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理论视点 >> 文史哲研究 >> 正文
论执政党的先进性与执政能力——由苏共垮台的历史教训想到的
文章作者:吴伟 作者单位: 
 文章提要:苏共垮台的历史教训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未能始终保持党的先进性,由此而导致了党的执政能力的削弱,并最终丧失了党的执政地位。苏共的历史证明,一个政党的先进性不会是一成不变的,先进性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和文件上,更为重要的是必须体现在实践上,真正在人民群众的心目中树立起先进性。这就要求执政党根据新的形势和新的要求,不断加强思想建设、组织建设和制度建设,使党的执政地位不断得到巩固和加强。
  关键词:苏共垮台  历史教训  先进性  执政能力

    执政党执政能力的加强,首先是与这个党能否始终保持先进性,始终注重先进性建设密切相关。把先进性和执政能力联系起来,既抓住了执政党建设的根本,也抓住了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的关键。曾作为执政党领导苏联70多年,拥有党员1800万人的苏共,为我们提供了借鉴和警示。
    一
    苏共逐渐失去思想理论上的先进性,首先是从对马克思主义进行僵化的理解和教条化的运用开始的。斯大林时期,伴随着激烈的党内斗争和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的形成,把马克思主义凝固化和教条化的思想方法日益盛行。这一时期提出的“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理论,虽然有增强党和工人阶级建设社会主义信心的政治现实意义,但是,建成这种社会主义突出的和占中心地位的标准,是生产关系的变革和阶级关系的变化,而不是生产力的发展和提高。在这一理论指导下,又提出了用超经济的手段迅速实现工业化的思想,以及用牺牲个体农民利益超越阶段实现农业集体化的思想。结果,苏联追求的是生产力低水平上的工业和农业的统一,在生产力低水平上实现的农业集体化和公有制。这种不是把发展和提高生产力放在突出位置上的社会主义模式,带来了国民经济畸形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缓慢等等严重问题,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形式上的社会主义,是人为降低了标准的社会主义。
     赫鲁晓夫时期,迈出了破除迷信,进行改革的最初步伐;思想上的“解冻”给苏联社会带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但这时期的改革,仍没有彻底冲破传统教条的束缚,也没有对苏联式的社会主义模式进行根本性改革。同时,在农业和工业管理体制上的改革,以及党的组织原则和结构上的变动,明显出现了政策上的摇摆和反复,反映出苏共领导人理论上的苍白和指导思想上的混乱,也使广大党员和群众感到迷惑和无所适从,党的先进性自然无法体现。勃列日涅夫时期,尽管提出了“发达社会主义理论”,勾勒出一幅满足人们物质和文化需求的美好“蓝图”,但这一“理论”毕竟是建构在对社会主义僵化的理解和斯大林模式的基础之上的,它不是对斯大林模式的突破,而更多的是一种回归。于是,高度集中的管理体制得到进一步加强,官僚主义、机构臃肿、效率低下现象日益严重,领导干部终身制,以及相伴而生的特权与腐败,不仅使党失去了活力,而且直接损害了党的声誉和影响力,党的领导地位和执政能力由内而外受到削弱。尽管党员人数还在增加,党的各级组织系统还在扩充,但已经很难说是一支先锋队,也无法真正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也进行了改革,提出了“加速社会经济发展战略”。表面上看,他抓住了发展经济这个“要害”,但具体做法还是首先加速机器制造业发展,没有改变重工业的发展速度高于轻工业和农业的局面,仍然没有跳出苏联传统模式的误区。在政治改革中,苏共的指导思想和纲领出现严重偏差。面对实行议会制、多党制的新情况,苏共中央提不出什么可以吸引人的先进思想和理论主张,造成了广大党员思想混乱。一部分党员,特别是各级党的领导干部,无所适从,很快丧失了政治威信。在1989年3月举行的苏联人民代表选举中,参选的党的中高级干部有20%落选。1990年退党人数从上一年的12万人,猛增到180多万人,另有58万人被开除出党,仅此两项就占了苏共党员总人数的12%。这样,作为党的基本组织细胞的党员个体也迅速丧失了其先进性,难以避免整个党的垮台。
