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科研成果 >> 成果评价 >> 正文
“辨章学术”与“域外之学”—《德语文学研究与现代中国》成果简介
文章作者:叶隽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 

   《德语文学研究与现代中国》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叶隽副研究员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青年课题“中国德语文学研究史(1949年前)”的最终成果。该课题于2004年立项,2007年结项并通过了评审鉴定,2008年由北京大学出版社纳入“学术史丛书”出版。

    一、研究的意义与背景
    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内学界的学术史研究蔚为潮流,所谓“辨章学术,考镜源流”,既反映了学人承继学统的自觉意识,也表现出当代中国市场大潮背景下学院知识人寻求精神突围的一种选择可能。从宏观泛论中国现代学术(有学者也用“近代学术”的概念),到从具体的问题意识层面衍生著作,其涉及则学术之内部与外部的关系、学术机构的个案研究、学人的个案研究、学术史现象等都有。可谓是“荦荦为之大观”,但在作者看来,中国现代学术最重要的背景有二,一是“西学东渐”之展开,二是“学术体制”之建立。其中尤以现代大学制度的构建至关重要,不可不察。因为,“对于现代中国学术而言,大学制度的建立至关重要”,而“将中国学术由贩卖导入研究之途的,首推蔡元培”。恰恰是蔡元培,在北大一力推动外国文学的分系发展,建立了德国文学系,中国的德语文学学科由此而得以奠立。所以,现代大学体制、研究机构建制与具体学科形成之关系莫大,值得细加考察。而迄今为止,研究者主要关注的仍是“国学”(这里泛指以中国研究为对象的学术),其实,在“西学东渐”的大背景下,“外国学”(这里指与前指“国学”相对的概念,即以外国研究为对象的学术)也同样值得细加探究。因为,与“国学”不同的是,它们在中国没有渊源,完全可以说是“舶来之物”,因而其如何在“现代中国”语境之中落地生花,更是对加深“西学东渐”之认识、如何吸收“外国资源”的重要标本。但即便如此,作者并不打算泛泛而论“外国学”,甚至也不想谈论具体的国别如“德国学”,而是选择外国学中的某一具体学科,深入下去,探讨作为“德语文学”的这一相对较小规模的学科史的形成过程。
    对于中国的德语文学研究史,尚无学者做过系统的研究。似乎较之国内学者而言,德国学者对中国的研究状况更感兴趣。Harnisch, Thomas著Chinesische Studenten in Deutschland - Geschichte und Wirkung ihrer Studienaufenthalte in den Jahren von 1860 bis 1945(中国留德学生——1860至1945年间留学的历史和影响),专门列出一小节叙述留德学生与中国的德语文学。Hernig, Marcus著China und die interkulturelle Germanistik: Kulturvergleich, Interkulturalität und Interdisziplinarität im Rahmen der chinesischen "Wissenschaft vom Deutschen"; Einzelfallstudie zur Situation und Entwicklung der chinesischen Germanistik(中国与跨文化德语文学:中国“德国学”框架中的文化比较、跨文化与跨学科——对中国德语文学现状和发展的研究),同样对中国的德语文学和德语教学情况进行了综述,但相当简略,且重心在当代情况。
    中文的文献至今未见,但却有一些中国学者在德国刊物上发表的有关中国德语文学研究的情况,很可能是应德方之约而撰作的。其中较有代表性的包括:Zhang Yushu张玉书:"Die Germanistik in China - Vergangenheit und Gegenwart"(德语文学研究在中国——过去和现在),Zhu Yan祝彦:"Vergangenheit und Gegenwart der Germanistik in China"(中国德语文学研究的过去和现在),Han Wanheng韩万衡:"Deutschunterricht und Germanistik in China"(中国的德语教学与德语文学研究)和 Ni Jenfu倪仁福:"Germanistik in der VR China"(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德语文学)。但在具体史实的叙述上,则歧义颇多,有待细加考证。
    德国的德语文学学术史研究,则一直得到充分重视。其研究思路与范式也同样值得借鉴,就以比较有代表性的Fohrmann, Jürgen 和 Voßkamp, Wilhelm所编 Wissenschaftsgeschichte der Germanistik im 19. Jahrhundert(19世纪的德语文学学术史)为例,此书收集了德国学界研究学术史的诸位专家的工作成果,除导言之外,分为八辑,分别探讨了以下专题:“命名”(Der Name)、“机构史”(Institutionsgeschichte)、“古德语文学”(Altgermanistik)、“语文学、新德语文学、自我反思”(Philologie, Neugermanistik, Selbstreflexion)、“学术研究范式”(Wissenschaftliche Genres)、“发表与古典接受”(Öffentlichkeit und Klassikrezeption)、“文学学科与德语教学”(Literaturwissenschaft und Deutschunterricht)、“文献”(Bibliographien),其论文思路则如Kolk, Rainer的"Liebhaber, Gelehrter, Experten. Das Sozialsystem der Germanistik bis zum Beginn des 20. Jahrhunderts"(爱人、学者与专家——到20世纪初之前的德语文学研究的社会体制),Meves, Uwe的"Zum Institutionalisierungsprozeß der Deutschen Philologie Die Periode der Lehrstuhlerrichtung"(德国语文学的制度化历程:教授席位制的建立时代)等。由上,我们可以看出,德国学者是分工并进,各有专攻,对德语文学的学科史做了相当细致的分类研究。由此书我们可以对某一专题有相当深入了解,但对19世纪的德语文学学术史仍难窥全貌,可是其明确的问题意识与论题推进的方向,却无疑是富有启发性的。
 
