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理论视点 >> 经济研究 >> 正文
全球股市2009年回顾与2010年展望
文章作者:佚名 作者单位: 

     一、2009年全球股市回顾

    2009年全球股市收官 新兴市场领跑
    2009年的全球股市,一反2008年的颓唐,绝大多数走出阳线。经过年初的低谷后,纷纷走出纵贯大半年的上扬行情。尽管金融危机阴影尚未退去,但作为经济晴雨表的股市已率先于实体经济呈现复苏。从本课题组跟踪的40个主要股市的表现来看(见附表),新兴市场成为全球股市复苏的领跑者,发达国家市场则恢复相对缓慢。
    2009年,在40个主要市场中,除了冰岛股市,其他39个市场均实现了年线收阳。其中,“金砖四国”涨幅居前。俄罗斯股市,从2008年的全球跌幅第二,一举跃居到2009年的全球涨幅第一。俄罗斯股市以全年128.62%的涨幅稳居2009年全球股市涨幅首位。中国上证B股指数以127.56%的涨幅列涨幅榜第二位,而2008年上证B股跌幅仅次于俄罗斯。阿根廷股市则以114.95%的涨幅列第三位。中国深圳成份股指数全年上涨111.24%,列第四位,上证综合指数上涨79.98%,列第九位。巴西、印度股市均位于前十之列。此外,2008年下跌了近三分之二的越南股市在2009年也强劲回升,全年上涨56.76%,列第十三位。
    纵观全年走势,新兴经济体的股市表现明显抢眼,而发达经济体的股票市场回升缓慢。东亚和东南亚地区股市,除了日本以外,整体表现均可圈可点,拉美地区和北欧的瑞典、挪威股市也排名靠前,而美国、欧元区大多数国家、日本的股市远远落后。在40个主要股市中,美国三大股指中的纳斯达克排名第十八、标准普尔500指数排名第三十,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则位列倒数第四。涨跌幅排名后十位的股指,除了美国的道琼斯,还包括希腊、法国、英国、意大利、日本、新西兰、瑞士、阿联酋迪拜和冰岛。其中阿联酋迪拜股市主要受年末迪拜世界债务危机的影响,而冰岛股市仍然是一蹶不振。
    不过,尽管2009年全球股市绝大多数走出了较为强劲的反弹,但这些指数离2008年或2007年触及的历史顶点都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2009年的收盘点大多数仍低于2007年的收盘点。显示经过金融危机冲击的股票市场,仍处于修复阶段,尤其是发达经济体的股市回升缓慢,未来全球股市的走向还需观察欧美日等经济体股市的表现。

    2009年股市回升的主要原因
    2009年,世界股市重新焕发生机,据《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分析,其主要原因,一是投资者在全球寻找套利机会。投资者带着大把钞票在世界各地逡巡,寻找更高的投资回报。他们利用低到不能再低的利率,抄底买入从巴西圣保罗到中国上海的股票,推动各地基准指数大幅上涨。
    二是美元汇率疲软使股票计价拉高。以美元计算,排除了美国的道琼斯世界指数(Dow Jones World Index)涨幅接近40%,相比之下,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涨幅仅为19%。这标志着金融危机以前世界股市走势好于美国股市的局面重新出现,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缘于美元的贬值。美元走软意味着以外币计价的涨幅换算成美元后会被拉高。2009年,汇率的波动再次在国际股市回报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例如,如果按本币计算,一项跟踪美国以外发达市场的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MSCI)上涨了21%,但按美元计算,涨幅提高到了28%。
    三是股市反弹的起始点很低。2009年股市是从极低水平的强劲反弹,股价飙升之际,公司利润仍保持着疲软。花旗集团分析师在最近一份报告中写道,这一年全球股价的反弹速度是40年来最快的。花旗分析师写道,股票价格相比当初昂贵了很多,但相比公司利润来看,也不算特别贵。他们说,估值合理,利润即将反弹,利率也很低,这一切意味着还不到采取谨慎态度的时候。他们预计未来两年全球股市将出现双位数增长,但相比2009年的涨幅要小得多。
    另据全球资金流向跟踪机构EPFR Global统计,2009年全年新兴市场股票基金共吸引了645亿美元资金,债券基金吸引82亿美元资金,热钱流入双双创下历史新高。而2008年从新兴市场股票和债券基金则流出670亿美元。2008年,MSCI新兴市场指数下跌54%,2009年该指数则上涨75%,创1987年该指数推出以来的新高。

