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理论视点 >> 经济研究 >> 正文
“通过激励机制促进低碳发展”国际研讨会综述
文章作者:赵行姝 庄贵阳 作者单位:中国社科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 

    2006年2月1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在北京召开“通过激励机制促进低碳发展”国际研讨会,来自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及企业界的代表共40余人参加了会议。“低碳经济”概念首先由英国提出,其实质是能源效率和清洁能源结构问题,核心是能源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目标是减缓气候变化和促进人类的可持续发展。低碳经济实际上是希望依靠技术创新和政策措施,实施一场能源革命,建立一种较少排放温室气体的经济发展模式,从而减缓气候变化。本次会议主要涉及到两项议题:第一,当前英国和美国(主要是加利福尼亚州)以激励机制促进低碳发展的具体实践及其经验与教训;第二,中国经济低碳发展的激励机制和实践效果,包括中国的小水电发展和SO2排放交易中的早期实践,以及中国CDM(清洁发展机制)在国际市场中的地位和作用等。
    1.国际促进低碳发展的经验与启示
    英国碳基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Michael Grubb教授发言的题目是“英国能源政策与碳基金——迈向低碳经济”。碳基金是一个由政府投资、按企业模式运作的独立公司,成立于2001年。其目标是通过帮助商业和公共部门减少CO2的排放,并从中寻求低碳技术的商业机会,从而帮助英国走向低碳经济社会。碳基金的工作重点集中在减少碳排放上,中短期目标是提高能源效率和加强碳管理,中长期目标是投资低碳技术。Michael Grubb博士认为,英国只有通过更为清洁的能源和提高能源效率才能实现《能源白皮书》中的能源和排放目标,而对于英国来说,风能无疑是一个重要的选择。随后,Michael Grubb博士重点介绍了碳基金的组织机构和运行管理情况,并分析了碳基金在实现气候变化商业价值中的巨大作用。碳基金的主要资金来源是英国的气候变化税,主要投向3个方面:一是促进研究与开发,二是加速技术商业化,三是投资孵化器。Michael Grubb博士认为,发展低碳经济离不开战略性框架、有效的实施机制、持续的政策工具这三个要素。
    来自美国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的Lynn Price女士详细介绍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应对气候变化所采取的行动。为了更好的理解当前加州的气候变化政策,她首先对加州的经济和能源以及温室气体排放状况做了简要介绍,并回顾了加州过去在能效、节能方面所做的众多努力。根据Lynn Price的介绍,加州政府已经制定了严格的排放目标:加州自愿在201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降低到2000年水平,在202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控制在1990年水平,2050年要在1990年排放的基础上实现80%的减排。为实现上述宏伟目标,加州已经积极开始行动,采取了如下措施:通过“加州气候行动登记”(CCAR)体系对温室气体排放建立记录;制定自愿性减排目标;积极参与“西海岸三州联合减缓气候变化战略”;开展各种公用事业的需求管理项目;鼓励购买高能源效率的产品和汽车;支持气候变化研究;等等。加州已于2005年6月成立了气候变化行动小组(CCAT),正在对各种经济政策工具进行考察与研究,以便实现加州的减排目标。
    来自荷兰的专家Kornelis Blok教授介绍了欧盟温室气体排放贸易的近期实践与经验。欧盟排放贸易制度是一种仅仅针对CO2的“限额-排放贸易”机制,分2005-2007年、2008-2012年两个阶段进行,并且具有强制性。这就是说,欧盟成员国中,违反规定的国家将受到每吨碳40-100欧元的处罚。各成员国要按照既定的规则,制定各国的CO2排放国家分配计划(NAP),即给相关成员设定一个排放上限;各国要根据自己的情况作为排放份额的买方或卖方参与欧盟的排放贸易市场。Kornelis Blok教授同时指出,迄今为止,企业还没有能够充分认识国家分配计划(NAP)对竞争力的影响。企业一方面要求政府给予一定的时间宽限期,另一方面, NAP一旦形成,企业也积极准备应对的长期战略。Kornelis Blok博士对CO2交易对各种能源价格的影响做了一个估算。他认为CO2价格具有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企业的反应。最后,他还就继续完善CO2分配制度、加强CDM的作用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想法。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教授Terry Barker先生则把关注点更多地放在了技术上,他应用复杂的、综合的模型深入分析了加速技术变化对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重大影响。Terry Barker教授首先指出两个事实:未来的化石能源消费将继续增加,由此将导致危险的、不可逆转的气候变化风险;现有的各种减排行动代价高昂难以实现预期目标。因此,他认为,我们必须寻求新的、有效的经济工具,即开发各种能够促进相关技术变化的政策工具。Terry Barker教授还通过模型给出了几种不同情景,以用来说明“诱致型技术变化”(ITC)对长期温室气体排放和减排成本以及GDP增长的显著作用。
    2.中国经济低碳发展的激励机制和实践效果
