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学部工作 >> 文史哲学部 >> 正文
印证历史 发展历史 坚持严肃认真的治学态度�访我院考古所秦阿房宫考古工作队领队李毓芳
文章作者:黄英 作者单位:科研局 


 考古学专家李毓芳
    今年4月中旬我们有机会来到了我院考古所的西安考古研究室,参观考察了正在挖掘中的秦阿房宫前殿遗址考古工地。
    秦阿房宫遗址为秦都咸阳的上林苑遗址故地,位于陕西省西安市西郊约15公里处,在渭河以南,与秦都咸阳城隔渭河相望,1961年被国务院确定为国家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秦阿房宫是一处规模宏大的宫殿建筑群,是秦王朝拟建的政令中心,也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宏大的建筑之一。经历了两千多年的风雨侵蚀和人为破坏,遗址的保护形势日益严峻。
    在去考古工地的车上我情不自禁地猜想着:李毓芳同志在考古工地会是什么样的形象?她是怎样的一个考古工作者?同来的考古工作队刘振东队长介绍说,李毓芳同志做事做学问都极其认真,而且性格开朗,像年轻人那样富有朝气,精力比年轻人还要旺盛。走近考古工地,我们穿行在纵横交错的乡间小路上,在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麦田中,我们发现远处有人在向我们挥手,同行的刘队长告诉我们说那就是李毓芳同志。走近前来,我们看到了眼前这位中等身材、皮肤黝黑,脸上布满皱纹的女考古工作者,她穿一身深蓝色的工作服,正在秦阿房宫前殿遗址考古工地上领着一拨儿人忙碌着,这就是我院考古学专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李毓芳同志了。只见她走起路来腿脚轻快,说起话来快言快语,没有一点专家的架子。我们奇怪地发现,这么热的天气,她竟然还捂着口罩,见我们疑惑的目光,她说为了防止她的胃病再犯,不得不戴口罩。没有过多的寒暄,她便径直把我们领到秦阿房宫前殿遗址考古工地的挖掘现场。
     李毓芳介绍说,为弄清阿房宫遗址的性质、范围和内部结构,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从2002年10月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联合组建了秦阿房宫考古工作队。考古队本着为保护阿房宫遗址规划提供可靠之科学依据的宗旨,开始了对秦阿房宫前殿遗址进行考古勘探、试掘和发掘工作。从抢救、保护阿房宫遗址的目的出发,考古队首先对阿房宫的核心建筑---前殿遗址开展了考古发掘。她告诉我们“根据一年多来的考古勘探和试掘资料,前殿遗址范围已确定,夯土台基东西长1270米,南北宽426米,现存最大高度为12米。夯土层的厚度一般为5至15厘米,夯窝的直径约5至8厘米。夯土台基的总面积达54万平方米。这是迄今所知中国乃至世界古代史上规模最宏大的夯土基址。勘探面积已达35万平方米。我们采用梅花布点法,每平方米钻探5个深达夯土的钻孔,在挖掘的3000平方米面积中,均没有发现前殿有任何焚烧的痕迹。我们在阿房宫前殿遗址里没有发现一点红烧土、硫渣、草木灰以及秦代的瓦当和瓦当的残块,而且也没有发现秦代建筑物倒塌的堆积层,只存在汉代及其以后的文化堆积层。我们最近又挖了两个新探方,发现了在汉代台基地面之上的唐代及其以后的保存较好的文化堆积层,说明这个前殿遗址台基上就没有秦代的建筑。”
     “我带你们到挖掘方内看一看”,话音未落,年届60的李毓芳同志便敏捷地跳入1米多深的挖掘探方中。她介绍说“工作队在一年多的前殿遗址勘探过程中没有发现一枚当时宫殿建筑普遍使用的秦代瓦当及其残片,从2003年春节过后我们仍然在北墙内侧进行试掘,也没有发现一处被烧的痕迹。在秦咸阳宫,只要挖掘,到处都能见到被烧的红土、灰迹和结块,火烧的痕迹十分明显。在阿房宫前殿台基的勘探和试掘中,其地层的关系基本是耕土---扰土---晚期堆积---夯土台基或耕土---扰土---汉代堆积---夯土台基,没有被火烧的痕迹”。这对于专门进行都城、宫殿遗址考古达30多年的李毓芳领队来说感到非常的奇怪。“这说明当时阿房宫主体建筑没有封顶。” 李毓芳同志说:“我可以肯定地说阿房宫前殿遗址没有发现被大火焚烧的痕迹,通过考古工作,发现项羽当年烧的只是秦咸阳宫的建筑,而不是阿房宫!司马迁《史记》中记载的项羽“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这里的“秦宫室”应当是指“秦代的建筑宫殿”,是指秦咸阳宫而非阿房宫。”
