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理论视点 >> 国际研究 >> 正文
拉美国家的共产党为什么不能上台执政
文章作者:郭元增 江时学 作者单位: 
  
  文章提要:拉美国家是共产主义运动起步较早的地区之一,在各国不同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中,它们通过议会和武装斗争的道路,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进行了各种探索。但是,由于拉美国家共产党大多未能掌握马列主义的精神实质,对本国国情缺乏深刻的了解,没有形成有感召力的领导核心等原因,致使拉美国家的共产党都未能取得政权。因此,探索拉美国家共产党斗争和发展的历史,对于我们今天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党的领导,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拉美国家  共产党   斗争经验   执政

    拉美国家最早建立的共产党已有80多年的历史。在不同的政治和社会境况中,它们始终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进行各种探索,在自己的国家和国际共运发展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拉美共产党的发展历程
    拉美是共产主义运动起步比较早的地区之一。拉美各国共产党是马列主义在拉美传播的产物。由于欧洲移民及其后裔在拉美各国广泛存在,拉美与欧洲的人员交往频繁,极大地方便了马克思主义在拉美的传播。所以,自19世纪40年代末起,就有一些马克思著作陆续在墨西哥城、蒙得维的亚和圣地亚哥等城市销售。其他一些介绍马克思主义及欧洲社会主义运动的文章和书籍也随处可见。阿根廷的雷蒙•维耳马尔、智利的弗郎西斯科•比尔瓦奥、墨西哥的胡安•里韦拉和古巴的何塞•马蒂等,都是科学社会主义在拉美的积极宣传者。
    1848~1849年欧洲革命失败后,一些共产主义同盟成员和革命者流亡到巴西等地,共产主义思想的萌芽开始在拉美出现。毫无疑问,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的传播,促使在19世纪70年代至20世纪头10年在拉美出现第一批社会主义党(即社会党)。19世纪中期以后,拉美地区的资本主义工业生产迅速发展,工人阶级队伍不断壮大,工会组织应运而生,工人阶级为自己权益的斗争也日趋激烈。在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的影响下,拉美第一批社会主义政党(社会党)自19世纪70年代末起,先后在墨西哥(1878年)、古巴(1892年)、阿根廷(1896年)、乌拉圭(1904年)、智利(1909年)和巴西(1916年)等国建立。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更多的共产党出现在拉美,也有不少拉美国家的社会党在接受加入共产国际的21项条件下转变成共产党。到30年代末,拉美已有19个共产党。
    应该指出的是,拉美共产党自诞生之日起,就经常受到国外多种思潮的干扰和冲击。例如,苏联共产党曾给予拉美共产党以各种帮助和支持,但同时也带去了浓厚的教条主义,使拉美共产党无视本国国情,急于求成,错误地判断形势。托洛茨基于1929年被苏联当局驱逐出境后,于1936年到墨西哥活动,1938年成立第四国际(即世界社会主义革命党),鼓吹不断革命、搞世界革命和建立世界社会主义联邦。著名的美国学者亚历山大在其《拉丁美洲的托洛茨基主义》一书(1973年)中指出,托洛茨基的党员虽然不多,而且其纪律和组织严密性不如共产党,但他们仍然很活跃,而且是拉美政治极左派中的一支具有潜在重要性的力量。