    二、成果研究内容及方法的创新程度、突出特色和主要建树
    该书以中国德语文学学科史为研究对象,不但提供信史,而且对理解中国现代学术的建构历程提供了具体学科史的参照视角。在研究方法力求创新,即立足于学科史梳理与学术史研究,但并不以此为限,而是尝试整合学术史、教育史、社会史与文化史的融通视野,借鉴各领域的研究方法,努力呈现较为完整的现代中国语境内的德语文学学科史的景观。
    突出特色主要表现为改变了一般意义上的泛泛记述,而是希望在梳理考证史实的基础上,突出研究中的问题意识,即作为“外国文学”之一的德语文学(请注意,在蔡元培的北京大学研究机构建制设想中,初列四门,“国学”与“外国文学”各为其中之一,余二者为“自然科学”与“史学”,由此可见,其时外国文学的重要地位),是怎样在现代中国语境下,逐步形成一门独立学科的。其分散离合的命运与从事德语文学研究的学人,又是如何紧密相连,共同构成了现代中国学术史与教育史上的一道独特风景。由此试图观照的,则是希望通过对“德语文学”这一学科史的研究,能在相当程度上折射出中国的“外国学”所共有的研究进程、曲折经历乃至问题意识,以及“西学东渐”与“中西融会”过程中具体渗入层面上的诸多细节问题。上篇三章,以学术机构的建立变迁为中心,注重其与大学建设与时代需求的关系,主要考察北大、清华、西南联大与南京大学的德文学科建立与发展;下篇三章,以具体的学术著作为中心,探讨各个具体研究领域的研究范式与撰作风格,主要选择文学史、经典作家、比较文学三大领域的三部著作,压在背后的则都是重要学术人物的个案研究,对学人的“同情之理解”与“温情之敬意”贯穿全文。
    主要建树表现为:一是对现代中国的德语文学学科史提供一条史料有据、可靠详实的学科史线索,为自己与后人的研究“辨章学术,考镜源流”;二在学术史研究的整体背景中有所突破,即以某一具体而小、反映西学冲击与现代人文学术性质的学科史为入手处,探讨外国文学乃至整个外国学对中国学术界的位置与作用,以及与主流学界的共鸣与共生;三是初步探讨了学科史的具体构建、形成与发展与时代背景、民族-国家建构的可能关系。

    三、成果存在的不足与需深入研究的问题
    就这样一种学术史研究而言,其功用主要在于“触摸前贤、反思当下”,而不仅仅是简单地做一种机械的资料累积,故此问题意识相当重要。所以,此一领域存在的问题固然很多,而随着时代变迁与问题意识的加强,仍有很多新的问题将呈现出来。就中国现代学术发展而言,西学东渐的背景最重要;而就具体的外国文学学科来说,就更是如此,这种中西学术关联性,不仅是通过留学生实现的,而且还表现在外国学者的积极参与。就中国德语文学学科建立过程而言,作者深刻感觉到在早期建立过程中德国学者的深刻影响,所以作者给自己拟定了另一个“命题作文”:《“‘域外之人’与‘境外之学’:德国学术史背景与中国德语文学学科之建立”》。试图以北大德文系德国学者为中心,探讨他们在1917-1937年间的学术/文化活动,在学科史/学术史的进路之外,引入城市史、文化史、思想史的视角,关注的虽仍是“德语文学”作为现代中国学术机制构建过程中的一个学科,但却会特别强调其作为“外来学科”的特殊性。并进一步从这个视角进行挖掘,即它与“域外之人”的关系。从“西学东渐”的宏观背景出发,来探讨具体学科的西方宏观(此处具体为德国)学术史与思想史的关联。努力方向的标示,其实也表现出现有研究的不足,由于主要立足于中国德语文学学科的建立,对西方语境中该学科的发展过程没有做深入溯源,未免欠缺些纵深的大历史感;而从另一个角度看,由于中国现代学术史的研究迄今尚主要停留在宏观论述层面,学科史研究还未大规模展开,这也是制约本研究不能站在更高的层次和平台上看问题的原因。而由于作者本人学养的限制,也还有待提炼出更具普遍性和关键性的问题。陈平原先生指出,一个成熟的学者或多或少会做些学术史研究。其实不同学者的学术史研究带来的视角是很不一样的,对于本学科长远发展而言,如果有更多的研究者重视这一命题,甚至略施手脚,相信我们的学科建设真地可以建立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

发表时间:2009-04-21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黄英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