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理论视点 >> 社会政法研究 >> 正文
发展企业年金与构建和谐社会
文章作者:郑秉文 作者单位: 
    我国建立企业补充保险的历史只有十几年,而将企业年金正式采取DC型信托模式则只有一年多的历史,且,如果从劳动社会保障部公布第一批获得企业年金“执照”的金融机构名单开始算起,从法律的意义上说将之正式交由市场运作则只有几个月的时间。
    尽管我们刚刚起步,但是,我们毕竟已经认识到了建立和大力发展企业年金这个第二支柱的重要意义:它是完善社保制度和深化社保制度改革的一个重要举措,是保证退休人口收入来源多元化的一个重要措施,建立DC型积累制的企业年金账户资产是我国构建和谐社会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至少,我们应当从如下几个方面来认识大力发展企业年金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的作用:
    第一,发展企业年金是建立“资产社会”和“所有权社会”的一个重要举措,是建立和谐社会与和谐资本市场的重要战略举措。国际经验反复证明,建立一个“资产社会”也好,提倡“所有权社会”也罢,它都是构建公民社会的一个经济基础;同时,还应该看到,它是提高工人阶级社会责任感和加强社会责任心的一个物质基础;进而,可以把它看成是构建和谐社会与和谐资本市场的一个重要战略举措。文明社会的一个重要标志应是建立起一个个人金融资产的财产制度体系。
    第二,发展企业年金是对我国目前建立的DC型完全积累制的企业年金制度来讲,个人账户等于是对长期个人金融资产的积累,这笔个人财产具有继承性和永久性的特点,它的财产权是明晰的,所有权是法定的,归属权是勿庸置疑的。所以,企业年金个人账户资产就是一笔个人所有的金融资产,是每个社会成员个体与社会经济制度之间建立紧密联系的一个桥梁,是参与社会和关爱社会的一个纽带;适当数量的个人金融资产是社会发展与社会稳定的需要。当人们享有一定的金融资产和财富积累的时候,他们的思维方式与行为准则都会随之悄悄地发生变革,其产生的心理效应和社会效应远远不亚于其同等数量的当期消费和收入。
    第三,发展企业年金有利于减少社会贫困度和扶助社会弱势群体和弱势阶层。企业年金个人账户资产的作用对许多社会群体和阶层都可起到意想不到的巨大作用,起到增加额外的保护作用,例如,对鳏寡老年人可以获得继承下来的个人财产,对离异群体可以改善他们的生活能力与质量(因为婚内积累的资产拥有共同的财产权),可以提高低收入群体进入老年生活阶段以后的生活标准,等。这些功效是任何公共部门难以提供或者即使提供了但也难以同等奏效的。这是因为,对绝大部分弱势群体家庭来说,摆脱和消除贫困的方式除了通过“低保”等“被动式”的、“家计调查式”的收入和消费的途径以外,企业年金个人账户资产积累更能够起到“主动的”和“积极的”正面作用(例如减少了“家计调查式”补助所产生的“羞辱感”等),提高人们的社会自尊与自爱程度,可以大大减少社会“赤贫”的比例。
    第四,发展企业年金有利于促进社会分配公平和消除家庭资产分布不均和收入不公的现象。企业年金个人账户资产建立以后就等于把社会基本养老保障制度延伸成为可以继承的一笔资产,等于为许多人建立了一份额外的金融资产保障体系,进而为每个家庭建立了一个有分有合的保障体系,从而扩大了全社会的家庭资产比例,提高了收入公平性,促进了分配之间的不公现象。
    第五,发展企业年金是对诸如婚姻可持续性和对少数民族之间(例如参与全国大市场的激励程度等)的经济地位差距甚至对国民教育的可控性等都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有利于提高个人教育水平和提高文化修养的追求,促进社会整体文明程度的进一步提高。
    第六,企业年金个人金融资产的建立和积累对个人福利水平的提高具有正面的效应,从全社会的角度看将无疑会提高福利总收益;这些福利效应不仅是这些财产本身所能够提供的物资形态的退休收入,而且,它的作用往往超出了这笔资产本身,它将进而导致观念上、思维上和行为上的重大变革,使账户资产持有人在退休前对退休后充满信心,在退休后对未来生活充满希望,使传统产业工人阶级的社会地位与经济地位无论在形象上和心理上,还是在物资上和公众中都得到改善、净化与升华,从而促进了全社会的和谐程度。
    因此,建立企业年金不仅是工会的一个责任和义务,也是企业集体协商的一个基本内容,是工人的一个基本权利:对工人来说,它必将增强其当家作主的主人翁意识。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发表时间:2005-12-05 文章出处:不详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