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理论视点 >> 文史哲研究 >> 正文
注重语言调查研究  保护人类文化遗产
文章作者:科研处供稿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 

——“中国濒危语言方言调查研究与新编《中国语言地图集》”取得重大进展

    “中国濒危语言方言调查研究与新编《中国语言地图集》”课题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张振兴研究员、熊正辉研究员和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黄行研究员共同主持,系中国社会科学院A类重大课题,2002年9月立项,第一期工作于2005年按计划完成。
    一、该课题第一期研究进程
    课题组开展工作以来,主要完成了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
    1.绘制语言地图草图的技术准备充分,绘成草图数十幅。课题组已购置了绘制语言地图草图所需的基本设备和软件,现在可以熟练使用ARCgis、MapInfo、Geobeans等地理信息系统软件,并画出了数十幅汉语方言、少数民族语言草图。此外,课题组还根据地理信息系统所带的数据库,重新设计、开发了带有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等各种语言属性的数据库。根据这些数据库,现在可以随时生成不同形式的语言分布图、方言分区图或语言/方言特征图。这些阶段性研究成果为课题的顺利完成奠定了最为关键的技术基础。
    第一期工作已经完成的数据库和语言地图草图包括:汉语方言35幅分区地图和行政区域方言地图的全部数据库,并且绘制了35幅地图草图。少数民族109种语言地图的数据库,其中有46种数据库可以绘制草图,目前正在绘制中。其他数据库正在修改完善中。
    2.全面展开广泛而细致的语言田野调查。为了编制以上数据库和地图草图,课题组汉语方言部分的研究人员分别在内蒙、辽宁、河北、山西、甘肃、新疆、广西、四川、湖南、贵州、海南等省区的大约230多个县市区内进行了方言补充调查。这些田野调查,不仅保证了新地图的新材料、新内容,而且核实并纠正了1987年版《中国语言地图集》中某些有偏差的语言事实。
     少数民族语言部分的研究人员在四川、云南、广西、内蒙、黑龙江等省区,进行了田野调查,对藏缅语族(彝语支、羌语支)、侗台语族、苗瑶语族(苗语、瑶语)、南亚语系、满通古斯语族等少数民族语言进行了补充调查。
    在濒危汉语方言的调查研究方面,已经调查了军话、站话、正话、乡话、九姓话、畲话、蛋家话等七种方言。其中军话、站话已出版调查报告,正话的调查报告正在出版中。
    在濒危少数民族语言的调查研究方面,已经调查了满语、畲语、拉珈语(瑶族)、土家语、阿侬语(怒族)、西部裕固语(裕固族)、尔苏语(藏族)、赫哲语等八种语言。其中阿侬语、西部裕固语研究报告已经正式出版。
    3.完成相关研究成果,整理出若干文献资料。汉语方言研究方面已发表论文20多篇。例如发表于《方言》的:张志敏《东北方言的分区(稿)》、贺巍《中原官话分区(稿)》、鲍厚星、陈晖《湘语的分区(稿)》、周磊《兰银官话的分区(稿)》、王临惠、张维佳《论中原官话汾河片的归属》等;发表于《民族语文》的:黄行等的《语言接触与语言区域性特征》和《濒危语言的结构缺失和替换》等。
    濒危语言方言的专著如:孙宏开、刘光坤的《阿侬语研究》(民族出版社,2005)、陈宗振的《西部裕固语研究》(中国摄影艺术出版社,2004)、丘学强的《军话研究》(中国社科出版社,2005)和陈立中的《站话研究》(中国社科出版社,2005)。
    整理出来的相关文献资料。例如汉语方言方面整理出250多种汉语方言岛的分布以及有关资料,120多个地点汉语方言特征字音的有关资料,400多种最近20年已发表的汉语方言研究资料;又如少数民族语言方面整理出120多种少数民族语言描写性语言调查研究文献,40多种少数民族文字文献资料,55个少数民族历年人口资料,150多个省、地、县级有少数民族分布的行政区划地理资料。以上文献资料在编绘语言地图,写作地图文字说明时是非常重要的参考资料。
    此外,在课题进行过程中,就重点汉语方言如土话、平话举行了两次专题学术研讨会,有效地推动了土话、平话的研究。
    二、第一期工作的主要收获
    (一)关于《中国语言地图集》的编绘
    新编《中国语言地图集》是在1987年《中国语言地图集》基础上编绘的。1987年《中国语言地图集》从理论框架到所反映的方言事实,经过近20年的时间证明,总体上是成功的。但在一些学术问题上也引发了热烈的讨论,这些讨论促进了汉语方言调查研究水平的提高,促进了学科的发展。凡是有争论的地区和方言,都成为汉语方言研究的热点和热门。比如晋语、平话和土话。据不完全统计,有关晋语研究的论著,1987年以前约27篇,1987年至2002年论文增加到287篇,专著50多种。有关平话研究的论著1987年以前只有7篇,1987年至2004年增加了20倍,约156篇,专著也有4种。有关土话的研究1987年以前几乎不为人所知,1987年至2004年,论文达到178篇,专著也有7种。
    1.增加了新内容,纠正了某些语言事实的偏差。与1987年《中国语言地图集》相比,新编《中国语言地图集》增加了新的图幅、新的内容,纠正了某些语言事实的偏差。以汉语方言为例,新图集总图幅达到35幅,1987年图集是16幅。新图集还增加了10幅行政区划方言图;4幅方言总体特征图;5幅方言分区图。增加了新的内容。例如方言总体特征图;方言岛;内蒙、四川西部等新调查地区方言,等等。从草图来看,新增加的内容可能多达50多处。
