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理论视点 >> 经济研究 >> 正文
中国金融60年发展取得的经验
文章作者:王国刚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 

    中国金融在风雨前行中走过了60 年的历程。回顾中国金融60 年的发展历程,总结经验教训,不仅对于进一步深化中国金融改革开放、推进中国金融全球化有着重要意义,而且对于创造中国金融理论、指导新时期下的中国金融发展也有着重要意义。
    60 年的中国金融,虽然历经曲折坎坷,但在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过程中,始终坚持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和科学发展的基本思路,走出了一条与西方金融发展不同的道路,留下了许多宝贵的实践财富,为创建中国金融理论提供了丰富的经验和实践样本。这些经验概括起来大致有8 个方面:
    第一,始终坚持以推进发展为第一要务,以改革促发展。在一个以公有制为基础的体制内,如何建立有效配置金融资源的机制,是新中国建立后面临的一个基本问题。在计划经济30 年中,虽然受各种因素影响,中国金融的发展困难重重,但坚持前行的总取向始终没有改变,这为后30 年的改革发展打下了必要的基础。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中国金融发展遇到了一系列过去从未遇到过的新问题、新情况和新矛盾,要解决这些问题和矛盾,必须坚持加快发展的总取向。其内在机理是,发展中的问题只能在发展中解决,离开了发展就缺乏解决问题的基础和手段。毫无疑问,中国的金融改革开放是在缺乏先人可直接借鉴的经验背景下展开的,为此,“摸着石头过河”渐进式展开是一个必然的理性的选择。这一路径的好处是,在试错中一旦发现有问题,能够及时解决,以避免大的失误。因此,中国金融改革开放30 年中,虽也有一些曲折,但没有放大的错误,由此,在有效保障国民经济发展的同时,金融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又好又快地发展着。
    第二,始终坚持金融稳定的总方针。金融市场交易,从参与者和交易对象来说,是一个私人品,但金融市场秩序却是公共品。在计划经济30 年中,中国金融由政府主导是必然的,但在中国金融的体制转轨过程中,从稳定金融运行秩序和开发建设金融市场出发,在一定时期内,金融改革开放依然应由政府主导。金融体制改革是对已有金融体系的根本性改造,它不仅涉及金融制度、金融体制和金融监管,而且包含金融市场、金融产品和金融机构。如此巨大的变革,客观上需要以金融运行秩序的稳定为基础。如果金融秩序不稳定,不仅严重影响着金融已有功能的正常发挥、金融市场的开发进程和金融发展已有成果的保留,而且直接威胁到实体经济乃至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就谈不上金融改革的继续深化。在此背景下,再好的金融改革方案也是不能实施的。因此,在推进金融改革开放中,金融运行秩序的稳定“压倒一切”。由政府主导金融改革开放,在中国的实践中具体地表现在五个方面:一是主要金融机构实行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二是主要金融业务的经营权由政府部门审批或核准;三是主要金融产品的面世经过政府部门的论证和审批;四是主要金融市场的设立由政府部门审批;五是各项金融活动置于政府部门的有效监管之下。尽管在以市场取向为主的金融改革开放过程中,各方对政府主导的金融改革开放颇有微词,政府各部门在具体政策选择中和调控监管力度行为上也存在种种不协调之处,由此,引致了一些摩擦矛盾和所谓的效率损失,但这是摸索前行所不可避免的。与稳定金融运行和金融发展秩序相比,问题不在于不切实际地放松乃至放弃“由政府主导金融改革开放”的总构架,而在于如何在这一构架内加速推进金融运行和金融资源配置中的市场机制成长和形成。由此可以理解,为什么中国金融改革开放没有循着西方国家“自由放任、自由竞争”老路展开?为什么要按照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来发展中国金融?在政府主导的金融改革开放过程中,随着各项金融制度的建立,按照法治化规范展开进一步的金融改革开放势在必行。在此条件下,在金融市场机制逐步形成的进程中,根据金融市场进一步发展的内在要求,提高市场机制在配置金融资源方面的基础性作用,改变政府部门行政机制对金融运行和金融发展的过多干预,就成为金融改革深化的重要内容,为此,维护金融稳定的机制从以行政机制主转向以法治机制为主。
    第三,始终坚持“以我为主”的发展原则。发展中国家在金融改革发展中,为了摆脱贫困的恶性循环陷阱,需要引进外资。在引进外资的同时,引进海外先进的科学技术、管理经验等等,以提高本国的资源配置效率、推进体制转轨、缩小与国际水平的差距等等。对中国来说,加速经济发展和金融发展毕竟是本国之事,我们需要利用外资,但不能依赖外资。就此而言,中国前30 年的主要问题不在于坚持了“独立自主”的以我为主原则,而在于在主要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封锁的条件下,受计划经济体制制约,中国未能有效地开拓国际市场(包括国际金融市场),通过对外开放,引入国际资源,加速经济建设。在改革开放30 年中,中国金融始终坚持“以我为主”的原则,积极发挥金融机制集中和配置国内各种资源,有效地支持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实际上,从金融面来看,1995 年之后中国的资金短缺状况已根本缓解,逐步发生资金过剩现象。在此背景下,我们依然贯彻着对外开放方针,此时引进外资,除了需要进一步引进海外先进技术、管理经验、优秀人才等外,一个重要的方面在于,由此,推进体制改革的深化。
    2004 年之后,中国主要商业银行进入了股份制改革的高潮期,在坚持国有控股的条件下,引入了海外战略投资者。其中,就“坚持国有控股”反映了“以我为主”的原则,而“引入海外战略投资者”则反映了改革开放和金融全球化的取向。到2008 年,全球最大 10家商业银行中,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已名列前3位,在世界各国和地区的商业银行中,中国的商业银行无论在资产规模、盈利水平还是在资产质量、发展潜能和市场竞争力等方面都位居前列。