    1934年白劳德出任美共总书记后,主张取消共产党,要求工人阶级接受现存的资本主义制度,把“美国主义”与共产主义相提并论,鼓吹“一切服从罗斯福的政策”,并推行“取消主义”。40年代,不少拉美共产党改名换姓淡化革命色彩,革命者意志非常消沉。进入50年代后,几乎所有拉美国家都建立了共产党。但就在这一时期,世界共运出现了新的情况,共运内部因在革命道路的主张上发生分歧而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论战。这一论战影响到拉美各国共产党,使它们陷入了分裂。因此,在许多拉美国家,出现了两个以上政党都自称“共产党”的局面。
    苏东剧变后,社会主义阵营不复存在,国际共运走入低谷。这一外部条件使拉美各共产党面临生死考验。有的共产党内出现了否定马列主义、放弃社会主义和解散共产党的倾向;有的共产党则鼓吹回到社会民主主义立场上。当然,在拉美还有相当数量的立场坚定的共产党人。他们遇变不惊,在艰苦的条件下,坚持自己的信仰,并努力为之奋斗。这方面,对苏共持批判立场的巴西共产党引人注目。
    二、 在议会道路上的探索
    为了取得政权,许多拉美国家的共产党在议会道路上进行了艰难的探索。智利共产党的探索尤为引人注目。1972年12月出版的《和平和社会主义问题》(苏联)杂志编辑部文章指出,拉丁美洲的共产党应同“左倾”作斗争,“以智利为榜样,走和平过渡的道路”。智共是1922年1月2日由社会主义工人党改组的,是拉美各共产党中最早选择议会道路的党。1932年,获得合法地位的智共再次参与大选,并获得为数不多的几个议席,“当时智利共产党强调的重点是选票的策略,而不是起义的策略;是阶级联合,而不是阶级冲突;是工业化,而不是社会主义化。”根据1935年9月共产国际关于在智利进行“人民阵线”的指示,智共更是全力以赴地投身到选举运动中去。
    应该指出的是,拉美共产党对议会道路的态度经常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这个外部因素就是苏联共产党的那种令人尴尬的U型转向。换言之,拉美共产党常常随苏联共产党路线的变化而变化。苏共“二十大”鼓吹的“和平过渡”方针出笼后,智共又如获至宝。智利共产党在其第十届第二十九中全会政治报告认为,“在这个时代中,选举可以作为人民解放的武器来利用”。 然而,1973年9月,右翼军人皮诺切特在美国支持下发动政变,阿连德捐躯,智共总书记和上千共产党员被逮捕或被杀害,智共“和平过渡”之梦再次受阻。1980年11月智共在瑞典开会,科尔巴兰声称,智利共产党要用暴力手段进行革命。1989年5月召开的智共“五大”再次表示,智利革命不排除采用“人民群众起义”的方式。但是由于智利已不存在“起义”形势,他的这一号召并没有付诸实施。
 巴西共产党自1922年成立之日起就接连不断地受到当局的迫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随着国际环境的改善,巴西共产党在1945年12月的大选中首次获得1个参议员和14个众议员席位。但随着冷战的开始和新总统杜特拉将军的上台,1946年5月当局先把共产党人职员从政府各部门清洗出去,1948年1月再把所有共产党议员赶出议会。1958年3月,巴西共发表的《政策宣言》宣称,巴西共要在资产阶级宪法范围内,“利用合法的斗争形式和组织群众的形式”,“在议会内外施加和平压力”,让人民群众同“议会、军队和政府中的民族主义集团团结起来”,“建立一个民族主义民主政府”。然而巴西共产党人始终都处在被迫害的境况中。
    乌拉圭共产党是拉美最早成立的共产党之一,历史上多次参加议会活动。1962年6月该党“十八大”提出了“党的全部工作应该适应于选举活动”、“在选举中打倒现政府”的口号,并在后来的议会斗争中倾注了更大力量。尤其是在1971年参与发起建立由十多个中左翼党派组成的“广泛阵线”之后,在议会中的影响更加显著。但1973年发生军事政变后,乌共和其他中左翼损失惨重。1989年乌拉圭恢复文人执政,在当年大选中乌共获参、众议席9个。然而苏东剧变后,乌共分裂。
    成立于1931年的哥斯达黎加人民先锋党(共产党)在1934年的大选中获得了2个议员席位,在1944年的大选中获得6个席位,在1948年的大选中获得10个。当时哥斯达黎加国会共有45个席位,因此该党获得的10个席位无疑是引人注目的。但后来右派上台执政,人民先锋党被宣布为非法。60年代末虽获合法地位,但1970年仅获得2个议席,1986年只剩下1个,其作用可想而知。
