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科研成果 >> 成果评价 >> 正文
和平发展道路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贯穿内外的标志性特征——《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简介
文章作者:李雪阳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徐崇温著《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一书,于2009年6月由重庆出版社出版。全书3编,共23章,约55万字。
    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自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实行改革开放以来,始终坚定地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逐步实践科学发展、和谐发展。中国的社会因此发生了深刻的转变,中国的前途命运与世界的前途命运由此变得日益紧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展开了新的篇章。面对中国的和平崛起,国际社会关于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以及中国模式的研究与讨论的热情也日渐高涨。正是在这样的国际环境和理论争锋中,《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应运而生,其力图揭示: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不仅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策宣示,而且是中国国家发展战略和方向在对外领域的自然延伸,是中国国家本质在国际上的自然展现,即和平发展道路是中国特色社会道路贯穿内外的标志性特征。
    一、研究缘起与背景
    邓小平早在80年代一次会见外宾时就明确指出,“我们搞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不断发展社会生产力的社会主义,是主张和平的社会主义。”(《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328页)由此,徐崇温认为,没有把和平发展道路看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一个很重要的理论问题是一个失误。和平发展道路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的一个重大薄弱环节。长期以来,我们把它仅仅当成一个外交问题,而没有看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一个很重要的理论问题。徐崇温于2007年在《求是》第11期上发表了题为《和平发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显著特征》一文 ,其核心思想也再次重申了对于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这样一个问题不仅要从国际战略的角度来理解,而且还应该提升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的高度来认识的观点。
    徐崇温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和平发展问题上有四个方面的基本理论问题。第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国际环境的互动。中央一直强调,争取和利用和平的国际环境发展自己,同时用自己的发展巩固和平,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个重大问题。第二是社会主义国家在与资本主义国家共处的环境下怎么走自己的和平发展道路。这就牵涉到与现行国际体系的关系问题。我们融不融入现行国际秩序?实际上我们面前有三种选择:一种是走苏联的老路,另起炉灶,不融入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体系,但是实践证明,苏联的道路不行。另一种是日本的做法,完全融进去,结果危害不浅,经济一停滞就是十年。最后,我们选择了适合自己的道路,既融入,又积极推进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建立。这个是中国的一个特点。第三是对待经济全球化的态度问题。所有西方的左派对中国参与全球化都不理解,而且警告我们,参加全球化就会陷入全球化的陷阱。中央的方针是两次表态,一次是邓小平的坚决开放,尽管后来我们遭遇到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以及反恐怖运动。一次是江泽民在面临新的考验和反全球化运动风起云涌的情况下做出坚决融入、参加全球化。现在看来,我们的决策是正确的。我们的方针一是要积极参加,二是要趋利避害。坚决融入方针是对邓小平坚决开放的发展。第四,要注意两个方面:对外,就是环境互动问题,中国和平发展道路问题,要扛起和平、合作的大旗;对内,就是走一条不同于资本主义传统的现代化道路,即新型工业化道路。随着国力的增强,这内外两条路的意义越来越大,我们正在走一条人类文明进步的新路。从15世纪以来,传统大国走的都是传统的工业化道路和现代化道路,特点是对内搞剥削,对外搞扩张,而我们走的是条新路,国际上创和谐世界,国内搞和谐社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研究,应该把和平发展道路纳入学科建设中去。
    二、基本观点
    2005年12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政策文件《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白皮书,这表明了中国和平发展道路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策宣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将遵循对内不断发展生产力、对外主张和平道路来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平发展不仅是我国一个国际战略的问题,而且首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贯穿内外的标志性特征,是中国国家发展战略和方向在对外领域的自然延伸,是中国国家本质在国际上的自然展现。事实上,它也是邓小平创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它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指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贯穿内外的标志性特征,是以发展为核心的国家战略,它在国际上表现为和平发展,即中国通过争取和平的国际环境来发展自己,又以自己的发展来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世界各国共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这种和平发展的国际战略,首先意味着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损害别的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基础上实现传统现代化的情况截然不同,中国是在与当代世界其他国家的共同发展中、与当代世界各种文明的协调一致中发展自己的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它在国内则主要表现为科学发展、和谐发展。具体描述这个国家战略就是中国始终依靠自身的力量独立自主地进行改革创新发展,在此前提之下,坚持对外开放,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最终确立了科学发展观的理念:即树立和贯彻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统筹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统筹国内外发展;更加关注民生问题与社会公正问题,致力于解决发展中存在的突出矛盾;加快形成科学、公正、高效的现代市场体系;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协调发展,实现科学的发展、节约的发展、清洁的发展、安全的发展、可持续发展与和谐的发展。总之,和平发展道路是中国国家发展战略和方向的集中宣示与展现。
