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理论视点 >> 国际研究 >> 正文
影响北约未来走向的四大因素
文章作者:高华 作者单位: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世经政所潘琪昌研究员主持的院A类重大课题“北约战略调整与欧盟共同防务及其对我国安全环境的影响”的阶段性研究成果认为,北约的转变势必影响现存的国际关系与国际格局;北约的未来走向又取决于国际各种力量与北约总体力量相博奕的变化结果,取决于北约变化对国际格局的冲击力以及国际格局对北约霸权的宽容或适应程度。具体说来取决于以下四大因素:
    第一,影响北约前途的关键是美欧之间的利益问题,即北约框架内的欧盟与美国之间的关系。美国有影响的智囊机构——外交学会的高级研究员卡普恰恩认为,美欧的裂痕是不可能修复的。“虽然看上去是伊拉克问题使美欧产生了对立,但实际上对立早就存在。伊拉克战争并不是造成龟裂的原因,伊拉克战争只是使冷战结束以来美欧间一直加深的矛盾更加突出而已。”即便是冷战时期,美欧间也存在对立。但是“因为存在苏联的威胁,当时最重要的任务是对抗苏联,美欧间的分歧被放在了一边。”冷战结束后,当年最重要的任务已经不复存在。今天对美欧来说,“战略上巨大的挑战”在欧洲以外。面对这些挑战,不论是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纠纷问题,还是伊朗、伊拉克问题,美欧都存在许多分歧。欧洲人要求更大程度地控制他们自己的事务,美国人则想加强其在太平洋地区的利益和减少在海外承担的义务和驻军。坚守各自利益,有可能动摇北约的基础。但是从另一方面看,北约是连接美欧关系的纽带,美欧双方都离不开北约。美国要靠北约维持自己在欧洲的存在,继而利用北约确保它的超级大国地位;欧洲国家需要北约,主要是依靠美国维护自己的安全。一些原华约国家甚至原苏联国家想加入北约,也是为了在西化之后寻求新的安全保护伞。说到底还是想依靠美国这棵大树。对于美国来说,在未来的欧美关系中,美国应当考虑和照顾到欧洲盟国的立场和利益需求,欧洲盟国将对美国的要求做出不同的反应。欧洲在与美国合作的同时绝对不再“盲从”美国,而是勇于提出自己的主见,与美国据理力争。如果美国能与一个强大而自信的欧洲合作,未来几十年解决重大国际问题将容易很多。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认为,“美国和欧洲应该追求建立全球联盟,而不是相互间的力量平衡。”
    第二,北约的未来在于能否与俄罗斯建立全新关系。俄罗斯总统普京曾经就北约的前途提出三种设想:一是解散北约;二是包括俄罗斯的北约;三是新成立一个有俄罗斯参加的组织。近几年来,俄罗斯时而再次提出要加入北约;时而又排除加入北约的可能性,重申俄不会仓促接近北约、没有必要加入北约军事组织、不会成为北约成员。而北约则不断地开空头支票,一方面表示大门敞开,所有符合条件的欧洲国家都可以加入北约,当然也不排除吸纳俄罗斯;另一方面则对与俄进一步发展关系持审慎态度,拒绝就俄罗斯加入北约进行谈判。对此,我们需要进行深入分析。
    首先,美国十分清楚,俄罗斯加入北约会使该组织面目皆非。因为一旦俄加入进去,北约内部将形成第二个“实力中心”。俄实力尽管不及美国,但足以动摇美国在该组织内的绝对主宰地位并加剧联盟内部的离心倾向。
    其次,北约的存在给德国、法国和英国等欧洲主要大国带来巨大的政治和军事利益,这些国家通过北约可以展示其在世界上的大国地位和作用,因为这些国家目前是北约在欧洲的领导者。接纳前东欧国家加入北约不会破坏北约的内部逻辑和决策机制,而俄罗斯加入北约无疑会破坏这种逻辑。
    再有,接纳俄罗斯加入北约将使北约边界直逼中国。目前北约并不希望如此,这将引发重大的军事政治问题,引起中国对欧洲的敌视,而欧洲大国目前并不愿意孤立中国,而是敦促中国尽快融入世界经济和金融体系。