    玻利维亚共产党(马列)是1965年4月从玻利维亚共产党中分裂出来的一个“新党”,曾领导过一些工人开展维权斗争,1978年初公开活动。1980年军事政变后曾转入地下两年。1982年军政府恢复宪制后,该党率先投入议会活动。1985年因支持帕斯•埃斯登索罗竞选总统成功,该党在参、众议院共得到4个席位,党的总书记奥•萨莫拉从1985年起任副参议长,一度担任过代参议长和政府劳动部长。但在旧的社会制度框架内,他除了“削足适履”之外,别无选择。
    墨西哥共产党成立于1919年9月25日,是拉美最早成立的共产党。同年11月加入新成立不久的共产国际,早年的立场较左。自1936年起开始执行“人民阵线”政策,1937年提出“一切为了团结”,全力支持拉萨罗•卡德纳斯政府,甚至撤消了一些工会中的党组织。苏共“二十大”后一度不接受苏共“和平过渡”路线,但1960年该党“十六大”却提出党的总路线是“国家民主化”,接受“和平过渡”主张,并热衷于参加选举活动。
    危地马拉共产党和萨尔瓦多共产党也以这种方式被瓦解。危地马拉共产党成立于1923年4月。当时党内思想左右摇摆不定。1931年豪尔赫•乌维科将军上台后,危共在遭到残酷镇压后解体。1949年9月危共再度建立,3年后改称危地马拉劳动党。20世纪60年代以后与其他一些左派组织组成全国革命联盟。1996年底,全国革命联盟与政府达成和平协议,成为合法政党,危地马拉劳动党消失。
    萨尔瓦多共产党成立于1930年8月,曾多次参加过人民斗争。20世纪70年代曾试图参加议会选举,但遭到政府镇压,转而全力投入游击斗争,并加入“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该阵线与政府进行了12年内战,在1992年1月达成“和平协议”,阵线变为合法政党,开始议会活动,萨共也不复存在。
    其他一些拉美国家的共产党也先后进行过议会斗争,有些共产党甚至在今天仍然在走这条路。但迄今为止,资产阶级政党在各国议会始终占主导地位,共产党至今没有一个“在选举中打倒现政府”的先例
    三、 在武装斗争道路上的探索
    在拉美,不少国家的共产党曾试图用游击战的方法来夺取政权。格瓦拉提出,只要在亚非拉出现“两个、三个或更多的越南”,民族解放运动就能对美帝国主义加以沉重的打击。20世纪60年代,在格瓦拉的游击战理论的影响下,共有十多个拉美国家开展了游击战。由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左翼政党“7.26运动”(1961年7月改组为社会主义革命统一党,1965年10月正式定名为古巴共产党)以及由丹尼尔•奥尔特加等人领导的尼加拉瓜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分别经过两年多和近20年艰苦的武装斗争,取得了革命胜利。但古巴的“7•26运动”和尼加拉瓜的桑解阵当时仅仅是左翼组织。因此,没有一个拉美国家的共产党通过武装斗争取得了政权。
    应当指出的是,不管是在古巴,还是在尼加拉瓜,两国原来的共产党都追随苏共“和平过渡”路线,对武装斗争持反对态度。古巴革命胜利后,人民社会党对自己以前的消极态度作了检讨。尼加拉瓜社会主义党和共产党在桑地诺革命胜利后,公开站在右派一方,使成千上万桑解阵革命战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政权在“民主选举”过程中拱手送给亲美右翼势力。
    在拉美共产党队伍当中有不少人曾进行过武装斗争。他们开展的武装斗争不仅震撼了这些人所在的国家,而且对拉美乃至国际共运都产生了重要影响。其中最重要有萨尔瓦多共产党、危地马拉劳动党(即危地马拉共产党)、巴西共产党。在南美洲的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秘鲁等国的共产党都开展过曲折复杂的武装斗争。在拉丁美洲,只有哥伦比亚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斗争至今方兴未艾。哥伦比亚共产党是拉丁美洲各国共产党中坚持武装斗争时间最长的一个党,影响巨大。几十年来,哥伦比亚政府和美国政府称其为“恐怖组织”、“贩毒集团”,用围剿和“招安”等手段对付它。
