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科研成果 >> 成果发布 >> 正文
《西方哲学史》(多卷本) :西方哲学史研究之集大成之作
文章作者:白鹭整理 作者单位:中国社科院科研局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成果发布会暨《西方哲学史》(多卷本)出版座谈会”于2006年4月13日在北京召开。在座谈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冷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咨询委员会顾问汝信,哲学所所长李景源,《西方哲学史》(多卷本)主持人叶秀山,复旦大学教授刘放桐,北京大学教授赵敦华,以及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谭跃,《西方哲学史》(多卷本)总责任编辑吴源等,就《西方哲学史》(多卷本)的学术价值、理论意义和社会影响等进行了发言和讨论。
    《西方哲学史》(多卷本)是中国社会科学院1998年立项的院重点课题,由著名哲学家叶秀山、王树人主持,各分卷主编和主要撰稿人都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西方哲学史”重点学科的学者,院外部分学者也参加了写作。该书共8卷11册,各卷题目为:第一卷:总论;第二卷:古代希腊与罗马哲学;第三卷:中世纪哲学;第四卷:近代: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英国哲学;第五卷:启蒙时代的法国哲学;第六卷:德国古典哲学;第七卷:现代欧洲大陆哲学;第八卷:现代英美分析哲学。全书近600万字,由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
    冷溶对《西方哲学史》给予了高度评价。他指出,多卷本《西方哲学史》是我国迄今出版的规模最大的一套西方哲学史,它完整地展现和论述了从古希腊至20世纪末西方哲学的历史,是我国近几十年来西方哲学研究成果的集中体现。它的出版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研究的一件大事,也是中国哲学界的一件大事。近代以来,中国的哲学工作者一直在努力地学习和了解西方哲学,他们的研究成果不断地成为我们中国人深入了解西方文明和了解世界文化的重要窗口和途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诞生正是西方哲学发展的一个伟大成果,只有更多地了解和研究西方哲学的发展历史,弄清西方哲学观念的内在逻辑,我们才能真正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产生是人类哲学发展史上的一场深刻革命这个道理,才能真正掌握当今时代发展的精神脉络。应该强调的是,我们在研究西方哲学的同时,必须立足于中国人自己的立场,坚持“洋为中用、古为今用”的原则,对西方哲学乃至整个西方思想文化的发展的历史和现状做出自己的判断,提出自己的观点,形成自己的理论。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我们过去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够。这部《西方哲学史》对此做了很大的努力。它不仅规模巨大,而且开拓创新,我们的学者对西方哲学做出了自己富有创造性的阐释,开始在西方哲学研究领域形成自己的理论观点,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从一个方面印证了“哲学不仅要穷通古今之变,而且要会通天下普遍之学,以达乎天下普遍之理”的学术宗旨。与国内以往的哲学史著作相比,这部《西方哲学史》有以下突出的特点:
    第一,这部书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全书的准则,作者们在研究和写作过程中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和解决理论研究中的问题,这不仅保证了这部书的正确的政治方向,而且还使这部书亦有服务和促进我国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文化建设的现实意义。
    第二,这部书采用了从古至今的哲学史阐释范式,紧扣西方哲学发展的脉络,对以往国内较少涉及或没有涉及的人物、思想、流派都进行了比较深入和全面的介绍和研究,而且特别注意分析各个哲学家及其思想之间的联系,这样,这部书不仅更有系统性和完整性,而且呈现在人们面前不再是名人罗列、史料堆积的“哲学辞典”,而是一部具有精神内涵的“哲学史”,从而为今后的进一步研究奠定了体系和结构的基础。