    二、2010年全球股市展望

    2010年:新兴市场仍将是最佳投资地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大卫•奥克利的报道,2009年表现出色的新兴市场,仍将是2010年首选的资产类别。尽管2009年流入新兴市场股市的资金达到创纪录的800亿美元,推动这一资产类别实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年度增幅之一,但许多投资者仍在购买新兴市场资产,因为他们预计,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速度将快于工业化国家。
    由于合称为金砖四国的四个最大发展中市场——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强劲表现,情况尤为如此。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高级新兴市场策略师奈吉尔•兰德尔表示:“新兴市场仍是首选投资场所,因为它们的经济增速几乎肯定会超过西方国家。”“尤其是金砖四国,它们的形势看起来比一年前要好得多,它们将带领其它新兴市场国家共同前行,确定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基调。”
    美国银行-美林2009年12月发布的最新基金经理调查对新兴市场予以了热情洋溢的报道。根据报告,37%接受调查的基金经理相信,2010年新兴市场的盈利前景最好,45%的人表示会增持这一资产类别。值得注意的是,有25%的此类投资者表示,新兴市场仍然被低估了。
    鉴于新兴市场距离2007年10月的高点仍很遥远,许多投资者相信,经过2008年9月雷曼兄弟破产后的大规模抛售后,市场将会进一步修正。富时环球新兴市场指数仍较2007年10月末的高点低28%。新兴市场债券和某些货币也有资金流入,迫使巴西等国实施了资本管控措施。
    然而,也有投资者担忧新兴市场可能已经过热。尤其是中国。中国向经济中注入了巨额资金,并鼓励银行放贷。预计这种刺激措施会导致2010年的经济增长率达到10%。实际上,金砖四国预计会在2010年加息,这将阻碍经济增长,可能令本国市场失去动力。另外还存在这样一种风险:全球经济复苏可能受挫,从而推动投资者的避险意识上升。

    全球股市可能在2010年出现调整
    据美国《巴伦周刊》文章分析,尽管2009年上演了股市的强劲反弹,但2009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美国股市以跌势落幕,使得市场在炫耀这一年来的特大涨幅的同时怀有一丝不安。标准普尔500指数在2009年上涨了23%,是2003年以来表现最好的一个年份。该股指2009年3月份以来累计上涨了23%,但回调幅度从未超过7%,这种涨势实在令人感到有些虚幻、可疑和不安。目前美国股市有五分之四的股票都处于50日移动均线上方。股市似乎只有经历一轮调整,才能安抚越来越饥渴和喧闹的空头们。
    然而,尽管股市在2009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下跌,但眼下恐怕还不会休整。事实上,股市近来一直强劲上涨,第四季度更是出现了个股和类股的普遍上扬,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其中唯独不包括金融类股。即便是在忐忑不安的投资者在新年前最后一个交易日获利回吐的情况下,跌至新低的个股数量也不过刚刚达到两位数,而触及新高的个股数则达到285只。
    接连发布的经济数据也没有影响人们的经济复苏预期。房价跌速放缓,消费者信心回升至三个月来的最高水平,截至2009年12月26日当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降至2008年7月以来的新低。经济学家们都在上调各自的预期。
    特别令人担忧的是,对股市持看跌观点的研究人员数量已经降至1987年4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而基金经理对后市也是越来越乐观。但在过去十年间亲历了一次信贷危机、两次经济衰退和各种资产泡沫的破裂后,公众对股市的前景仍忧心忡忡。货币市场基金的资产规模已经由2009年年初的3.9万亿美元缩小至3.3万亿美元,但撤出的这部分资金并未流入股市。投资者2009年在从股票基金撤资350亿美元的同时,对债券基金的投资超过了3800亿美元。尽管股市反弹,但投资者仍未停止从股市撤资。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则表示,随着华尔街在2009年最后一周保持连续上涨的态势已基本确定,对2010年美国股市前景的预测可谓极尽溢美之词。目前唯一的问题是:全球其他股市的情况看起来似乎没有这么乐观。
    2010年美国股市表现突出或表现较差是一回事,而美国股市走势是否会与其他股市背离则是另外一回事。基于“奥坎剃刀(Occam's Razor)”原理,即在对某种现象进行诠释时最简单的、最直接的解释往往是最佳答案:那么美国股市更有可能顺应全球其他股市的潮流,而非反其道而行之。
    自2009年12月1日以来,标准普尔500指数的Spiders上市交易基金已累计上涨1.3%,而SPDR道琼斯欧元区斯托克50指数上市交易基金则下跌了1.1%;iShares拉丁美洲40指数上市交易基金累计回落了2.5%,iShares摩根士丹利欧澳远东指数交易上市基金和iShares摩根士丹利新兴市场指数上市交易基金分别下滑了1.7%和1%。中国市场方面,2009年早些时候中国股市曾带动全球股市上扬,但目前看来却越发力不从心,iShares富时新华25指数上市交易基金自12月1日以来已累计下跌了6.4%。
    华尔街的经典格言之一就是“与趋势为伴”。可能有许多投资者会为自己在投资策略上另辟蹊径而沾沾自喜,但这并不总是发现和追随市场走势的可靠途径。
    美国股市上一次与全球股市走势完全背离是在雷曼兄弟破产引发全球股市崩盘前不久。在2008年7月15日至8月底期间,Spiders上市交易基金上涨了6.4%,而SPDR道琼斯欧元区斯托克50指数上市交易基金下跌了1.2%,iShares拉丁美洲40指数上市交易基金回落了7.3%,iShares摩根士丹利欧澳远东指数交易上市基金回吐了1.5%,iShares摩根士丹利新兴市场指数上市交易基金与富时新华25指数上市交易基金分别下滑了5.2%和1.1%。
    而此后的两个月,随着全球股市暴跌,Spiders上市交易基金也下挫了25%。当然,此后受雷曼兄弟和美国国际集团负面消息影响,股市跌势扩大。有一点我们要铭记在心,重大事件不会促成市场走势,只会起到激化作用。因此对于那些希望发现并追随市场趋势的投资者来说,至少在2010年前一、两个月,最保险的做法还是随波逐流。

