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理论视点 >> 国际研究 >> 正文
拉美国家的社会问题及其根源
文章作者:江时学 作者单位: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拉美国家在经济发展的道路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工业基础基本形成,农业现代化水平显著提高,第三产业不断壮大。但是,拉美国家的社会问题也非常严重。
    一、收入分配严重不公。拉美的收入分配不公是举世闻名的。美洲开发银行的一个专题研究报告显示,占总人口30%的穷人仅获得国民收入的7.5%。这一比重为世界之最低(其他地区平均为10%)。在拉美收入分配的另一端,占总人口5%的富人却获得了国民收入的25%,占总人口10%的富人则拥有国民收入的40%。这样的收入分配不公情况只有在人均收入水平只及拉美一半的若干个非洲国家才能看到。如用基尼系数来衡量收入分配的差距,同样可以发现,拉美的贫富悬殊非常严重。一些欧洲国家的基尼系数在0.25~0.30之间,而一些拉美国家则高达0.6。
    拉美国家的收入分配不公是由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除历史因素、宏观经济因素、税收政策、就业政策、工业化模式和土地所有制以外,它还与拉美国家政府重增长、轻分配的指导思想有关。
    二、贫困阶层十分庞大。拉美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拉美的穷人也很多。联合国拉美经济委员会的有关数据表明,2004年拉美的贫困人口为2.24亿(占总人口的43.2%),其中9800万人处于极端贫困之中(占总人口的18.9%)。这些被称作“金山上的乞丐”或长期失业,或只能在工资报酬少、劳动条件差的非正规部门中谋生。他们虽然能得到一些政府的救济金,但其生活水平总是得不到明显的提高。
  2000年,世界上共有189个国家表示要遵循联合国的《千年宣言》,为减少贫困而做出更大的努力。迄今为止,在拉美只有智利实现了上述目标,减少了绝对贫困人数。由于拉美的收入分配在世界上依然是最不公平的,而且,拉美要在较长时期内保持较高的增长率也并非易事,因此,拉美国家要实现联合国《千年宣言》的目标将是十分艰难的。
    三、城市与农村的发展失衡。在过去的几十年,拉美国家的政府为了推动工业化建设,将大量资金投入城市。一方面,城市中出现的大量与工业化有关的就业机会将农民吸引到城市,另一方面,农村的不合理的、高度集中的土地所有制则将无地农民推向城市。在上述引力和推力的作用下,拉美的城市化率(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从1970年的62.5%上升到2000年的78%。这一比重在第三世界是名列前茅的。
    城市化程度的提高固然为工业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但是,超越发展阶段的城市化也使拉美国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与霓虹灯和摩天大楼相映成趣的是城乡结合处的贫民窟。那里的居民实际上很难享受医疗、教育、供电和排水等基本生活设施。此外,城市人口的快速增长,使城市管理的难度增加,非正规经济不断发展,社会治安毫无保障。
    四、人与自然的关系得不到和谐发展。地大物博的拉美拥有世界上40%的动植物和27%的水资源,而且全地区47%的土地被森林覆盖。但是,该地区也面临着生态环境恶化的问题。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表明,在1981~1990年期间,拉美平均每年损失740万公顷的热带森林。这一数字高于同期非洲的410万公顷和亚太地区的390万公顷。就森林生物量而言,1981~1990年世界上总共失去了25亿吨,其中拉美占13亿吨,非洲和亚太地区分别为4.8亿吨和7.3亿吨。
    作为拉美地区最大的国家,巴西在保护自然环境和维系可持续发展方面遇到的挑战尤为引人注目。在国际社会和国内环保组织的压力下,巴西政府开始认识到保护亚马逊河流域生态的重要性,但乱砍滥伐依然司空见惯。1975年,亚马逊河流域只有0. 6%的森林被砍伐;至1988年,这一比重已上升到12%。在整个拉美地区,由于生态环境发生不利的变化,在过去的30年中,几乎所有国家都遇到过一次以上严重的自然灾害,损失惨重。