    据李毓芳说,考古队在前殿南侧边缘挖了几条探沟,发现地表以下的秦代地面上还存在着3层南低北高呈斜坡状的“路土”(人走过的路面),均向北伸入了夯土台基的里面。这些“路土”的年代为秦代。她说这些“路土”当为夯筑前殿遗址台基施工过程中形成的踩踏面,是工匠们由南向北运土时所形成的。有人认为,前殿南侧原有大型广场是不成立的。首先,如果有广场,那么这几层“路土”应该到前殿夯土台基的南边缘便会停止,根本不会伸到夯土台基里面;其次,如果有广场的话,那就不可能存在这几层“路土”,因为要建广场,必然要做地面的清理工作,不可能有呈斜坡状的“路土”留存。
    李毓芳介绍说,本次勘探试掘基本搞清了前殿遗址北部边缘的结构,即为带有收分的台面结构,台面最高处有宫墙,墙的一侧或两侧都有倒塌的瓦片等建筑堆积。通过几条探沟的试掘,考古队发现前殿遗址北部边缘由三段夯土墙组成,中段长323米,东段长661米,西段长286米。这三段夯土墙与史书中记载的阿房宫前殿有阿城,“西、北、东三面有墙,南面无墙”基本吻合。
    千百年来我们受唐代大文学家杜牧《阿房宫赋》的影响。“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这些传说,今天得到了反印证。 “考古是用事实补充、修改和纠正文献,不是套用历史文献”,李毓芳这样说。
    李毓芳同志说,从今年春节初七出来到现在已有三个月的时间,她一直工作在西安考古挖掘工地。据她讲,搞考古发掘的就是这样,一年时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野外渡过,远离家庭亲人,生活单调而枯燥,在野外工作时,还要适应风吹、日晒、雨淋、霜冻等自然环境。为了节约有限的经费,在工作、生活方面都要做到厉行节约。在现在租住的农民房子内,每天都还要生活在严重缺水的状态中。但是考古队员们能够发扬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以苦为乐,以苦为荣。由于时间有限,我们这次没能到她在考古工地的住处看一看。李毓芳同志还告诉我们,在考古工地要特别注意人身安全问题,因为当地一些闲杂人员经常就在考古工地附近转悠,她还曾经遭遇到二人跟踪的事情,非常恐慌。考古队员经常遇到这些人抢队员的自行车等等。
   

秦阿房宫前殿遗址发掘工地
 
    当这篇文章即将要发出时,我又见到了刚从西安秦阿房宫前殿遗址考古工地回到北京的李毓芳同志。并对她进行了一次专访。李毓芳同志从以下几个方面充分的阐述了她的意见。
    1.关于阿房宫前殿位置问题
  (1)《史记?秦始皇本纪》载,秦始皇“乃营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作宫阿房,故天下谓之阿房宫。”即明确记述了朝宫建筑在阿房这个地方,故后人称之为阿房宫。在西周就有阿房之称,西周铜器铭文中有“ 京”, 从房声,房、方、旁音近,可以通用。阿房是地名,而阿是名词词头,无实际含义。有的学者推测, 京乃宗周(镐京)旁之京,最先指丰,其后向北扩展,甚至向东扩展到镐之北,仍沿旧名称 或旁;周末或春秋时人称方;战国及秦称房或阿房。 而在渭河以南,丰镐遗址东北,恰有一庞大壮观的秦代建筑夯土台基,面积达54万平方米,该处即应为现认的阿房宫前殿遗址。
   (2)《水经注?河水》:“池水北经镐京东,秦阿房宫西。”经考查,这里的“池水”指西周已有的“彪池”。彪池位于现在的沣镐村西,位于王寺村西南约二里有余。虽历经沧桑,但是,彪池低洼的地势仍能看清,而彪池水向北恰流经一东西向规模宏大的夯土台基之西面,该处夯土台基为现认阿房宫前殿遗址。
 (3)《史记》载,阿房宫前殿建筑在秦上林苑中,其规模巨大、气势磅礴“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 这里司马迁描述的只是阿房宫前殿的核心宫殿建筑之规模,而前殿宫殿建筑的夯土台基之规模就更大了。根据考古调查,自渭河以南,秦岭以北,只有现认的前殿夯土台基最大(东西1270米、南北426米,地面以上现存部分高9米)。
   (4)在现认之阿房宫前殿遗址的东北约1公里处有一宋代以后出现的村庄,称为“阿房村”,而该称谓的由来,是源于现认的阿房宫前殿遗址。
  (5)文献中关于“阿城”的记载,最早见于《汉书》,其载:“举籍阿城以南,??????”师古曰:“举计其数而为薄籍也。阿城,本秦阿房宫也,”  又据宋敏求《长安志》载:“秦阿房一名阿城。在长安县西二十里。西、北、东三面有墙,南面无墙。”该书又引《十六国春秋》载:“苻坚建元二十年(公元384年),慕容冲据阿城。初民谣曰:凤凰凤凰上阿房。坚以凤凰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乃植梧桐数千枚于阿城,以待凤凰之至。”《旧唐书?高祖本纪》载:“乙亥,命太宗自渭屯兵阿城,陇西公建成自新丰趣霸上。”
