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理论视点 >> 文史哲研究 >> 正文
求真务实,继续深入开展中国当代宗教研究
文章作者:冯今源 作者单位: 

中国当代宗教研究四十年概述

    新中国成立以来,尽管党和政府历来重视宗教工作,制定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并不断贯彻落实和完善这些政策;但是,在当代宗教研究方面却始终是一块空白,根本谈不上有计划、有系统、有深度的学术研究。非但如此,在不短的时期内,宗教研究,特别是当代中国宗教研究,无形之中竟然成为一个禁区。当代中国宗教研究,严格说来,是在世界宗教研究所成立以后才开始的。
    1961年1月23日,毛泽东明确提出:“我赞成有些共产主义者研究各种宗教的经典,研究佛教、伊斯兰教、耶稣教等等的经典。因为这是个群众问题,群众有那样多人信教,我们要做群众工作,我们却不懂得宗教,只红不专。”1963年12月30日,他在一个文件上写下一段重要批示,对于“国内没有一个由马克思主义者领导的研究机构,没有一本可看的这方面的刊物”,对于至今影响着广大人口的世界三大宗教“我们却没有知识”等现象,表示不满。遵照这一重要批示精神,周恩来亲自领导筹建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宗教研究机构——世界宗教研究所;并且明确指出,我们不仅要研究各种宗教的历史、理论、现状,而且要深入地研究各种宗教的教理、教派、教义,要真正地懂得宗教。40年来的实践证明,当年党中央关于成立世界宗教研究所、加强宗教研究的重要决策,是英明的、正确的;它开启了我国当代宗教研究禁区的大门,为我国当代宗教研究工作者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学术平台。遗憾的是,刚刚成立的世界宗教研究所还未能开展工作,就被突如其来的“文革”运动“横扫”到干校去了。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研究工作得以恢复,我国宗教研究事业的春天到来了。然而,由于受极“左”思潮的影响,我们的学术研究道路也曾走过一段弯路。
    “文革”结束后,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领导下,世界宗教所从制订科研规划入手,从“积累资料、培养人才”做起,踏踏实实地做科研基础工作。对于后来当代宗教研究产生较大影响的主要有这样两件事:一是1978年10月编辑了《马克思 恩格斯 列宁 斯大林论宗教》一书,并于1979年7月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正式出版、内部发行;二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本专业研究宗教的学术期刊《世界宗教研究》1979年8月正式创刊。此后不久,黄心川、戴康生等编著的《世界三大宗教》于1979年8月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发行,世界宗教研究所宗教学原理室也陆续编辑出版了《宗教•科学•哲学》[1] 和《宗教•道德•文化》[2] 两部论文集;南京大学学报编辑部于1982年7月以“南京大学学报丛书”的形式内部出版发行了中国无神论学会编辑的《无神论论文集》,其中一些重要理论文章都是世界宗教所科研人员撰写的。实事求是地讲,这些学术成果对于冲破当时仍然存在的学术禁区,启发和活跃人们学术思想,有一定积极意义;但由于受“文革”时代影响,很多人并未从极“左”思潮中真正解放出来,未能对宗教问题特别是新中国社会主义社会宗教问题进行实事求是的调研与思考,教条主义、形而上学和“两个凡是”的思想方法还在很多人的头脑中起作用,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学风还严重存在,因此在这些作品中,充斥着对宗教“革命大批判”的火药味。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拨乱反正,推动全国开展了有关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重新恢复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长期性的论述,关于“要反右,更要反左”的论述,关于放弃以阶级斗争为纲、将战略重心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和“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50年不变的论述,端正了全党的思想,统一了全党的认识。在这种背景下,一方面,党在宗教方面的拨乱反正工作得以进行,并于1982年出台了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中央19号文件;另一方面,从1979年至1993年,理论界、宗教界、党政工作者围绕着如何认识宗教、如何认识“宗教五性论”、如何正确处理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如何全面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等一系列问题展开了广泛、深入的讨论。传统的思想禁区打破了,传统的思想观念转变了,教条主义、形而上学、“两个凡是”的思想方法被否弃,宗教社会作用的正面价值与积极因素受到越来越多的理解和重视。在这方面,学术理论界固然做出了很大贡献,而宗教界学者和老一辈革命家的贡献也绝不可低估,罗竹风、赵朴初、丁光训、萧志恬等人发表的许多重要文章、讲话、意见,提供了正确的理论导向,其功甚伟。
    与理论工作者积极研讨涉及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等一系列宗教理论问题同步进行的,还有以下几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一个是宗教调研活动的逐步开展;另一个是宗教理论工作者、宗教事务工作者与宗教界人士三支队伍相结合,共同探讨中国当代宗教问题;还有一个是,理论工作者陆续翻译、引进境外宗教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人类学家的许多成果,开始对宗教进行多学科的综合研究。
    长期以来,我国宗教理论界一个致命弱点就是严重地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很多宗教理论工作者,对于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宗教实际缺乏基本的认知,往往从本本和概念出发,对马克思主义导师的话断章取义,进行简单的“逻辑推理”,提出一些所谓“重要的宗教学理论框架”和“对宗教本质的批判”。因此,他们认定宗教永恒不变的本质就是其消极性、麻醉性、排他性、欺骗性、反动性;而广大信教群众都是一群目不敢视五色,耳不敢听五声,精神萎靡不振和思想僵化的芸芸众生。在有关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形势下,特别是在小平同

   
发表时间:2005-12-20 文章出处:不详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