    第三,这部书着力突出了“中国特色”,关于这一点,叶秀山和王树人先生在全书的前言中表达得非常清楚:“我们有自己的几千年的历史文明传承,在哲学问题上,我们有自己的独特的思考方式。我们这些学者,不管自觉与否,都是在这种文明的熏陶中成长起来的,我们珍惜自身的文化传承和哲学传统。我们学者的任务在于以同样的创造性的精神来对待我们自身的哲学传统,相信只要我们努力工作,对于西方哲学的问题可以做出我们自己的创造性的阐释,可以在同等的哲学层次上与西方的哲学有真正的对话,而不仅是各说各的话。这样,我们在受命(接受这个项目)之初,就把具有中国学术特色作为我们共同努力的目标。”这是一个很高的起点,也是我们当今的学者应当不懈努力和追求的目标。
    第四,这部书的作者们非常重视对哲学原著的阅读、理解和研究,不是无根据的妄论空谈,而是把研究建立在对原著思想的把握基础上,结合对国外学术界最新研究成果的把握,继而独立思考,推演勾连,剖疑解难,因而做到了言之有据,言之成理,保证了这部书的学术品位。这种严谨的学风在当前是值得提倡和学习的。
    冷溶还结合多卷本《西方哲学史》中一再提出的“自由创造”的观点,就如何理解哲学上的“创造性精神”,谈了几点看法。他认为,所谓创造性精神,也就是自由的精神,哲学原本就是自由创造的学问。这里的自由应当是研究者能够在学术工作中坚持自由创新的精神,不受自己的研究对象的限制而能超越这些对象,独立自主地提出自己理论观点,而不是不假思索地跟在别人后面人云亦云。就西方哲学研究而言,我们中国学者固然有自己的短处,但是,我们不应该妄自菲薄,中华民族是一个富有哲学精神的民族,我们融合自己哲学传统去阐释西方哲学,自有我们的长处。问题的关键在于,是如何在掌握了大量第一手研究资料的基础上,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以研究者独特的视角提出问题,形成自己的理论观点。这就需要研究者站在更高的角度从整体上把握了西方哲学的基本精神,把哲学理解为超越了不同时代、不同民族以及不同文化的一门普遍科学。这就是我们所理解的一种哲学上的自由创造。我们的研究工作应当具有这样的全局性和超越性,要在掌握研究对象基本资料的基础上形成更为宏观的理解和认识,因为只有具有这种普遍性的认识,我们的哲学研究,特别是西方哲学研究才有意义,才会对我们的实践活动提供有益的启示。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哲学的创新不仅需要学习和利用西方的哲学文化,更需要对我们自己文化的历史有所反省。我们应当时刻牢记这一点,只有不忘记历史的民族,才是一个有希望、有未来的民族。在这个方面,这部《西方哲学史》开了一个好头。
    邬书林认为,《西方哲学史》的推出是哲学界的一件大事,也是出版界的一件大事。我国要在2020年进入世界创新型国家行列,在此过程中,我们不仅要大力反映当代中国的优秀学术成果,而且要更加系统全面地研究和介绍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为我们建设创新型国家服务,把国外的优秀成果引进来为我所用。出版界要把反映当代中国和世界优秀成果的出版工作作为重中之重抓好。
    汝信认为,这样大规模多卷本的西方哲学史,不仅在国内,就是在国外也不多见。能够组织所内外研究西方哲学的各种力量,多个学科的专家,体现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这套书代表了我国当前西方哲学研究的最新成果,从新的视角来研究西方哲学史,非常有特色,与过去已经出版的西方史著作有所不同,富有创见。我们研究西方哲学,最后的目的还是要解决中国的问题。当前中国的哲学发展,要从西方哲学中吸取什么,接受一种什么样的经验教训,这是我们研究中值得重视的问题。
    《西方哲学史》项目主持人叶秀山在发言中说,《西方哲学史》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努力在全书中贯穿马克思主义革命性与科学性相结合的精神,保证了正确的政治方向和扎实的学术内容。该套书有相对统一的指导思想,既是个人学术研究的成果,也是共同合作的集体贡献,基本上反映了几十年来我国在西方哲学史研究领域的优秀学术成果。叶秀山还就中国学者研究西方哲学的短处和长处谈了一些看法。他认为,我们中国学者研究西方哲学,固然有许多短处,但似乎也有一些长处,我们应扬长避短,更应该补短扬长。而且相比起来,我们中国的哲学史家具有不比西方哲学史家差的哲学理论思维训练和熏陶,这对于研究哲学史是很重要的条件。因为哲学史不仅仅是历史的,而且首先是哲学的,有没有哲学理论思考训练,对于研究哲学史,不是可有可无的,不是软条件,而是硬条件。我们哲学史家的理论思维条件来自何处?它来自于多年来我们社会倡导的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学习,来自于我们中华民族悠久历史文化传统的熏陶。

发表时间:2006-05-05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黄英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