我和系里其他两个与冯至接近的同志特意去问他有没有这件事情。冯至告诉我们说有。他说:毛主席读的是《新观察》杂志上连载的《杜甫传》,当有一次机会会见毛主席时,有人把他介绍说他是《杜甫传》的作者,毛主席与他紧紧握手并连连说:""你为中国人民作了一件好事""。他在简略地叙述这件事时,脸上露出了我们平时少见激动的神情。
    冯至平等待人。无论是打字员、教务员、事务人员或图书管理人员他一律尊重他们的劳动和人格。他也从不把自己看成高人一等。冯至平易近人,对人态度诚恳和蔼,从不盛气凌人,因此得到全体同志的尊重和爱戴。
发表时间:2003-12-05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大师治学录》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