    2010年:加息预期下的股市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珍妮弗•休斯和迈克尔•麦肯兹在一篇报道中提出这样一个问题:2010年的市场会变成1994或2004年的市场吗?
    文章说,进入新的一年,投资者和银行家面对着季节性的各种市场预测。但其中有一个主题最为重要:随着央行开始退出过去两年实施的异常刺激措施,借贷成本有上升的风险。许多预测者尤其认为有两个年份能够预示2010年的市场前景:1994和2004。1994年,在美联储(Fed)出人意料地在2月份加息之后,国债收益率开始升高。此后美联储又多次加息。两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年初较低的4%,上升至年末的7.7%;这一上升威胁到了克林顿政府的支出计划。
    2004年是上一个投资者预期政策将从宽松变为收紧的年份。这一年,在美联储动手前几个月,强劲的经济数据就已经推动国债收益率大幅升高;而当美联储真的启动一系列事先明显暗示的加息25个基点的操作时,在此后两年的加息过程中,债券收益率反倒平静了。
    这一次,央行的操作更加事关重大。水龙头关得太快,央行官员可能会引发一场新的衰退。退出太慢,通胀可能会抬头。央行发出错误信号,或犯下实际的政策错误(或者市场错误解读央行的举动),都可能导致国债收益率飙升,股市走低。
    债券投资基金——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保罗•麦卡利认为美联储不会在2010年收紧利率,但警告称,美联储在加息前,会提前很久改变使用的语言,而2010年很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对于活跃的投资者和交易员来说,这种不确定性意味着利用不同市场走势差异的机遇。预计货币政策收紧,预期将会在未来几个月内引发一波债券发行热潮,因为财务主管们急于以最佳成本借款。银行传统上会在1月份大举发债,以它们对利率敏感型较短期债券的偏好,2010年的债券供应只会增加。
    而当市场迎接加息时,股市通常会下跌。摩根士丹利股票策略师图恩•德雷斯马表示:“在美国衰退结束后的政策收紧启动前后,股市总是会出现某种回调。”他表示,欧洲股市在6个月内平均会下跌13%,通常是从第一次加息开始,但也可能会更早。他表示:“这次,我们预计市场走低将从今年上半年较早时候的撤销流动性开始,而不是美联储在下半年的第一次加息。”
    1994 年,标准普尔500在美联储首次加息后的6个月内下跌了4.6%,全年下跌了1.5%。2004年的市场比较平静,标准普尔500在收益率首次上升后的6个月内下滑不到1%;全年实际还上涨了9.2%,因为美联储的收紧被视作对经济的信心投票。
    如果这一次人们也这样解读美联储姿态的任何转变,市场回调的幅度可能不大。
    Wells Capital Management首席投资策略师吉姆•保尔森表示:“股票可以应付更高的债券收益率。”但其它因素可能推高债券的收益率,挫伤更广泛的市场人气。这些因素包括各国政府为了支付2009年的紧急支出,将于2010年大举发行主权债券。2009年的借贷在很大程度上被刺激措施抵消了(这些措施允许央行购买大部分新发行的债券),但这些项目现在趋于停止。
    麦卡利表示,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对购买美英的国债很谨慎,因为预计“供求动态”将会打压价格。他的担忧同样也适用于2010年的另一个重要主题——主权风险。2009年晚些时候,投资者开始区分不同市场的风险。迪拜债务危机和希腊与其它欧元区成员国之间的息差不断扩大,最能清楚地表明这一点。
    如果这种区分持续下去,一些人认为,它可以被视作投资者从危机前的繁荣中吸取了教训。危机爆发前,许多截然不同的市场走势相同,投资者几乎不考虑区分风险。
    安石投资管理公司的杰尔姆•布思表示:“就推动全球转变对新兴市场的认识、风险认知及测量这些方面来看,信贷危机的影响应该说是相当积极的。”关键是通过多元化投资,覆盖所有可能的结局。“我们应该考虑到各种不同的情景(不仅只给出一个预测),并且要针对最糟糕的情景做好防范,即使它们发生的可能性并不是最大。风险到处都有,不单是在遥远的新兴市场,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也有风险。”


