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理论视点 >> 经济研究 >> 正文
生态经济学研究的几个重要问题
文章作者:李周 于法稳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 

    一、积极开展旨在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制度研究
    中国能否沿着经济与生态相协调的可持续发展道路前进,取决于实践而不是话语。其中较为重要的事宜是:在决策机制上要以核规制度替代核定制度,使所有不合乎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的决策都无法付诸实施,消除核定过程中的主观随意性,实现依法决策的目标;在考核机制上要以自下而上的方式替代自上而下的方式,实现民主监督的目标;在问责机制上,要以终身问责制和评审专家连带问责制替代首长问责制,以制止各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实现权责对称的目标;在评价机制上,要完善评价的标准和评价的指标体系,以制止各种钻评价盲区的空子的行为,确保制度面前的人人平等,实现科学评价的目标。
    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实践是从区域和产业两个层面上展开的。其中,生态省建设是区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载体,循环经济是产业体系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载体。我们的参与应该加强在这两个方面介入,作为实践和应用研究的两个主要着眼点。
    二、积极推进区域层面上的生态省建设
    近些年来,生态建设已列入各级政府工作的议事日程。1999年3月以来,国家环保总局先后批准海南、吉林、黑龙江、福建、浙江、山东、安徽、广东等8省为生态省建设试点。江苏、陕西等省也在开展生态省建设的试点工作。
    6年来,我国生态省建设的发展势头良好,生态建设重点工程进展顺利,生态产业有了新的发展,生态环境保护取得新的进展。生态省建设本着以人为本的宗旨,立足于区域内独特的资源优势和生态环境优势,以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和生活质量为出发点,以生态环境现状调查为基础,以适用技术和高新技术为支撑,以制度创新和组织创新为动力,运用生态学与生态经济学原理,对核心产业、重点工程、结构调整和生态环境保护、恢复、建设进行统筹规划,形成经济布局合理,环境承载能力不断提高的产业体系,把生态优势转变为生产力,促进区域内的经济与生态的协调发展,逐渐走向生态文明。
    2005年,我们将重点放在亟待研究的三类问题上。一是生态省建设的宏观政策研究。包括法律、法规,管理制度,经济机制和奖惩政策等,以及国外有关生态保护与生态建设方面的经验教训。二是生态产业发展研究。大力发展生态农业、生态工业和生态服务业,是生态省建设的重要内容。开展这些活动时,如何处理好政府调控、市场调节和社区参与的关系?如何使这些活动走上市场化、产业化的道路,也是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三是生态省建设监控体系、标准和指标体系,包括空间数据的基础框架,生态省建设的动态模拟与决策支持系统,生态监测网络与管理的基础设施,生态省建设的管理能力和决策水平。
    三、积极参与产业层面上的循环经济实践
    自然生态系统之所以能够生生不息,不断进化,最为关键是它具有两种机制,即生物体从资源到产品再到资源的循环机制和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进化机制。这两个机制实际上也是社会经济系统具有可持续性的必要条件。所不同的是,自然生态系统的这两种机制是内生的,而社会经济系统的这两种机制是外生的,它们是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的结果。具体地说,就是通过技术和制度创新构建循环机制,实现“资源—产品—废弃物”的开环流程到“资源—产品—资源”的闭环流程的转换,使生产和消费过程中排放出的废弃物不高于环境的容量或自净能力,使经济和生态具有相容性;通过发育市场体系构建竞争机制,促进技术、企业和制度的优胜劣汰。在漫长的农业社会里,人们更为关注的是循环机制。进入工业社会以后,人们越来越重视竞争机制,并且相信一切问题都可以在竞争机制的作用下得到解决,对循环机制的重视程度逐渐降低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以“资源—产品—废弃物”为主体的开环流程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越来越大,循环机制再次得到关注。经济流程从闭环到开环,再从开环到闭环,在循环方式上发生了五大变化,即从企业(家庭)内的循环提升为企业间的循环,从农业内的循环提升为三次产业间的循环,从社区内的循环提升为区域间的循环,从小尺度的循环提升为大尺度的循环,从满足自身效用最大化的循环提升为产出效益最大化的循环。