    二
    一个执政党的先进性不仅仅要体现在理论上,更要落实在实践上。能不能、善不善于把先进性体现在实践中,也是检测执政能力的一个重要尺度。
    苏共在执政的不同时期提出过不同的纲领和奋斗目标。斯大林时期,提出过“一国建设社会主义”和在苏联建成没有阶级、没有剥削的社会;赫鲁晓夫提出了全面开展共产主义建设并在20年内建成共产主义,还提出在短时期内在按人口计算的产品产量上赶上和超过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勃列日涅夫则提出了“发达社会主义社会”概念,把苏联已经建成了发达的社会主义社会的结论写入宪法;戈尔巴乔夫在政治改革中提出了“人道的和民主的社会主义”,并且强调“我们的目标是多一些民主,多一些社会主义,劳动者过上美好生活,国运昌盛”。这些纲领和奋斗目标,单从字面上看,似乎都符合追求更完善的社会发展阶段、追求更高的生活内容的潮流。提出这些主张的领导人和苏共的理论宣传机构,也在相应的时期内把它们描绘成先进思想的体现。历史证明,这些思想和理论,既没有给它们的“发明者”赢得长久的政治声誉,也没有经受住苏联社会的实践检验。
 一个政党,特别是执政党,能不能、善不善于把本党的先进性体现在具体的执政活动中,落实到实处,实际上反映出在该党的执政意识中,到底把什么确定为执政的出发点和目标。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等苏共几代领导人,都把争取苏联的强国甚至超级大国地位,与美国争夺世界霸权,作为执政的出发点和首要目标。这样,苏联把主要的资源和财力,投入国防建设,开展军备竞赛,而付出的代价是国民经济畸形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缓慢。苏联一度成为超级大国,成为可以和美国抗衡的国家,但是这种“强大”带有很明显的病态。为了调动群众在低水平生活状态下的劳动热情,苏共往往提出一个又一个漂亮的口号,描绘一幅幅美好的蓝图。但这恰恰与群众的现实生活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久而久之,这些口号和蓝图对群众的吸引力和号召力越来越小,苏共的社会基础在“信任危机”中日益削弱。
    三
    执政党理论上的先进性和善于把先进性落实在实践上固然重要,但同样重要的是怎样保持党的队伍的先进性。党的队伍既是先进性的承载者,又是先进性的践行者。
    布尔什维克党执政以后,党也面临着一系列新的问题和挑战。第一,伴随着党的中心任务从发动革命、夺取政权转到经济建设和管理国家上来,碰到的问题比革命时期更加广泛,也更加复杂,没有成熟的理论指导,也没有现成的经验和模式可以遵循。这就要求布尔什维克党要具有理论探索和创新精神,要善于结合实际创造性地发展马克思主义。在大部分党员文化水平相对较低的情况下,用什么方法教育广大党员,提高他们的思想境界,真正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精髓,树立符合时代要求的执政理念,成为能否不断提高党的质量,始终保持先锋队作用以及巩固执政地位的重大课题。第二,作为惟一的执政党,除了思想建设外,组织建设同样重要。如何发扬党内民主,使每一名党员享有党章规定的权利和履行应尽义务,同时又能使党保持团结一致,直接关系到党组织的健康发展,关系到党能否长久保持生机与活力。第三,大批党员走上了执掌国家各级政权的岗位,在权力增加的同时,需要警惕和防止官僚化习气和作风对党和党员的侵蚀。第四,执政地位和党在国内生活中的影响力急剧提高,使党的队伍迅速扩大,一些觉悟不高,甚至别有用心的人混入党内,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党员的质量和党的纯洁性。这几方面的问题和挑战,归结起来,就是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制度建设三大问题。历史经验和教训表明,苏共正是在解决这三个问题上出现了失误与偏差,逐步丧失了先进性,最终丢掉了执政地位的。
    在思想建设上,向党员灌输的是教条式的马克思主义和绝对化的认识方法。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1938年出版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如社会发展阶段、阶级斗争、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党的建设等作了阐述,很多地方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进行了教条式的归纳和解释。该书思想方法所带来的消极作用是:第一,把丰富鲜活的马克思主义教条化、简单化、绝对化了;第二,扼杀了不同观点和理论探讨的自由;第三,用绝对化的方法,不惜歪曲和篡改历史事实,突出斯大林在所有问题上的绝对正确和反对派的绝对错误;最后,斯大林被“神”化成真理的化身,是各个学科领域的最高权威,成为界定马克思主义还是反马克思主义、科学还是伪科学的惟一最后仲裁者。