    三、主要内容
    导论部分首先考察分析了世界主要国家的现代化进程,这其中包括了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日本、俄国等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大国、强国。通过这样的回溯,我们看到自15世纪以来,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并不是依靠和平发展的道路,而是通过对外掠夺、扩张乃至发动侵略战争得以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则完全不同,中国宣示的和平发展道路要努力实现和平的发展、开放的发展、合作的发展以及和谐的发展。中国和平发展道路主要还是依据于自身的国情和所处的时代背景而来的,这就决定了中国必须走和平发展之路。这条道路的内涵包括:第一,充分利用世界和平的大好时机努力发展和壮大自己,又以自身的发展更好地维护世界和平,实现中国的发展与和平国际环境的良性互动;第二,参与维护和建设现存国际体系,又积极推动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的建立;第三,坚持独立自主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又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趋利避害;第四,反对霸权主义,也严格约束自己永远不称霸。这是一条人类文明追求的新路,因此,用传统现代化的经验和思维框架去判断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就注定不能得出符合客观的正确结论。那种认定中国绝对不可能和平崛起的论调以及任何对中国和平崛起产生焦虑甚至恐惧的心态都是十分错误的。
    我们要实现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首先需要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涵盖五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二是睦邻友好的周边环境;三是平等互利的合作环境;四是互信协作的安全环境;五是客观友善的舆论环境。根据这样的判断,中国的和平外交工作布局就要以大国为关键、以周边为首要、以发展中国家为基础。该书第一编首先分别梳理和考察了中美关系、中日关系、中俄关系、中欧关系、中印关系。书中指出,在中国实现和平发展的外交工作布局中,应该重点考量与大国的关系。因为世界政治格局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大国关系的格局,世界政治格局的建立、演变、崩溃过程,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大国关系调整的过程。因此,我们需要主动应对大国关系的深入调整,从战略全局的高度运筹同各大国的关系,努力寻求和扩大共同利益,通过平等对话与磋商,逐步解决存在的分歧,促进相互关系健康、稳定的发展。与此同时,在重视与大国外交之外,绝不应该忽视与周边国家及发展中国家交往的重要性。我国是世界上邻国最多的国家之一,周边国家是我国重要的战略依托,能否做好周边工作,营造和谐稳定的周边环境,关系到我国的国家安全、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的大局。因此,在我国的全方位外交中,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处于首要的地位。此外,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也是中国实现和平发展道路外交工作布局的基础。这不仅是因为中国本身是发展中国家,同其他国家有着相似的历史遭遇,现在又面临着许多共同的利益和要求,而且也因为广大发展中国家是反对霸权主义与强权政治,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以及推动建立公正合理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主力军,是我们在国际舞台上的同盟军。
    该书第二编着重考察了和平发展作为以发展为核心主题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国家战略。走和平发展道路在国内主要表现为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第二编首先回顾了提出科学发展观的背景和依据,进而详细分析了科学发展观的内涵与要求,并且最终指出,科学发展观总结了30多年来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成功经验,揭示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反映了我们党对发展问题的新的认识,因而,科学发展观对整个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都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只有贯彻落实好科学发展观,才能确保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基本实现现代化。全编分章讨论了如何加快形成市场体系,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如何走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道路;如何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怎样建设生态文明,形成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两型社会”;怎样统筹城乡发展,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坚定不移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文化;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加快推进以改善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以及全面推进党的建设等若干国家战略方面重大理论与现实问题。
    该书第三编围绕三个议题进行讨论:一是关于中国道路的世界影响;二是关于中国经验的国际观察;三是关于中国模式的历史比较。通过对外国媒体报道和相关研究领域学者观点、研究成果的考察,我们看到国际舆论及学术研究对中国影响力的认识集中在:认为中国的发展为亚洲,进而为世界经济发展增加了新的引擎;认为中国的发展改变了世界经济格局;认为中国的发展推动着世界重心东移;认为中国的发展提供了消除贫困落后的典范;认为中国的发展改变着全球经济政治秩序。至于国际对中国经验的观察,书中则将这些研究和论断归纳和区分成七个方面:第一,关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第二,关于国有制与私有制;第三,关于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第四,关于参与经济全球化和坚持独立自主;第五,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战略;第六,关于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第七,关于中国的国际行为模式和外交风格。在热衷于研究和讨论中国经验之余,国际舆论和学术界更兴起了对中国模式的关注。书中将国际上关注和研究讨论中国模式的角度划分为了五个基本方面:一是中国模式的特征和构成要素;二是关于中国模式的发展变化;三是中国模式与日本模式的比较;四是中国模式与俄国模式的比较;五是中国模式与以美国为主的西方模式的比较;六是关于国际金融危机与中国模式的研讨。通过对外国媒体与学者对这些方面研究、探讨的梳理和分类,我们能够较为全面地看到国际上所谓“中国模式”的依稀轮廓,同时,也可以在一种对比性研究中理性而清晰地得出相对客观的判断。