    五、社会治安状况恶化。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以人为本”是时代发展的要求,是历史进步的前提。强调“以人为本”,就是对人在社会发展进程中的主体作用和地位的肯定。是否体现“以人为本”的衡量标准之一是一个社会能在多大程度上确保人身安全。最近几十年,拉美的犯罪率上升很快。虽然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犯罪率都在增加,但拉美和非洲是世界上犯罪率上升最快的两个地区。20世纪70年代,拉美国家的谋杀率一般为万分之八,这在当时是世界上最高的。至90年代,这一比率已上升到万分之十三,是除了非洲国家以外的所有其他国家的4倍。拉美的富人可以雇用保镖,而穷人则只能生活在缺乏人身安全的社会中。
    六、毒品暴力得不到遏制。据估计,在进入美国毒品市场的毒品中,80%的可卡因和90%的大麻是由拉美生产或通过拉美转运的。拉美的毒品卡特尔从毒品生产和交易中攫取了数以亿计的“毒品美元”,但与此相关的暴力活动也使许多人失去了生命,政局稳定也得不到保障。拉美国家的政府虽然采取了多种措施来打击毒品生产和走私,哥伦比亚甚至依靠美国的援助来对付毒品卡特尔,但毒品暴力依然很严重。
    七、腐败现象无处不在。国际透明组织的有关资料显示,许多拉美国家的腐败问题非常严重。有些总统因从事腐败活动被曝光而下台,有些总统的腐败虽然在其当政时未被揭露,但在离任后则被起诉。更为严重的是,法官、警察和广大公务员也利用手中的权力从事各种各样的腐败活动。无怪乎世界著名的秘鲁作家巴尔加斯•略萨说道:“如要用一个词来描述拉美,这个词就是‘腐败’”。
    拉美国家的社会问题是由一系列因素造成的。
    首先,拉美国家在推动追求经济增长的过程中不能正确地协调经济与社会的关系。例如,许多拉美国家政府遵循的是“先增长后分配”,认为蛋糕做大后,分配自然会实现。事实表明,这种所谓“滴漏效应”并没有改善收入分配。
    其次,教育事业发展不快。应该说,最近几十年,拉美国家的教育事业取得了一些进步。例如,拉美的儿童入学率已接近100%,与发达国家、东亚和东欧无多大差别。但是,拉美的进步大大小于世界上其他地区,而且教育的质量也不如其他地区。除东欧以外,世界上所有发展中地区识字率的上升速度都比拉美快。60年代,25岁以上的拉美人受教育的年限只有3.2年,90年代提高到5年。而东南亚国家则从4.3年上升到7.2年,中欧国家从2年提高到4.6年,东欧国家从6年增加到8.7年。只有非洲的增长慢于拉美。就大学生在总人口中的比重而言,拉美高于东亚。但是完成(或部分完成)中学学业的人在总人口中的比重,拉美却比东亚小。从另一角度说,虽然拉美人能容易地进入小学,但辍学的人很多,因此能够进入中学的人不多。
    第三,不能恰如其分地把握开放与保护的度。20世纪90年代以来,拉美国家以积极的姿态参与全球化进程。在这一过程中,它们大幅度地削减关税,从而使跨国公司和外国产品轻而易举地进入本国市场。这一态势使民族工业面临激烈的竞争。几乎在所有拉美国家,尤其在开放度较大的墨西哥和阿根廷等国,因不敌外来竞争而陷入困境或倒闭的民族企业屡见不鲜。90年代以来拉美国家的失业率居高不下与大量中小企业在外来竞争中倒闭无疑有着密切的关系。
    第四,政府在推动社会发展方面的作用得不到强化。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拉美国家的政府关注的是如何通过提高经济增长率来解决各种社会问题。80年代,政府关心的是如何应对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而且,由于财政赤字庞大,政府根本无力实施社会发展计划。进入90年代后,虽然国民经济出现了复苏,但政府在新自由主义理论的影响下,在国有企业私有化浪潮的冲击下,政府的作用被降到最低点。
    长期得不到解决的社会问题使不少拉美国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哥伦比亚,反政府武装力量利用许多穷人对现实的不满,与政府进行了长期的武装对峙,使哥伦比亚成为拉美地区“火药味最浓”的拉美国家。在墨西哥,恰帕斯州萨帕塔农民武装力量为“要土地、要自由”而展开的斗争已有11年的时间了,墨西哥历届政府束手无策。在阿根廷,穷人组成的所谓“拦路者”运动不时堵塞公路,切断交通,以引起政府的注意。在一些安第斯国家,长期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印第安人多次走上街头,迫使政府放弃私有化计划或调整经济政策,甚至使总统辞职。在巴西,“无地农民运动”经常为获得一块土地而与大地主或警察发生流血冲突。
    最近几年,联合国拉美经济委员会的一些经济学家和其他一些有识之士经常指出,拉美国家的经济改革已有近20年的时间,为了使每一个人都从改革中受益,拉美国家的政府必须“对改革进行改革”,必须立即进行“第二代改革”。“第二代改革”的重点应该置于社会领域,使经济改革与社会发展齐头并进,使经济与社会的关系更加协调。

(作者系拉美所副所长、研究员)

   
发表时间:2005-07-15 文章出处:不详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