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理论视点 >> 文史哲研究 >> 正文
在平行中与西方哲学平行论的不期而遇——访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扎拉嘎研究员
文章作者:子椰供稿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 


    问:2007年,您撰写的《互动哲学:后辩证法与西方后辩证法史略》出版了。您可以给我们介绍该书的课题来源和立项目的吗?
    扎拉嘎:
谈到《互动哲学》这本书的课题来源和立项,我总是特别庆幸院部批准了“中国各民族文学关系重点学科建设工程”。《互动哲学》这本书就是该“重点学科建设工程”的一个研究项目。立项的目的是从理论上总结多年来我们在中国各民族文学关系研究中的实践经验。民族文学关系属于比较文学领域,探讨民族文学关系理论问题,也就是探讨比较文学理论问题。就这个项目,我们曾经申请过国家社科基金,但是,在匿名评审中被淘汰了。于是,我们就用该“重点学科建设工程”的经费支持了项目的研究和成果出版。当然,这本书也是该“重点学科建设工程”在2003~2008年责任期内的主要成果。由于书中涉及重大哲学基础理论问题,而且是非哲学专业人在研究,因此,如果没有该“重点学科建设工程”,这本书的撰写和出版,都会遇到很大困难。
    问:作为研究少数民族文学的学者,您是如何把其与西方哲学联系起来并给我们提供了这部大作?
    扎拉嘎:《
互动哲学》是一部东西方哲学对话的著作。对话的一方是国内研究少数民族文学的一位学者,对话的另一方是西方从柏拉图到康德到胡塞尔到德里达等一批哲学巨人。我构想出对一个此前在国内缺乏运用史的哲学概念的解释模式,试图将那些运用这个概念却没有给予学理性解释的相关西方哲学巨人都纳入到这个解释模式中,为他们“旧貌换新颜”,证明这个解释模式的合理性。对话的不同寻常构成了这本书的独特景象。在出版座谈会上,有一位研究西方哲学的教授认为,《互动哲学》的作者从实践中提升出自己的观点,“然后直接就去与这些巨人对话”,他是在“拷问这些西方哲学史上的思想大师,逼着他们回答他提出的问题”。这位教授的说法包含多重解释维度,是很有道理的。
    但是,就直接性而言,形成这次独特的东西方之间哲学对话的原因,则是出自我对自己立足少数民族文学研究实践提出的理论和概念的论证需要。从1981年研究生毕业来到民族文学所,我一直主要从事蒙古文学和蒙汉文学关系研究。1984年我出版了第一本书《〈一层楼〉〈泣红亭〉与〈红楼梦〉》,后来又出版了《尹湛纳希年谱》、《尹湛纳希评传》、《比较文学:文学平行本质的比较研究——清代蒙汉文学关系论稿》等学术著作,2005年还出版了与人合作主编的《中国各民族文学关系研究》。我写《互动哲学》的推动力,就是来自我的上述学术研究实践。多年来,我一直想把自己在研究实践中的独特体验,升华到理论层面,并且用适合的概念形式表述出来。2002年,我终于在关于比较文学学科统一性的推理中,形成了一个可以将我此前各种学术思考汇合到一起的比较文学新定义。这个新定义是:比较文学是研究文学平行本质相互关系及其发展规律的一门学科。这个定义的基本意思是:比较文学的各个部分之间,例如,不同民族文学之间的比较研究与文学和哲学之间的比较研究,乃至与文学和自然科学之间在思维形式方面的比较研究,都是靠平行关系将它们联系起来和统一到比较文学学科中的。在这个比较文学定义中包含了一个重要的哲学概念,这就是平行本质概念。后来,我又从平行本质概念推理出平行统一辩证法、逻辑平行律和平行的元结构特征等概念,于是就形成以对平行概念辩证解释为基础的一个哲学概念群。
    当我正准备将这些理论思考结合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撰写成书的时候,产生了一个想法:如果从解释平行关系辩证内涵出发构建的这个哲学概念群是能够成立的,那么它就应该有此前运用史。如果能够找到这个哲学概念群的此前运用史,将对我的解释构成有力的支持。由于国内学术界很少在自然科学领域之外运用平行概念,因此,我就想到去查阅一下国外学者的著作。应该说,我的运气很不错。在我按照这样的想法阅读的第一本书——胡塞尔的《纯粹现象学通论》中,就发现了运用平行概念构建先验现象学的二十多处例证。这对我真是莫大鼓舞。因为,这个发现证实了我的推测是正确的,说明我对平行概念的辩证解释不是孤立的,在地球的那一边,也有学者在从辩证角度理解和运用平行概念。此后,我又陆续发现索绪尔、康德、米德、维特根斯坦、休谟、皮亚杰等人著作中运用平行概念的例证,以及爱因斯坦运用几何学平行关系构建物理学相对论的例证。发现一位运用平行概念构建自己理论体系的学者,就写出一部分,最终就写出了“西方后辩证法史略”。于是,此前并没有直接联系的,西方学术界运用平行概念构建各种理论体系的历史,与我立足少数民族文学研究实践对平行概念辩证内涵的学理性解释,就这样汇合到一起,形成互相解释的独特的东西方哲学对话。在地球这边对一个缺乏此前运用史的概念形成的学理性解释,在地球那边找到了这个概念在缺乏学理性解释下的此前运用史。这样的“不期而遇”应该不会很多。