    中国虽然没有明确提出低碳发展,但是实践中的一些做法完全符合低碳发展的内涵。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的吴向阳博士根据中国激励政策的发展变化,将建国以来中国促进小水电发展的政策归纳为三个阶段,即补贴为主的激励政策阶段、一揽子激励政策阶段、农村电力市场自由化阶段。他考察了各个阶段激励政策的效果,同时也对不同阶段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剖析。他指出,以补贴为主的政策,由于国家财政收入有限,因而补贴相当于小水电的发展来说有可能不足,而且容易产生资本效率低下的后果,还有可能导致地方政府之间为获得国家补贴而采取不正当的竞争手段。从1980年到1998年是小水电加速发展阶段。在这一阶段,国家采取了综合的经济激励手段,取得了相当的效果,但是出现的问题也不少。由于激励政策的不一致、激励政策没有机制化和小水电市场分散等原因,致使产生农村电网设备陈旧、电力供应质量不佳、电力供应可靠性不强、电损较大等不良后果,最终导致终端供电价格过高,农民用不起电。自1998年至今,是农村电力市场自由化阶段,企业渐渐成为小水电发展的主导力量,而国家财政支持开始下降,取消了农村水电专项贷款。一系列的政策改革,使得2003年中国小水电装机容量达到34661.4MW,发电量达到977.95亿kWh。根据吴向阳博士的研究,激励机制无论是在计划经济时代还是在市场自由化阶段,均对中国小水电的发展从而对低碳经济发展发挥了重大作用。
    来自华能井冈山电厂的张安华博士从宏观层面对中国火电行业的SO2排放以及交易进行了全面考察。他说,2005年中国火电行业的煤炭消费高达11亿吨,大约占同期中国煤炭消费总量的50%;2005年中国发电总量达到2.4747TWh,其中,2.0180TWh来源于煤炭发电,约占81.5%。他发现,中国的SO2排放交易存在以下四大问题:跨行政区交易存在障碍、SO2配额分配的公平性问题、SO2排放的在线监测问题、火电行业的定价体系与SO2排放交易之间的相容性问题。对此,张安华博士提出一些有针对性的政策建议:比如培育真正的SO2排放市场、建立SO2排放存储机制、对SO2排放进行实时监测、根据排放情况适时调整SO2排放份额等等。
    美国环保协会的张建宇博士从微观角度入手,考察了中国开展的SO2排放交易的具体示范项目,并从这些示范项目中总结经验和教训,指出了中国所面临的挑战。他认为,从地图上看,中国酸雨问题严重地区正是火电电厂密集地区。2004年,由SO2排放进而酸雨引起的经济损失高达150亿元,这已经引起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中国政府环保局(SEPA)、发改委(NDRC)、外交部(MOF)、国家经贸委等纷纷出台多项政策措施,比如从点源控制转向面源控制、对火电厂厂址提出要求、对污染进行收费、开展污染监测等等,试图改变这一状况。SO2排放交易的示范项目也是应对酸雨问题的一项重要举措。事实上,早在2001年,中国就成功开展了本溪和南通的SO2排放交易示范项目。其中共发生了9项交易,交易量大约40000吨SO2,交易金额高达6900万人民币。鉴于SO2排放交易对经济与环境的巨大促进作用,中国在“十一五”规划中明确提出“酸雨控制计划”,即要在电力行业全面实施SO2排放交易。当然,中国要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容易,需要应对诸如如何处理地方空气质量与酸雨控制的关系、不同法律规定或要求之间的一致性问题、国家环保局和地方环境机构之间的协调等多项严峻挑战。
    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庄贵阳副研究员重点分析了中国在全球碳市场中的地位和作用。为了更好的说明CDM在中国的机遇与前景,他首先对全球碳市场的基本情况,包括碳交易的类型、数量和价格等进行了详细介绍。根据庄贵阳博士的研究,当前,由于管理、公众意识、不确定性等众多原因导致中国在世界CDM市场上稍显落后。截至2006年1月17日,在全球已经生效的CDM项目中,只有3项来自中国,远远低于印度和巴西,甚至低于墨西哥和智利。主要原因在于,中国政府希望CDM项目不要成为发达国家廉价的减排工具,而是也要能够促进发展中国家的可持续发展。中国政府正在采取进一步措施,加强促进CDM发展的各项相关努力,希望把潜力逐步变为现实。国家“十一五”规划中明确提出降低20%能源强度的目标,发改委已经从9个部门选取了1000家能源密集型大型企业,作为提高能源效率的重点企业。这对CDM项目开发来说不啻为一个好机会。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的陈迎博士对中国借鉴碳基金经验做了相当有启发性的思考。他认为,伴随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不断加快,中国对能源的需求也必将快速增加,中国的持续发展将不得不面对国内外资源、环境等多方面的压力和挑战。迄今为止,中国还没有任何以碳为核心的激励政策,英国碳基金的做法似乎很值得中国仔细研究。碳基金的功能之一,就是帮助企业对气候变化有一个全面、深刻、科学的认识。要想成为一个在全球有竞争力的企业,中国企业的关注点应该是全方位的,除了企业的经济成本和法律规定之外,还需要对企业的社会责任和形象有所考虑。同时,还必须要具有战略眼光,能够预测潜在的经济活动方向。碳基金的第二个功能是有助于在参与各方之间,主要是在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咨询公司、大学与研究机构、公司、贸易协会、媒体、投资公司等机构之间,建立一种长期的、良好的战略型伙伴关系。陈迎博士在借鉴碳基金经验的基础上,对在中国建立一个与此类似的激励机制,即“中国碳基金”进行了颇有价值的探索。她认为:如果建立“中国碳基金”,可以分阶段进行,首先在主要工业部门开展进而扩展到全体部门;CDM的部分收入可以作为其资金来源,或者建立新的税种,或者整合现有的各种基金。陈迎博士还根据中国国情,对“中国碳基金”的作用领域、服务类型等提出一些很有针对性的政策建议。

 (赵行姝: 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庄贵阳: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发表时间:2006-03-15 文章出处:不详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