    第四,始终坚持从本国实际出发,不简单照搬西方模式。中国金融改革开放起步之际,正是西方国家展开金融创新之时,间接金融明显弱化,资本市场的发展成为金融创新的一个突出亮点。但中国的资本市场很不发展,缺乏大力发展资本市场的基本条件。在此背景下,中国从自己的国情出发,选择了着力发展以商业银行为主体的间接金融体系,由此,有效支持了国民经济发展;1994 年以后,在《公司法》实施过程中,随着企业进一步发展和公司制改革的展开,中国积极推进了资本市场的发展,逐步调整直接金融与间接金融的结构关系。在深化改革开放、展开金融创新和推进金融的国际化进程,中国既紧紧把握国际金融发展动向,积极借鉴国际经验,又努力根据本国国情的具体情况,有规划有组织有目的有步骤地展开,各项政策措施的选择以有利于中国经济金融发展为立足点,因此,能够在错综复杂的国际金融形势变化的条件下,不盲目、不跟风、不迷信。2007 年8月以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先是爆发了次贷危机,随后在2008年9 月转变为金融危机,并快速蔓延成了全球性金融危机。在这场危机中,中国损失甚小的一个主要原因就在于,中国没有简单地跟随西方国家的金融创新步伐,展开相关金融衍生产品的运作。
    第五,始终坚持围绕推进实体经济发展而展开金融改革发展。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不断根据实体经济的发展要求和结构调整,适时调整金融政策和金融市场走向,以协调和强化金融业与实体经济之间的融合关系。在金融改革开放的30 年间,中国金融经历了多次整顿,其中包括了金融制度的调整、金融监管体制的调整、金融机构的调整、金融机构职能的调整、金融市场的调整和金融产品的调整等等,其直接目的都在于进一步协调金融发展与实体经济发展的关系。事实上,金融发展只有紧紧地围绕实体经济发展而展开,才有其实践意义和切实效应。
    整顿金融机构是中国调整金融业与实体经济关系的一个重要方面。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中国的银行业经历了与所办实体性机构分离、商业性业务与政策性业务分离、做实总分行制、城市信用组建为城市商业银行、大幅剥离不良资产等一系列调整;中国的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证券交易市场先后经历了90 年代的调整、2004 年的调整;中国的保险公司展开了大规模的清理不良资产、强化公司治理、调整投资结构等方面的整顿;中国信托业在30 年间进行了6 次整顿,信托公司数量从400 家左右减少到目前的50 多家。这些整顿,为保障中国金融的可持续地健康发展,起到了积极重要的作用。有着“磨刀不误砍柴工”之功效。
    第六,始终坚持适时有度地展开金融创新。在中国金融改革发展中,金融产品和金融机制等方面的创新不可避免,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对此,中国强调不应操之过急或急于求成,既要吸取国际经验,又要坚持以我为主。金融改革发展的过程,也是金融创新的过程。不论是金融制度创新、金融体制创新和金融机制创新,还是金融市场创新、金融产品创新和金融机构创新,都应根据本国的实际情况和实体经济部门的需要而展开,切忌脱离国情,独闯冒进、形象工程和流于形式。美国次贷危机乃至金融危机起因于次贷证券化。资产证券化的探讨在中国已有10 多年历史,经历了几轮集中研讨,迄今仍处于试点阶段。同样,股权分置改革、金融理财产品和公司债券等也都是先试点,取得经验、完善制度后再全面铺开。这些都反映了中国在金融创新中的谨慎取向。
    第七,始终坚持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在金融改革发展中,中国充分借鉴国际成熟经验,结合本国国情,建立有效的风险防范机制、预警体系和应急体系。各项金融产品的推出、各类金融市场的建立、各种金融功能的展开等都对可能面临的金融风险展开充分论证,并积极探讨防范和化解这些金融风险的政策措施。在这些风险尚未充分弄清的条件下,金融创新的展开“宁慢勿急”。
    为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中国在1999 年和2004 年先后对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实行了剥离;对信托业、农村信用社和证券公司等的不良资产进行了处置。在这个过程中,央行的再贷款政策起到了积极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为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各家金融监管部门强化了一系列监管措施,坚持传统业务的监督管理不放松,创新金融业务严格监管,同时逐步建立起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监管机制。 20多年来,尽管海外一些机构不断预测说,中国将发生货币危机和金融危机,但中国金融却在改革发展中不断健康壮大,可持续发展能力不断增强。
    第八,始终坚持逐步有序地对外开放。中国金融的对外开放,坚持了以利于本国经济和金融发展为基本点,不盲目崇信西方模式和顺从西方要求。对外开放,是一个国家的经济主权,理应根据本国实践要求而展开。在中国实践中,不论是经常项目还是资本与金融项目的对外开放都遵循着“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逐步展开,循序渐进,同时,又根据经济发展的新要求,与时俱进。
    从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就大幅开放了外商直接投资,其程度超过了许多新兴工业国家。在2003 年国际上有关人民币升值预期甚嚣尘上之时,中国强调人民币汇率问题是中国的主权,应由中国根据经济发展要求和国际形势做出决断;2005 年7 月,中国选择了合理,均衡的一揽子有管理浮动汇率制度。另一方面,在金融市场对外开放上,中国选择了QFII 制度引入海外合格投资者进入资本市场,通过QDII制度试点境内资金进入国际金融市场,同时,积极鼓励各类企业“走出去”,展开国际资本投资。如今,在人民币国际化趋势中,中国继续贯彻着逐步有序的原则,积极推进双边贸易乃至多边贸易中的人民币结算,努力推进人民币从计价货币向交易货币延伸。

发表时间:2009-11-16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叶子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