    纠正了1987版《中国语言地图集》某些语言事实的偏差和印刷误差。第一期工作进程中,随着方言调查的广泛、细致和深入,对方言事实的挖掘更多更深,对方言事实的理解和认识也更加深入,及时补充、核实并纠正了某些方言事实。
    2.充分体现了20年来汉语方言研究的水平。1987版《中国语言地图集》出版20年以来,汉语方言研究的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学科有了很大的发展。最新的研究成果和最高的研究水平要在新编地图集中得到充分体现。比如从不同角度、使用不同的研究方法,比较完善地修正了原来的分区和分类。例如新疆取消北京官话;上海可能独立成为吴语的一个小片;原来一部分韶关土话可能划入客家话等等。从草图来看,这一类的修正可能多达40处至50处。尤其是新图的文字说明,要充分、客观地反映学术界对一些问题的不同意见。例如晋语图及说明、平话土话图及说明、徽语图及说明等。
    3.绘图技术做到自主创新,优良研究资源得以整合利用。1987版《中国语言地图集》绘图由澳大利亚堪培拉大学的专业绘图师绘制而成。新编地图集完全由课题组自主完成。熊正辉研究员能够熟练使用ARCgis、MapInfo、Geobeans等地理信息系统软件,并重新设计、开发了带有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等各种语言属性的数据库。根据这些数据库,可以随时生成不同形式的语言分布图、方言分区图或语言/方言特征图,这不仅为第一期工作的顺利完成奠定了最为关键的技术基础,而且为日后语言学其他方面的研究,比如汉语方言数据库的建立、发展打下了基础。另外,课题组成立之始,就整合全国汉语方言研究的优势力量,投入到该课题之中。
    总之,课题组尽最大努力做好工作,希望通过新编《中国语言地图集》,能够总结1987年以后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研究的主要成绩,反映1987年以后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研究的主要成果,推动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研究更深入发展,推动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学术讨论争鸣的新一轮高潮,展示中国语言和方言的统一性和分歧性特点。
    (二)关于濒危语言方言调查研究
    对濒危语言方言的调查研究,是国际语言学界的一个热门话题,正在引起包括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在内的一些国际组织和机构的高度重视。该课题在我国首次明确提出中国濒危语言和濒危方言的问题,并且把这个问题纳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重大研究课题之中。它向世界语言学界和有关国际机构表明,中国高度重视濒危语言和方言的调查研究,高度重视人类文化遗产的保护抢救工作。
    濒危语言调查研究起步早,也做得好,比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代表处的年度工作报告报道了2002-2004年6种濒危少数民族语言调查工作。文化部“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国家中心”已将该课题的2个濒危语种——西部裕固语和鄂伦春语列为该工程保护对象。
    汉语濒危方言的调查研究起步晚,过去重视不够。该课题首次提出濒危汉语方言的问题,并开展了实际的调查研究工作。根据汉语的复杂性和多样性,给濒危汉语方言下的定义相对宽泛,即现在使用人口非常少,使用范围很窄,受到周围优势方言的强大影响,已经处于明显消亡之中的方言,称为濒危汉语方言。根据该定义,汉语濒危方言的调查研究要做到:选点上符合定义;有合适的工作人员;有统一的调查和整理大纲;根据方言的具体情况,有一定的灵活性;以保存语言事实、语言资料为目的。
    三、第一期工作中的不足或缺点
    1.课题最终成果中计划有若干语言和方言特征分布地图,目前进展不甚理想。主要原因是语言特征,特别是方言特征选项容易,但由于分布广泛,现有材料不足,又难于开展专项调查,所以面临的实际困难很多。今后将重点解决这个问题。
    2.课题的每幅地图,不管是汉语方言图,还是民族语言图,都有一些发展不平衡的现象。以汉语方言图来说,有的地图做的很好,文献资料、实际调查做的都很充分,但有的地图在实际调查方面做的可能就不够,特别是某些方言复杂地区,还必须加强实际调查,获取更多新鲜资料。
    四、下一步的工作方向及面临的实际困难
    1.工作重点:(1)绘制5幅全国图和综合图。(2)绘制4幅语言方言特征图。(3)完成对各幅地图的文字说明。(4)加强第一期草图中的薄弱部分,特别加强实地的语言调查和材料核实。估计至少须对200个地点进行语言方言的专项调查。(5)做好重点图幅,如汉语方言图中的土话平话图,有五种处理办法,选择任何一种处理办法,都是一种挑战。(6)继续完成其他濒危语言和方言的调查研究,以及出版工作。
    2.实际困难:(1)技术支持尚需完备。国家地理信息中心提供的100万数据地图不完整、不配套,给工作的开展带来了极大困难。(2)需要大量的学术投入。下一步还需进行大量的田野调查,濒危语言方言的研究要制作语料库和声像库。做好这些工作都需要大量的经费支持。

发表时间:2006-04-05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