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管理论坛 >> 学术规范 >> 正文
辩证的学术思想和严谨、务实的学风
文章作者:江蓝生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文革""动乱结束不久,学术研究开始启动,吕叔湘发表了《把我国语言科学推向前进》一文,阐述了语言研究如何处理中和外、虚和实、动和静、通和专这4对基本关系。这篇文章是吕叔湘数十年来从事语言研究和语言教学工作的经验总结,集中反映了他的辩证、科学的学术思想。
    ""结合""二字谈何容易  吕叔湘很注重对西方语言学理论和方法的借鉴,始终把国外的理论和方法当作研究汉语自身规律的工具和桥梁。他说:""重要的是学习西方学者研究语言的方法,而不是套用他们的研究成果。""吕叔湘批评了谨守中国语言学的旧传统,对国外的东西一概不闻不问和不结合中国实际,空讲、照搬外国学说的两种偏向,提出""如果从中国传统语言学入手的人能在吸收西方语言学方面下点功夫,如果从西方语言学入手的人能在结合中国语言实际上下点功夫,那就最好了。""他在为龚千炎的《中国语法学史稿》(语文出版社,1987)所作的序里说,过去中国没有系统的语法论著,所有的理论都是外来的。""问题是不论什么理论都得结合汉语的实际,可是‘结合'二字谈何容易,机械地照搬乃至削足适履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这里,""谈何容易""四字正道出了吕叔湘在这方面苦苦探索的艰辛,而他的学术成就表明他是中西结合的典范。
    理论从实验中来  吕叔湘很重视理论研究,认为正确的理论能引导人们去发现事实。但是他说:""理论从哪里来?从事例中来。事例从哪里来?从观察中来,从实验中来。""如果没有感性知识做基础,那个理性知识就靠不住,就可能是骗人的玩意儿。吕叔湘用明代两位理学家关于散钱和钱串子哪个有用的争论做比喻,生动形象地说明没有事实依据的空洞大道理是毫无用处的。他自己在研究过程中就很注意调查语言事实,认为解决问题的途径首先在于做调查。个别青年人误以为吕叔湘不重视理论研究,其实他反对的只是那种不想通过辛勤劳动就侈谈理论的路子,也就是那种用小本钱做大买卖、或是根本没本钱就想做大买卖的空头理论家。
    口语是文字的根本  吕叔湘说对语言进行静态研究很重要,是根本,但不应到此为止,应当重视研究人们怎样使用语言。他很重视口语的研究,认为偏重书面材料,忽视口头材料的倾向是不对的,""口语至少跟文字同样重要,如果不是更重要的话。许多语言学家认为口语更重要,因为口语是文字的根本。""他鼓励研究人员作口语调查,使用转写材料进行研究。这些都反映了他动态的语言观。与此相关,吕叔湘既重视基础理论研究(他在这方面获得了卓越的成就,同时也很重视应用研究、用法研究,他在这方面同样获得了突出的成就),我国第一部语法词典《现代汉语八百词》就是由他主编的,这本书把现代汉语语法落实到虚词的用法上,成为汉语教学不可缺少的工具书。
    画地为牢不是好办法  吕叔湘非常关心学科人才的成长,提醒他们一定要解决好通和专的关系,他多次指出我们的大学教员、研究人员专业分工过细,""画地为牢不是好办法,目光局限,不利于进步""。同时他认为教学跟研究分家,研究所跟大学分家,以及文系眼外语系之间互不通气的现状有很多弊病,很难培养出大量合格的语言研究工作者。吕叔湘的这些看法都很有见地,可惜至今这些问题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吕叔湘在晚年一份自述的简历中把自己的治学原则总结为""强调广搜事例,归纳条理,反对掠拾新奇,游谈无根""。他的治学之道可以用""严""、""实""二字概括,凡是对吕叔湘有所了解的人,都对这两个特点有深切的感受。
    写文章要凭材料说话  吕叔湘说搞研究、写文章一定要占有丰富的语言材料,决不能空口说白话。他经常告诫学生用材料尽可能用第一手材料,因为第二手材料有时候不可靠;引用译文最好要核对外文原文,因为有的译文靠不住。他自己做学问一直遵循这个原则,他的文章材料翔实,言必有据,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
    切忌一切""从我开始""  吕叔湘反复强调做研究工作的第一步是阅读和了解前人和时贤的有关论著,千万不能闭塞耳目,对学术动态不间不闻,对别人的相关研究漠不关心,一切""从我开始""。有的人自以为有所发现,殊不知别人早有研究,他不过是低水平重复而已。吕叔湘提醒学生,参考了别人的论著,应该一一注明,即使是平时口头交谈听来的,写文章时也要注明是某某人说的,不能""窃为己有""。
    留有余地,不说满话  吕叔湘的文章都是摆事实,讲道理,说话总带商量的口气,从来不说满话、过头话。他总是客观公允地评论他人之说,即使有不同意见也不全盘否定对方而是心平气和地跟对方讨论,显现出大学者的风度。有些问题一时难以下结论,他就主张先搁下,留待以后再说,千万不可强为之说。他长期钻研汉语语法,深知其中问题复杂,而且解决的方法也不限于一种,因此他不赞成""说一不二""的绝对态度,主张要留有余地。曾有人说也有时候一个人的胆子眼学问成反比。大概指的就是像吕叔湘这类情况。
    洗尽铅华呈本色  吕叔湘的文章有高度的科学性、学术性,但读起来很有生活气息,他写的普及性语言著作深入浅出,娓娓道来,连中学生都觉得饶有兴味。吕叔湘说,你著书立说为什么,还不是宣传你的理论,让别人信服?这就不但要让人看懂,而且还要让人不费力就能看懂。他说写文章有两个理想:一是谨严,一个字不能加,一个字不能减,一个字不能换;一是流畅,像吃鸭儿梨,又甜又爽口。吕叔湘的文章摆事实,讲道理,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是谨严和流畅兼具的典范。他说,""文章写就供人读,何事苦营八阵图?洗尽铅华呈本色,梳妆莫问入时无。这首诗正道出吕叔湘坚持朴素、务实的学风的思想根源是他能一心为读者着想。他一生实实在在地待人,切切实实地说话,扎扎实实地做学问,因而他的成就是结结实实的。
    吕叔湘品德高尚,对国家对社会有高度的责任感,他把毕生的精力都献给了人民的文化教育事业,堪称人民的语言学家。他关心青年,对他们寄予厚望,1983年捐献多年积蓄的6万元设立了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年语言学家奖金,1987年又把荣获首次吴玉章奖特等奖的奖金转为青年语言学家奖金,还捐款捐书资助家乡的教育事业。他逝世后,家属遵照他的遗嘱:捐献角膜,遗体供医学解剖,种一棵树,骨灰撒在坑内,不做任何标记。他生前是学界大树,走后还不忘为后人留下一片绿荫。他的崇高品德赢得了语言学界、教育界和社会各界的广泛敬仰,是后学永远的楷模。
发表时间:2003-12-09 文章出处:摘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大师治学录》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