    全书的结束语部分再次明确地强调了必须把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同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结合起来,坚持不懈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努力彰显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基本品质,使马克思主义能更好地指导我国的建设实践,同时又由于以这种形式用马克思主义成功地解决了当代人类所面临的重大问题,而使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具有世界意义。这个世界意义展开而言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平发展道路是人类追求文明进步的一条新路,在经济发展、摆脱贫困上给第三世界指出了奋斗方向,也向人类表明: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论的提出与实践将进一步预示社会主义是必由之路、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
    四、研究特色
    这部专著在研究视角和方法上有重大创新,其主要特点是:第一,具有历史纵深感的对比性研究。作者将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即一种新型的现代化发展模式纳入人类文明的发展历史过程中进行考量,(主要是西方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传统现代化发展的历史进程)利用详实的史实资料和简明扼要的分析,有力地描绘出了西方诸国通过战争获得通往现代化大道能力的血腥发家史,从而展现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宣示的和平发展道路截然不同的独特性,预示着人类社会发展的一条崭新之路。第二,具有广阔的国际横向比较视野。作者将和平发展道路放在经济全球化、世界一体化与美国“单极世界”理念横行其道的国际政治经济背景下,大量篇幅地考察了中国与国际大国、周边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利益冲突以及表现出来的复杂博弈,进而彰显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的国际战略新理念。这一切也是针对甚嚣尘上的“中国威胁论”做出的有力回击。第三,该书引用党的文献和领导人的著作,从价值观、社会制度、发展战略、内外政策等多方面进行论证阐述,与此同时,从国内外相关领域最新和最前沿的学术研究成果中洞察理论立场,政策预判,从中汲取智慧。特别是从西方甚至东欧各国政要、社会活动家、学界泰斗以及各媒体和公众议论中广泛甄别材料,并且条分缕析地层层深入分析,在令人大开眼界的之余倍感逻辑思路流畅;第四,行文气势磅礴,立意高屋建瓴,不局限于民族主义,也没有囿于意识形态和国家间的以往的历史纠葛,却是胸怀天下,用学者客观、公正的立场来阐述中国和平发展道路,解释和彰显其丰富内涵、所依据的客观国情、时代背景,并创造性地发掘出和平道路对世界产生的深远意义。第五,该书探讨了中国依靠和平发展道路实现现代化前景以及已经取得的历史成就,并将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与对外坚持和平发展,对内坚持科学发展、和谐发展有机而紧密地联系起来。并且始终强调,和平发展不仅是一个国际战略的问题,而且首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贯穿内外的标志性特征,是中国国家发展战略和方向在对外领域的自然延伸,是中国国家本质在国际上的自然展现。第六,该书既有对世界发展格局、国际关系等的宏观研究,又有对中国国情、中国国家战略的深入分析;既有各种层面的实证材料与考察,又有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我国对外国际战略以及治国的国家方略的理论辨析。
    五、主要成就、学术价值及社会意义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慎明同志认为,徐崇温同志的这本新作是集中地研究中国发展道路,指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即是和平道路。这本著作的主要成就和贡献,就是科学地准确地阐释了中国和平发展道路的国情和时代依据,丰富内涵及其重大意义。从理论高度充分论证了我们正在做的伟大事业的历史必然性和正确性。这本书的特殊贡献和成就,就是科学准确地阐明了中国和平发展道路。
    原《求是》杂志社社长、中国图书评论学会会长高明光表示,《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阐明了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不是一个简单的政治的决策,也不是一个对外宣示的口号,而是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内在的本质要求。
    中央党校原科社部主任赵曜认为,过去一段时间内,国内理论作者普遍把和平发展道路局限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外部环境。而徐崇温在著作中以邓小平理论为重要论断依据,创造性地提出了和平发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贯穿内外的标志性特征,强调了和平发展理论的内在要求性,是很有创见的。
    中央党校资深专家吴雄丞等认为,这部专著视点高、眼界宽、观点准、论述透、资料性,具有理论原创性,堪称“填补空白的理论原创”和“国家战略的精辟阐释”。它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从中国的国家本质和国家发展战略上做出了精辟的阐释,提出了许多创新的见解和发人深思的解读。该书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实质去分析和解决当代的各种实际问题,在实践中提出一些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推进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道路,中国奇迹,对世界的影响,正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和国际地位的提升而扩大,必将改变全球发展的格局和世界历史的走向。中国的道路丰富了人类对于社会发展规律和现代化道路的认识,为世界的和平发展,人类的文明进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该书的创新性贡献在于,充分阐释了和平发展道路不仅是一个国际战略的问题,而且首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贯穿内外的标志性特征,是中国国家发展战略和方向在对外领域的自然延伸,是中国国家本质在国际上的自然展现,与此同时,它也是邓小平创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与科学发展观有机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作者通过批驳了建立在传统现代化经验基础上的国际关系理论以及由此而生的形形色色的“中国威胁论”,展示了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模式的国际讨论,宣示了中国和平发展道路的必然性、坚定性与正确性,揭示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平发展的道路所具有的世界意义,彰显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无比的优越性及伟大前景。

                                     

发表时间:2010-06-23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黄英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