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科研成果 >> 成果评价 >> 正文
美国霸权的再思考——《美国批判:自由帝国扩张的悖论》评介
文章作者:李莉供稿 作者单位: 

    在新的帝国论甚嚣尘上的时代,对于美国在全球的霸权行径,有人担心,有人喝彩,也有人指责。然而,在众说纷纭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力量决定了美国的对外政策呢?丁一凡博士的新作《美国批判:自由帝国扩张的悖论》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认清美国霸权的视角。该书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一、美国扩张的基石——权力及其相关利益
    是什么决定着美国的霸权行径?纵观美国对外扩张的历史,我们发现在美国各种扩张行径的背后,权力及其相关的利益是决定其对外政策的基石。正如汉斯•摩根索指出的:“利益确为政治之精髓,而且不受时间和空间条件的影响。”在美国对外政策的背后,到处充斥着国内利益集团的各种院外活动。这些利益集团的游说在美国特殊的政治体制下常常决定着政府对外政策的内容。
    诚然,美国的这种全球影响力直接来源于其雄厚的军事实力。历史上,从美西战争到两次世界大战,从冷战到冷战结束后的全球扩张,保持绝对优势的军事实力是美国维持其在全球范围内影响力的重中之重。然而,随着世界范围内所谓“复合型依赖”的不断增强,在对外扩张的过程中,美国亦日益重视各种非武力方法的运用。在该书的第三章中,作者结合史料从认知论的角度分析了美国扩张中的各种“软力量”的运用。历史上,无论是传教士、主流学派,还是舆论媒体,美国从来没有停止过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对外扩张和对内教化。就其本质而言,美国炮制和引导的各种“软力量”促使了其他国家意识形态的美国化,从而,潜移默化地推动了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的确立和巩固。
    二、美国扩张的旗号——自由和民主
    在国际政治的研究中,认知论认为主导观念对一国的对外政策具有独立的影响。在美国,主导观念不仅阐释了美国人对国家利益的理解,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其对外政策的变化。需要强调的是,美国的主导观念具有浓厚的宗教文化背景。美国人一直自诩是被上帝选中的子民。因此,在其国内美国人肩负着特殊的历史使命这一观点被大多数国民所共享的事实也就不难理解了。在以崇尚自由而著称,并以其体制民主而自豪的美国,这一“特殊的历史使命”被具体化为官方的语言——“输出民主和自由”。
  历史上,美国所发动的每一场以争夺自然资源或投资市场为终极目标的“正义之战”就是对那些被其评价为“撒旦式”国家或民族的战争。需要指出的是,这种战争不仅仅局限于传统上我们所理解的军事行动,而且越来越多的是一场场没有硝烟的经济战。然而,在美国的对外扩张中,“民主和自由”这一颇具争议的标准常常招致其他国家的质疑。事实上,美国对那些非“民主自由”国家外交政策的变化更多地昭示了美国基于其国家利益的考虑。  其次,美国主导观念变迁的另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尽管美国美其名曰言论自由,但美国政府时常根据其对国家利益的理解通过操纵、影响舆论的途径有选择地引导民意,而这正是美国对内对外行为不一致的一个原因。
    三、美国扩张的困境
    近代历史上,英吉利帝国和西班牙帝国都难以摆脱大国兴衰的命运。那么,美国的霸权行径是否也预示着美国的衰落呢?作者在该书第四章中,结合史料从军事、经济、外交等多个角度分析比较了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美国国际地位的变化。正如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一书中所指出的,“美国也许正在经受着 ‘帝国过分扩张’的风险……今日美国国家实力已经远远不能同时保卫美国的一切全球利益和承担所有义务了。”
    就扩张的手段而言,美国领导人已经清醒地认识到仅仅靠军事力量不能完全保障美国全球利益的安全。在这种大背景下,美国不得不软硬兼施。需要指出,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国际组织已经成为美国施展其实力的一个重要工具,尤其是在重大问题的决议上。然而,在美国看来,国际组织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美国可以借助其在这些组织中的绝对话语权为国内的利益集团打开市场、削弱对手。另一方面,国际组织中的游戏规则所带来的“集体谈判”威胁时常逼迫美国不得不背兴弃义。于是,就有了美国在关贸总协定、京都议定书、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等多边协议中的一系列闹剧。
    另外,书中大量的历史资料,有理有据的分析,以及简显的行文方法,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发表时间:2008-06-02 文章出处:不详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