    研究少数民族文学与研究西方哲学能够联系在一起,其根源是二者之间围绕平行论问题出现了相互对话的可能。这同时也意味着对话已经进入穿越广阔时空的新阶段。我在中学时期特别喜爱数学,大学读的是生物学,研究生读的是“《红楼梦》专业”。来到民族文学所后,长期做不同民族文学之间的比较研究。同时,我从年轻时就一直比较喜爱哲理性的思考。学科背景和嗜好,也是促使我能够将研究少数民族文学与研究西方哲学,从特殊角度联系到一起的原因。
    问:以上您所讲述的也是您在导言中的概括,“在平行中与西方哲学平行论的不期而遇。”您可以给我们介绍该书的主要观点吗?
    扎拉嘎:
这本书的主要观点可以做如下的概括:平行关系是目前为止所构建出的,关于联系、转换、生成、相互作用和共同发展的最为广阔的统一性平台。其一,根据平行关系的辩证内涵提出的平行本质、平行统一、平行律和平行的元结构特征等概念群,涵盖了本体论、辩证论、逻辑学和结构主义等几个哲学基本区域。由于这个概念群都以平行概念为基础,相互之间就不仅在内容上有统一性,而且在语言形式上也有统一性。如果我们将认识也理解为结构,那么,在平行的元结构特征解释中,就包括着关于认识的结构性解释,从而将认识论也纳入到平行统一论中。哲学领域的如此广阔统一性,此前还没有被提升到概念形式。康德提出了辩证推理和逻辑推理之间的平行统一,黑格尔却无法解释辩证法矛盾统一与逻辑学无矛盾统一的关系。列宁认为,辩证法、认识论与逻辑学之间存在统一性。20世纪50年代,苏联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还就此展开讨论,但是,并没有能够从语言形式上实现这几个哲学基本区域的统一。其二,我们通过撰写“西方后辩证法史略”,证实用平行关系可以实现西方哲学从柏拉图到德里达的不同学派之间的方法论统一。其三,我们借助平行关系,实现了几何学、物理学和人文科学之间的方法论统一。其四,我们借助对平行关系的辩证解释,给予中国古代哲学以新维度解释,提供了中国古代哲学与西方哲学之间方法论统一的新形式。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平行统一论适合当代世界潮流的哲学解释学需要。平行统一辩证法也可以理解为共存互动辩证法、多元统一辩证法、和谐发展辩证法。
    从辩证角度理解几何学平行关系是实现上述统一性的前提。几何学是具有可直观性质的抽象空间关系。在几何学抽象空间关系中包含着物理学现实空间关系。牛顿力学和爱因斯坦相对论,都是依靠几何学空间关系的设定推理出来的。设定几何学空间关系的基础是设定平行关系。欧几里得几何学和非欧几里得几何学,就是从设定平行关系区分开的。这样,平行关系就成为几何学和理论物理学的共同基础。注重关系是当代哲学的主要特征。计算机原理和基因学说是建立在关系基础上的。系统论和结构主义也是建立在关系基础上的。平行统一辩证法也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关系辩证法。在胡塞尔式的现象学思辨中,平行关系经常表现为解释例证的方式,显得格外深奥艰涩。但我们可以在对几何学平行的直观中,简单地将平行理解为有间隙的联系,或者联系与间隙的共同在场。其中,几何学平行关系中的不能分离性标志着联系,不能重叠性标志着间隙。所有事物都存在于空间的特殊位置上,并由此而形成与其他一切事物的联系和区别。位置的特殊性既规定了间隙的独特性,也规定了联系的独特性。于是,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简单而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设定:所有事物相互之间都处于有间隙的联系中,亦即处于平行关系中。计算机原理也建立在有间隙的联系基础上。二进制对应电流的“通”与“断”。计算机借助电流的“通”与“断”,实现了大千世界数字化统一。
    平行论是巨大的理论空间。我对平行论的解释还是冰山一角。在《互动哲学》中,主要是靠与西方哲学巨人的对话,才使平行论的深刻而丰富的内涵得到前所未有的集中展现。《互动哲学》的价值可能更在于提出了大量需要研究的课题。例如,平行与结构、平行与系统的关系,就值得进一步探讨。这个课题在《互动哲学》的“范畴”篇也涉及了,但由于我对结构和系统的认识不足,就没有像探讨辩证法和逻辑学那样用力气。其实,平行与结构、平行与系统的关系是极其重要的。平行不仅是元结构和元系统,也是一切复杂结构和复杂系统的丰富内涵。没有结构意识和系统意识,就无法理解平行的魅力。这在“西方后辩证法史略”中是有例证性阐述的。
    问:平行统一概念对中国多民族文学史有哪些借鉴意义?
