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科研成果 >> 成果发布 >> 正文
《中国古典文学图志》:多元生动的文学史
文章作者:白鹭整理 作者单位:中国社科院科研局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成果发布会暨《摩诃婆罗多》、《中国古典文学图志》出版座谈会”于2006年4月19日在北京召开。在座谈会上,《中国古典文学图志——宋、辽、西夏、金、回鹘、吐蕃、大理国、元代卷》的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所长杨义研究员介绍了该成果有关情况,三联书店副总编李昕、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邓绍基研究员、民族文学所刘魁立研究员、北京语言大学韩经太教授等学者就该书的理论价值、方法创新等进行了发言和讨论。
    《中国古典文学图志——宋、辽、西夏、金、回鹘、吐蕃、大理国、元代卷》,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九五”期间重点管理课题最终成果,全书计40余万字,图画300余幅,三联书店2006年4月出版。该书论述了10-14世纪我国跨地域民族文化的多元重组,即中原文学与边远少数民族文学的相激相融问题,探究了中原文化的凝聚力、辐射力与边远民族文化的“边缘的活力”交互作用的合力机制和动力系统,提出了10世纪以后的中国文学是汉族文学与多民族、多形态的边疆文学在不同地域和不同文化层面上齐头并进的、多元一体又充满活力的总体文学结构。
    杨义在发言中总结了多年来的文学史研究心得和《中国古典文学图志》的创新之处。他说,文学史研究的关键,在于“激活历史,重现生命”八个字。文学史面对的是古人写的诗文,这些已变成一卷一卷的线装书和平装书,插在图书馆的书架上,纸色发黄发脆,尘封已久,生命沉寂。但是这些诗文,这些线装书、平装书,承载着一代代才华风发的古人的生命表达,生命见证。要点在于不要只图方便,搬弄一些现成的僵硬的概念,给这诗文图书贴标签,而要用自己的手指头去触动它的密码,给它输入感觉和体温。遵循着这个思想逻辑的起点向前推衍,古人并非孤立存在,而是有他们文化的社会性和族群性,中国古人在几千年的发展中存在多民族区域的多元共生状态,在不断碰撞融合中形成我们今天的民族文化共同体,血脉相联,彼此互渗。抱持着民族共同体意识,我们可以清理出他们中有我们的文化前因,我们中有他们的文化后果,因此而对我们的民族文化精神获得深刻地认识。
    《中国古典文学图志》同以往文学史不同的地方有两点。第一,在司空见惯的时间维度上,本书着力于空间维度的开发,由此而沟通了汉民族文学与诸多古民族、少数民族文学,沟通了中原文学与诸多地域以及边疆文学,沟通了或雅或俗的书面文学与口传文学,沟通了文学与其他文化形式以及整个文明史过程。文学史在这里呈现为广视角的或多视角的形态,它除了采取作者已运用多年的图志学形式之外,用了很大精力强化了文学研究中的民族学、历史地理学、文化人类学和民族精神史的视角,并力图使之形成一个丰富多彩而又浑然一体的互动、互渗、共创、相融的系统。文学史在这里又呈现为一个动态的过程,它要求作者抱持着充分的现代意识,认真而深入地返回到中华民族发展的总体结构、本质精神和动态过程中,从文学的角度考察、体验、透视,进而总览我们文化共同体的各种文明要素是如何生成,如何存在,如何碰撞,如何激活,如何变异,如何凝聚,并最终提供了形成今日之中国多元一体、充满活力的文明状态的可能性。因此,本书所崇尚的是一种融会贯通之学,并以此力求超越那种把文学史写作局限于对汉语书面文学进行静态分析的做法。
    第二,《中国古典文学图志》把原始书刊的图画作为蕴涵着丰富信息和趣味的资源,引入文学史写作系统,与原始书刊文献的解读,构成“以史带图,由图出史,图文互动互释”的新的表述形式,也就是文学图志学,意在使文字文献和图画这两个不同的表意系统,形成相互阐释、相互对质、相互深化的互文(intertexuality)的结构功能,以开辟文学史表述的多样的可能性。在图画的搜集上,这本书实现三个结合,一是国内图书馆与国外图书馆相结合,包括在大英图书馆普查了六万种中文书籍;二是北京博物馆和地方纪念馆相结合,尤其在江西、河南、江苏、四川的作家纪念馆对本书完成最重要;三是书面考证和田野调查相结合,图的选择、安排、考证和解释是使图焕发出生命,达到图文相互掩映的关键所在。比如要讲北宋初年的政治形势,就选用《宋太祖与诸重臣蹴鞠图》、《雪夜访普图》。要解读两宋之交的政治经济状态,就在同一页中使用《清明上河图》,以见当时城市文化的繁荣,又使用河南巩义《宋陵神道石雕》,北宋九帝在这里只埋葬七帝,徽宗、钦宗二帝已被金人掳走,可见当时政治军事危机。选用《刘三姐白玉雕像》,对应于行文中对刘三姐对歌的大段介绍,并且点明文学史写上刘三姐,比大谈二三流的汉语诗人更有价值,因为它沟通了汉族和南方少数民族文学、书面文学和口传文学,赋予文学史以新的形态和生命。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邓绍基研究员认为,《中国古典文学图志》一书体现了杨义多年来的文学观,即大文学观、文学是生命的体验和文学图志观。结合“图志”的观念具体说来,古时所说图志是指附属的地志书(地理书),如著名的《海国图志》,后来发展到“纂图互注”的书籍形态,而杨义的“文学图志学”观念是一种文学史新写法,实践着一种“以史带图,由图出史,图是互动”的文学史形态。从古人的图文互动见解到杨义的文学图志学观念,无疑是一种理论上的扩张和升华,即更有系统性,更富理论性。再结合杨义多年提倡并实践着的“大文学观”和“文学是生命的体验”见解和主张,可见此是一种很有意义的创新。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所刘魁立研究员认为,《中国古典文学图志》方法论上的意义甚至大于其材料本身,杨义的文学图志观别开生面。
    北京语言大学韩经太教授对杨义的新著谈了三点感想:一是作者对大文学观做出了可贵的探索;二是从文字叙述出发,该书有许多创见,比如像边缘的活力等概念,以及章节、体例的安排等;三是遴选图画别具慧眼,别成一家。

发表时间:2006-05-05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黄英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