    目前亟待要做的事情是,利用资源与产品相互派生、相互依存、相互支撑的关系和减量化、再利用、再循环三类途径,尽快完成从“资源—产品—废弃物”的开环流程到“资源—产品—资源”的闭环流程的转换,使最终排放的“废弃物”控制在环境自净能力的阈值之内,扭转稀缺资源难以为继,生态环境不堪重负的局面。具体地说,就是以企业为单元,推行清洁生产,建立“点”上的小循环;以行业或企业群为单元,延长产业链,建立“线”上的中循环;以产业群为单元,建立工业生态学意义上的共生互动的生态产业体系,建立“面”上的大循环,形成共生互动的生态产业体系。
    四、今后要着重加强研究的问题
    经济建设的实践需要进一步拓展生态经济学科的视野和领域,把生态经济与可持续发展经济研究推上新的水平和新的境界,促进21世纪生态经济学有一个更大发展。为此,我们要着重加强以下几个方面的研究:
    第一,在我国生态建设和经济建设同步进行与协调发展的进程中,必然会涌现出许多重大的生态环境建设理论和实践问题,研究和解决这些问题,应该成为21世纪生态经济学科研究的主攻方向。因此,我们必须投身于生态经济建设的实践中去,了解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总结新经验,概括新理论,更好地为我国现代化建设和生态经济建设服务。
    第二,从21世纪新时代特征和当代中国和当今世界发展的实际出发,进一步完善和发展生态经济协调可持续发展理论。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我国出版的生态经济学论著,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存在着一个共同的不足,就是只注重把生态环境纳入生态经济学的理论体系,却没有把知识经济纳入生态经济学的理论框架。这就要求我们把当代中国和当今世界“三重转变”的实践和新时代特征紧密结合起来,深入探讨生态经济同知识经济与可持续发展经济的相互渗透与融合发展的关系,揭示它们之间内在联系及其规律性,完善与发展生态经济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理论。这是当前和今后相当长时期内生态经济学界面临的重大任务,也是生态经济与可持续发展经济理论研究的一场攻坚战。
    第三,过去20年,我国生态经济学界对产业生态经济研究,因某些客观原因,重点放在农林等农业生态经济学研究方面,相比之下,对工业生态经济问题的研究比较薄弱,至今为止,还没有一部工业生态经济学方面的专著。这是不适应我国工业化和工业现代化建设的客观需要的。21世纪前期,我国大规模经济建设的基本任务,仍然是实现工业化和工业现代化。而面对世界经济发展生态化与知识化的时代潮流,在全球工业文明走向衰落与传统西方工业化模式已走到尽头的大背景下,21世纪的中国必须在批判传统工业化的背景下加强现代工业化的进程,使工业化与生态化渗透发展,工业化与知识化融合发展,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工业化、生态化与知识化相互协调的可持续发展道路,超越发达国家的传统工业化道路,成为发展中国家实现工业化的光辉榜样。这就对生态经济学研究提供了新的课题和新的要求,迫切需要我们加强工业生态经济可持续发展研究,以新观念、新理论、新方做作出科学阐明和正确回答。
    第四,过去20年,我国生态经济学界着重于宏观与中观层次的生态经济问题研究,相比之下,对微观生态经济的研究显得不足。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微观层次的企业生态经济与可持续发展缺乏系统理论研究;二是对公众个人和家庭环保及生态经济问题有所忽视。社会每个公民既是生态环境灾难的受害者,又是良好生态环境的制造者,更应是生态环境的保护者和建设者。在这个重大理论与实际问题上,我们要大胆探索,勇于创新,科学阐明和正确回答现代企业是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的实施主体,是可持续发展的微观主体。唯有如此,才能最终解决生态环境建设这个伟大的历史课题。
    第五,《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明确提出:要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宏伟构想;随即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生态经济学的研究应顺应国家宏观方针政策,开展相关的问题研究,为国家提出政策性建议。

发表时间:2007-02-25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