    扎拉嘎:
中国文学史是多民族文学史。要撰写一部中国多民族文学史,关于“史”的线索就不可能是单一的,而只能是多条的。这多条线索之间在“史”的意义上,只能是平行统一关系。各个民族之间在文学样式方面,在文学发展阶段方面都存在差别。中国多民族文学史不应该忽略不同民族在文学样式和发展阶段上的差别。这里同样存在平行统一问题。此外,在入史的标准和评价的标准上也会出现平行统一问题。按照甲民族的标准,乙民族的某一部文学作品可能很一般,可是从乙民族的标准出发,这部作品却是历史悠久和喜闻乐见的。怎么办呢?只能从平行统一出发,既要有各民族共同的相对一致的标准,又要有兼顾特定民族的独特标准。在这里强调平行统一,也就是既要尊重个性和特殊性,又要考虑共同性。
    问:该书附录了长达十几页的参考书目,可见您在撰写该书的过程中阅读了大量相关著作,倾注了大量心血。可以谈谈您在撰写该书中的一些心得吗?
    扎拉嘎:
撰写这本书确实超常发挥了我的学术潜力。我从不曾设想过自己能够写出这样一本书。无论是撰写之前的长期思考,还是撰写的具体过程,辛苦和煎熬都是在所难免的。在将近三年内,我每每要半夜醒来思考白天未能找到解释方式的问题。这本书中的很多思路都是夜里醒来时才闪现出的。那时,我就赶紧起来做简单的笔记。有时候,一个夜晚要起来数次做笔记。不过,我同时也认为,不应该忽视偶然性因素。在学术发展中,主要是人文科学的发展中,要“巧遇”偶然性,不仅需要主体的持久坚持和发挥自由想象,还需要尊重多样性的环境。
    问:您完成130多万字的著作并取得了良好的学术反响,接下来有什么学术研究计划?
    扎拉嘎:
最近,我完成了“《蒙古秘史》人文精神研究”项目。现在正进行“中国传说时代文化关系研究”。这个项目的思路,最初是在2000年为纪念《蒙古秘史》760周年准备主题报告时产生的。2001年,我已经开始为这个项目做准备。2002年下半年以后,为了撰写《互动哲学》,只好先把它停下来。我相信这个项目能够取得比较好的最终成果。平行论将成为该研究项目的基本方法论。我正在构想多视角、多层次的平行关系,通过充实这些平行关系,在不同文化系统之间进行逻辑的、辩证的,或者结构的比较研究和推理研究。
    问:作为博士生导师,您可以对青年学者提一些治学建议吗?
    扎拉嘎:
我觉得我们已经进入一个知识转型时期。过去,我们比较注重知识密集产生的优势,现在可能正在转向更注重知识结构合理产生的优势。信息时代和知识爆炸,改变着我们与知识的关系。这当然不是说借助电脑就可以学富五车。学富五车与借助电脑实现信息集约是完全不同的。但是,信息时代和知识爆炸,使学富五车已经很难实现。因此,知识结构合理问题就会显得越来越重要。所谓知识结构合理,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密集知识的所处位置是否恰到好处,另一个是密集知识与非密集知识的联系是否恰到好处。就人文科学而言,也包括与自然科学的联系是否恰到好处。当然,这不仅是治学问题,也是教育问题。对此我只是有一点感触,并没有经过深入思考。

发表时间:2008-12-17 文章出处:摘自科研局主办《学术动态》(2008年第21期) 责任编辑:郑瑞萍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