    综上所述,拉美不少共产党都进行过武装斗争探索,但是和议会道路探索一样,至今没有取得政权的先例。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游击中心论”不适用于拉美。还应该指出的是,一些拉美游击队为表达其政治愿望或达到其他目的,不惜使用暴力和恐怖手段。许多人将这些恐怖主义事件与共产党或左翼组织联系在一起,从而败坏了共产党和左翼组织的名声。
    四、 拉美共产党为什么不能取得政权
    自从第一批拉美共产党诞生至今已经80年过去了,但没有一个拉美共产党取得政权,其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未能掌握马列主义的精神实质。马列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指路明灯,只有掌握了马列主义的精神实质,才能制定出正确的斗争策略,才能壮大自身力量,才能引导人民参与革命。拉美国家的共产党虽然声称信奉马列主义,但它们并没有真正掌握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
    此外,拉美各党在制定党的内、外行动方针政策时,并不是以马列主义原理和本国实际为依据,而是以共产国际和苏共意志为转移。拉美多数党的领导人物,基本上都没有自己的理论建树,他们在几十年中留下的东西只不过是些“应景之作”,难以指导本国革命进程。
    第二,对本国国情缺乏深刻的了解。拉美许多共产党对本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缺乏深入了解,对本国革命应依靠谁、团结谁、反对谁等始终找不到答案,但又不愿做艰苦深入的调查研究,其主要领导人长期浮在面上或在国际上“跑码头”。毛泽东同志就曾希望拉美左派领导人脚踏实地研究本国国情。
    第三,没有形成本党的有感召力的领导核心。对于任何政党来说,领袖有着独特的作用。历史证明,俄国、中国、越南以及古巴革命的胜利是与自己的领袖分不开的。在拉丁美洲,古巴人民有自己杰出的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80多年的拉美共运历史表明,拉美各党缺乏懂得马列主义、有政治远见、有工作能力、有献身精神和高超领导艺术的领袖人物。
    第四,共产主义信念不强,政治立场经常发生动摇。列宁领导的共产国际曾对较早成立的拉美共产党积极指导。这种指导对这些党的成长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但列宁逝世后,共产国际对拉美共运指导的失误增加,甚至使它们深受其害。一些共产党不知道自己的斗争道路是什么,长期提不出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所能接受的纲领、路线和口号。
   第五,国内外的反共势力十分强大。拉美共产党从问世的第一天起就面临着来自国内外的反共势力的阻挠。美帝国主义是拉美共产主义运动的“拦路虎”。除亲美的极右翼分子之外,所有拉美人都说:“我们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拉美各国人民的一种无奈。拉美国家内部的反共势力也是不容忽视的。长期以来,拉美国家的共产党都曾遭到过当局的不同程度的镇压。尤其在冷战时期,拉美国家内部的反共势力与美国的反共立场遥相呼应,对共产党采取敌视的政策,并用各种手段镇压它。在许多拉美国家,当局曾公开宣布共产党为非法组织。
    除了对共产党采取直接的打击以外,许多拉美国家的政府还加强了对工会组织和学生组织的控制,以防这些群众组织被共产党利用。在国内外反共势力的攻击下,拉美共产党的力量得不到增长。如在1947~1952年,新入党的人数从40万减少到20万。这一情况在当时的巴西、智利和秘鲁等国尤为显著。

 作者:郭元增  中联部;江时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副所长  研究员

   
发表时间:2006-01-05 文章出处:不详 责任编辑:刘爽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