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管理论坛 >> 学术规范 >> 正文
金岳霖的“彻底的和经过训练的怀疑态度”
文章作者:刘培育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 
    金岳霖在学凤和治学方法方面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比如,他认为,搞哲学需要有“彻底的和经过训练的怀疑态度”,要有批判精神和创新能力。他教导学生这样做,他自己也是这样做的。所谓""彻底的怀疑"",是说对任何事物、任何问题都要问个“为什么”,因为科学是没有禁区的。做学问要尊重前人已经取得的成果,但尊重不等于迷信,不能盲从,不能将别人的成果当做教条。正确的做法是要审视,要想一想别人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它的根据是否充足,这就是怀疑。乔冠华晚年回忆说,在清华哲学系读书那几年,金先生对他帮助很大,在某种意义上说是金先生教会了他对任何事物都要好好地想一想,不要轻易相信书上的话,也不要轻易听别人的道理。是金先生教他怎样去思考。思想起于怀疑。不怀疑就不可能发现问题,也就无法进行科学研究。所谓""经过训练的怀疑态度"",是说怀疑有正确与错误之分,要学会正确的怀疑态度和怀疑方法。提倡彻底的怀疑,不是提倡怀疑主义,不是否定一切。因为否定一切或肯定一切,同样是最简单的解决问题的办法,都是使我们不用思考问题,因而也就排除了哲学的可能性。科学研究是艰苦的,怀疑的过程也是艰苦的。要用心思考怀疑的根据和消除怀疑的方法。
    彻底的怀疑态度也就是一种批判精神。这里所说的""批判"",自然不同于我们以往开展的那种""革命大批判""。批判不是用某种极力去压制对方,打倒对方,彻底否定对方;而是对已有的科学成果进行科学的分析,实事求是的批评,肯定其合理内容,否定其错误内容,从而推动科学的进步。金岳霖对深受其影响的休谟就进行了""彻底的怀疑""和科学的批判,既吸取了他们哲学的积极成果,也指出了他们哲学中存在的问题,而解决这些问题就成为自己哲学的出发点。比如,金岳霖指出,休谟在归纳问题上的困难之一,是他在哲学上不承认人的理性抽象,不能正确解决个别和一般、特殊和普遍之间的关系,不懂得特殊的事实表现普遍的理,因此也就不可能解决由特殊到普遍的认识飞跃,当然也就在归纳问题上陷人困境,并且束手无策。金岳霖对知识论的研究就是为了解决归纳问题的理论困难的。从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没有对休漠的""彻底的怀疑""和科学的批判,也就没有金岳霖的《知识论》。
    金岳霖在《逻辑》一书中对传统逻辑存在的问题做了深刻的批评。他明确指出,这种批评的目的就是要使初学者""得到批评的训练"",使学习者对“任何逻辑及任何思想均能运用其批评的能力”可见金岳霖对批评和""批评的训练""是十分重视的。
    做学问不仅要有经过""训练的怀疑态度""和“批评的训练”,同时要能够提出自己的新见解,这就要有创造能力。金岳霖早年在博士论文中曾说,人要进步就要向前看,不能总向后看。“在中国创造性的贫乏主要是由于对过去过分推崇。”他还指出,人的个性中包含着创造性,教育的内在价值之一就是要发展与完善人的个性,包括发展人的创造能力。""人类的创造能力是不应低估的,因为归根结底,这种创造能力是文明向前发展的动力。""在今天,发展人的创造能力不仅是教育的内在目的之一,也是时代的呼唤。面对知识经济的到来,只有培养出大批具有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高级专门人才,科学才能创新和进步,经济才能发展和昌盛。
    金岳霖认为,做学问、特别是搞哲学,一定要有清晰的思维,科学的方法,深邃的分析,严密的论证。这些都与逻辑有关。
    他说,搞哲学,每个概念、每个命题都应该是明确的、清晰的,不能含糊。又说,哲学的任务不在于告诉人们一些结论,哲学的兴趣在于哪些获得这些思想和使这些思想相互联系的方法。""哲学""必须以论证服人"",而进行论证时,就要“受到逻辑的约束”。他强调说,如果哲学主要与论证有关,那么严格的推理就是必不可少的。一个哲学家如果认为他的信念是从理性得出的,那么他的观点站得住站不住,“心定由他们推理的可靠性来决定”,就是说""由逻辑来决定""。一些哲学家之所以受到批评往往不是因为他们的思想,而是因为他们发展这些思想的方式,许多哲学体系都是由于""触到逻辑这块礁石而毁灭的""。
发表时间:2003-12-09 文章出处:摘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大师治学录》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