    最后,俄罗斯与北约之间尚有许多疑难问题需要解决,北约接纳俄罗斯是有前提的。“北约的正式成员国资格不是随随便便可以给予的。它伴之以严肃的责任和真正的义务。”北约对吸纳新成员有至少2项不言明的和至少5项明确的标准。第一个不言明的前提条件是,申请加入的国家必须是大西洋社会的成员,也就是西方社会的一员。第二个不言明的条件是,申请加入北约的国家必须与其他北约成员国有着共同的重要的安全利益。早在1995年9月,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佩里在访问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捷克和匈牙利时,就提出了加入北约的5项明确标准:(1)民主制度;(2)尊重人权;(3)市场经济;(4)文官治军;(5)与邻国之间保持良好的关系(国内种族纠纷得到很好的解决)。从目前情况看,俄罗斯当然符合2项不言明的标准,但显然还没有达到5项明确的标准。北约前秘书长罗伯逊表示,俄罗斯在不久的将来加入北约的问题“不在日程上”。
    俄罗斯对加入北约同样有先决条件,核心问题在于北约会是什么样的北约。普京提出的种种条件归结起来有:(1)“只有在我们的利益一致”的时候才会这样做;(2)北约将俄罗斯视为平等伙伴; (3)北约必须改变决策机制;(4)俄罗斯不希望建立起一种受北约控制的国际秩序,应该由联合国来承担这个角色;(5)北约若不打算接纳俄罗斯就不应该东扩。北约同样没有满足俄罗斯的条件。
    因此,目前俄罗斯加入北约没有现实可能性。有朝一日俄罗斯真的加入了北约,那么北约的性质肯定已发生变化,决不再是由美国主导的北约了。
    第三,北约内部凝聚力的消长影响它的前景。北约内部欧洲盟国对美国和北约的态度并不一致。中小国家担心受控于法、德,仍然将主要依靠美国为首的北约提供安全保护。美国会设法利用英国、丹麦、挪威、荷兰及新加入北约的欧洲国家,分化盟国的凝聚力,以防法国和德国结盟并联手俄罗斯挑战美国在北约的盟主地位。法、德则有可能在北约内部拼凑势力,与美国进行一定程度的抗争。这些因素都将使北约内部的凝聚力大为损耗,造成政治上的松散化和决策迟缓的状态。但与此同时,由于美国在联盟内仍有较大的控制力,北约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可以保持甚至增加一些向心力。
    第四,北约的未来还取决于北约与联合国安理会之间的关系。北约以美国和欧盟为基本支柱,欧洲和美国如果想要努力建立一种以国际合作为基础的和平的世界秩序,如果想要强化合法性和权力行使之间的联系,并找到全球多层管理最合适的形式,那么它们就不能撇开联合国安理会,孤立地阐述北约的使命。北约成员国面临别国对其领土发动典型侵略的可能性不大,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如此。但是,北约成员国内部和外部安全可能会受到非国家角色或者自然灾难的威胁。只有北约采取有力措施应对此类威胁,美国和欧盟纳税人支付的巨额税款才会变得有意义。另外,美国和欧盟不可能也不应当使自己同时扮演检察官、法官和执法人员等角色。若要采取除紧急自卫之外的军事行动,北约就需要得到一种支持,以便使自己的行动具有合法性。安理会是惟一可以赋予这种合法性的机构。
    尽管存在着种种不同见解,目前北约仍然是西方安全的重要工具。在可预见的未来,北约不会立即走向灭亡。北约新任秘书长夏候雅伯这样评价北约:“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组织,其价值不可估量。它使北美和欧洲国家统一立场,采取相同的行动。同时,它也是我们这些民主国家在必要的时候联合起来维护我们的安全、利益和价值观的平台。”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说:“我一生看到过无数分歧。北约不会解体,但是北约可能会变得无足轻重。”欧洲改革中心的负责人查尔斯•格兰特将北约比作一个“黄色的橡胶鸭子,在池塘里上下浮动”。暴风雨来临时鸭子被甩来甩去。但他说:“鸭子永远不会真的沉下去。”
    然而,北约未来究竟会如何演变,确实充满了变数。对此,我们还要密切观察,深入研究。
发表时间:2005-12-21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