    对党员灌输这种思想方法的严重后果,一是模糊了对马克思主义思想精髓的认识,认识问题逐渐习惯于教条化和简单化,面对实践中出现的新问题,要么生硬地用教条去解释,要么茫然不知所措,等待上级下达指示。二是给包括个人崇拜在内的不良风气的滋生泛滥准备了土壤,而普通党员和党的基层组织则渐渐地丧失了主动精神和创造力。三是思想方法上的教条化和绝对化,也使苏共提出的纲领目标和政策方针往往脱离实际,一些“美好蓝图”在付诸实践时被碰得头破血流,成了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
    在组织建设上,30年代的“大清洗”断送了党内民主,使民主集中制名存实亡。苏共逐渐形成最高领导不受任何监督,党内没有真正的民主氛围,普通党员政治人格分裂的局面。“大清洗”的首要目的,是打击和消灭党内的所谓反对派。这些反对派主要是与斯大林在如何建设苏联社会主义的道路、方针、方法上持不同见解,其中不少人忠实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具有独立思考意识。就“大清洗”的性质而言,这是一次采取激烈的阶级斗争方式进行的清党整党运动。
    组织建设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如何在党的队伍不断扩大的情况下,保持整个队伍的纯洁性和凝聚力。苏共自从成为执政党后,党员数量的增长非常快,从发动十月革命时的24万党员,发展到党中止活动时的1800万党员,70多年增长了75倍。随着党的队伍不断扩大,党员的成分也逐渐复杂起来,包括了来自不同民族的多种社会阶层的人员。尽管苏共党章对吸收新党员有比较严格的规定,但仍避免不了让一些投机分子混入其中。随着苏共官僚化程度的加重,一些人更是把入党作为谋取私利的有效通道。因此,以权谋私,腐化堕落等,已经成为孳生在苏共身上的毒瘤。对于党员成份多样化的庞大队伍,苏共没有及时提出一个符合时代发展方向,又能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基本纲领。苏共历史上先后提出过三个党纲,虽然内容有很大变化,但都没有反映出在新情况下,苏共全体党员新的利益结合点有什么变化,或者说靠什么把全体党员团结成一个有朝气的集团。没有一个利益的结合点,在激烈变化的政治形势下,苏共内部发生派别化、联邦化,最终导致分裂就不足为奇了。
    在制度建设上,苏共一直没有解决好执政党如何防止和纠正党内官僚化倾向的问题。苏共从在野到执政,特别是长期的一党执政的情况下,建立起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政治体制。这种政治体制不仅高度集中,而且掌握着国内物质资源,这就使苏共不仅仅是一个政治组织,同时也是一个可以合法地集中和分配物质利益的机关。在长期执政中,苏共的党员队伍日渐庞大,来自不同社会阶层的群众最终都要到苏共中实现和发展自己的政治生命,其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人看中苏共惟一执政党的特殊地位,把加入苏共作为实现个人利益的敲门砖和阶梯。面对官僚化和党的成份复杂化的实际情况,苏共领导层没有解决好由此产生的种种问题,是导致苏共丧失先进性并最终丢掉了执政地位的重要原因。
    苏共执政七十多年,写下了一部由盛到衰、由先进到不先进、由执政党到最后丢掉执政地位的历史,提供的经验和教训令人深思,也给人以启迪。苏共的历史证明,一个政党的先进性不会一成不变的。正如胡锦涛同志指出的,一个政党过去先进,不等于现在先进;现在先进,不等于永远先进。苏共的历史告诉我们,先进性不能仅仅停留在嘴上,写在文件上,更重要的是要体现在实践上,真正在人民群众心目中树立起先进性。这就要求不断根据新形势、新要求,从思想建设、组织建设、制度建设上提供保证。

作者:吴伟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 

   
发表时间:2006-01-05 文章出处:不详 责任编辑:刘爽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