    2010年:全球经济平稳市场动荡
    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1月6日在“中金在线”发表评论指出,孤注一掷式的政策反应,乃是2009年与1929年的最大区别,世界经济陷入大萧条的风险到今天已完全解除。但是,不少经济学家认为,美欧经济出现W型复苏的可能甚大。换言之,随着政府退市措施的展开,经济会有二次探底。的确,目前美欧经济的复苏,仍停留在纸面上的GDP的复苏,就业形势依然严峻,消费反弹乏力,银行信贷裹足不前,私人投资持续低迷。
    在2010年,银行的信用卡坏帐、商业贷款坏帐、甚至住宅贷款坏帐均会上升,实体经济的内在增长动力确实不足。然而,悲观者的两次探底预言的前提,是政府的财政、货币政策上的支持力度转弱。
    陶冬认为,主要经济体的退市时间表,肯定与实体经济的恢复情况挂钩,经济不先稳定,政策未必会全面退出救市计划。虽然部分在金融危机中受伤较轻的国家,会将利率推向正常化,但是美欧日的利率水平相信在2010年的相当时间不会上扬。中国的加息也会十分谨慎,以免热钱涌入。从回收流动性,到提高利率,再到金融环境正常化,需要一个过程,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这就决定了全球流动性泛滥情况仍将维持。
    陶冬认为2010年实体经济的增长会好过市场预期。经济增长虽然估计会慢过2009年第四季的强劲反弹,但是那不过是增长复苏中的回抽,而非第二次探底。如果用W型来形容经济走势的话,W中的第二个V的底部应该可以明显高过第一个V的底部。瑞信将2010年全球GDP增长,预测为4.1%,不仅较2009年的-0.8%是一个强劲反弹,也好过2008年的2.9%,贴近过去十年4.5%的增长平均水平。实体经济的增长会趋向平稳,不过不要忘记增长动力中有许多人为因素、政策支持。
    陶冬认为,相对于实体经济的平稳恢复,金融市场可能比较动荡。美元走势会在2010年主导市场的发展。美元反映着美国经济的复苏情况,联储宽松政策的进退;美元也折射着资金的流向,全球利率的此消彼长。美元汇率上的变化,更直接牵动着套利交易(carry trade)的潮起潮落。由于美元持续贬值,加上超低的利率水平,美元迅速成为套利交易的借贷货币。一旦美元升值,势必触发套利盘平仓,而此带来商品市场、新兴股市、高息货币的大幅动荡。相信美元走势是2010年市场的最大变量。
    目前的股市升势,与估值的历史平均水平并不匹配。资产价格飙升的合理解释,是利率水平超低,投机炒作的机会成本极低。归根到底,今天的市场是由流动性驱动的,在需求和盈利全面恢复之前,流动性仍将主导金融资产价格。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危机中新兴市场经济所受伤害较小,经济反弹势头强劲。尽管美欧发达国家仍靠政府与央行的刺激政策来稳定经济,新兴国家中相当一部分国家已经接近恢复到雷曼倒闭前的情景,部分地区房地产甚至有过热之虞。这就决定了新兴市场的经济复苏快过发达国家,那里的金融价格升势好过发达国家。不过新兴市场仍受全球资金流动性的制约,热钱在新兴市场股市十分活跃。同时,部分新兴国家通货膨胀升温,央行的货币政策开始在另一条战线受到挑战。
    当资金开始猜测联储何时以及如何收回流动性时,也许市场动荡就会开始。在2010年,经济趋向平稳,市场却可能比较动荡。


            

发表时间:2010-01-22 文章出处:叶子摘自经济研究所编《经济走势跟踪》2010年第2期 责任编辑:叶子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