    在考古勘探和发掘中,已清理了存于现认阿房宫前殿夯土台基北部的“阿城”北墙遗迹。前殿西部和东部因有村庄覆盖,不能发掘。故已无法找到“阿城”之西墙和东墙的遗迹。但据当地群众反映在解放以后还看到过夯土台基西部有一道南北向土墚,高约1米。且土墚东西两侧有碎瓦片,后被村庄覆盖。同样,在台基东部亦存在上述遗迹。故我们认为群众反映的遗迹现象应为:“阿城”之西墙和东墙。又,在现认的前殿夯土台基南部勘探和发掘中未发现南墙的遗迹。这样考古的调查、勘探和发掘之“阿城”资料与文献记载的“阿城”资料是一致的。
    综合上述,现认的前殿遗址夯土台基就是秦阿房宫前殿遗址之夯土台基。
    2.阿房宫前殿遗址未发现被火焚烧的痕迹
自2002年10月至今,考古队在阿房宫前殿遗址试掘和发掘了3000平方米,勘探面积35万平方米(被村庄覆盖之处,除水泥地和砖铺地之外,在花池内、羊圈中、房屋间的空地中等等均进行了密集勘探)。未发现一处在当时被大火焚烧过的痕迹。这一重大考古发现亦与《史记》记载相亦一致。
传说中认为阿房宫被项羽放火焚烧。这种说法未见于《史记》记载。与
此相反《史记》中却有项羽火烧秦都咸阳宫殿建筑的记载,“项籍为从长,杀子婴及秦诸公子宗族。遂屠咸阳,烧其宫室,虏其子女,收其珍宝货财,诸侯共分之。” 即项羽当时对咸阳采取了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又《史记》中载:“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 。在这里司马迁也没提到项羽烧阿房宫。
    考古工作者在秦都咸阳第一、第二、和第三号宫殿建筑考古发掘中,发现了宫殿建筑遗址被大火焚烧的痕迹。由此看来,项羽当时烧的是秦都咸阳宫,而未烧阿房宫,起码阿房宫前殿遗址没有遭到大火焚烧。
   3.阿房宫前殿遗址没有建成      
    (1).根据考古勘探和发掘资料,前殿只完成了夯土台基的建筑。因为:
    A.勘探和发掘中仅发现了台基上面的“阿城”城墙遗迹,墙顶部有建筑,其倒塌堆积中含有大量的秦、汉板瓦片和筒瓦片及少量瓦当。
    B.勘探和发掘中,没有发现前殿夯土台基上面的秦代宫殿建筑遗迹,即未发现秦代宫殿建筑中的墙、殿址、壁柱、明柱、柱础石及廊道和散水及窖穴、排水设施等等。
    综合上述通过考古工作发现阿房宫前殿没有建成,只建成了北墙、东墙和西墙。
    (2).文献中记载秦阿房宫没有建成
    A.从修建时间上来看秦阿房宫不可能建成   
   《史记》载:“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乃营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而三十七年七月秦始皇死于东巡途中。阿房宫的修建工作停止,全部人力调去修建陵墓。二世“元年(即公元前209年)四月,復作阿房宫。”而公元前207年二世自杀。阿房宫的修建工作也就寿歸正寝了。这样阿房宫的修建工作前后最多为四年的时间。从当时的生产工具和运输工具来看,能把阿房宫前殿夯土台基(长1270米、宽426米,面积54万平方米,高12米以上)建成就已实属不易了。按《史记》中描述的阿房宫前殿的主殿“东西500步,南北五十长,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周驰为阁道,自殿下直抵南山。表南山之颠以为阙。” 之宏伟规模,在短短的四年时间内是很难建成的。
    B.文献记载中,从秦始皇晚期至秦二世到秦王子婴的全部政治活动在咸阳宫或望夷宫,而均与阿房宫无关。
   《史记》载:“乃令咸阳之旁二百里内宫观二百七十復道甬道相连,帷帐钟鼓美人充之,各案署不移徙。??????自是後莫知行之所在,聽事,群臣受决事,悉於咸阳宫。”又载秦二世的办公地点在望夷宫。“遣樂将吏卒千馀人至望夷宫殿门,??????二世自杀。”又载子婴之活动地点在咸阳。“子婴遂刺杀高於齋宫,三族高家以徇咸阳。子婴为秦王四十六日,楚将沛公破秦军入武关,遂至霸上,使人约降子婴。子婴即系颈以组,白马素车,奉天子壐符,降轵道旁。沛公遂入咸阳,封宫室府库,还军霸上。居月馀,诸侯兵至,项籍为從长,杀子婴及秦诸公子宗族。遂屠咸阳??????” 從上述不难看出,秦始皇、秦二世和秦王子婴的政令活动均在咸阳或望夷宫,与当时秦始皇当朝宫来修建的阿房宫前殿没有任何关系。这从侧面反映出阿房宫没有建成。若阿房宫建成了秦始皇首先就会从咸阳迁到阿房宫前殿来办公了。         
    C.《史记》和《汉书》明确记载阿房宫没有建成,前殿亦没有建成。
    《史记》载:“於是始皇以为咸阳人多,先王之宫廷小,吾闻周文王都豐,武王都镐,豐镐之閒,帝王之都也。乃营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先做前殿阿房,????阿房宫未成;成,欲更择令名名之。作宫阿房,故天下谓之阿房宫。” 秦始皇原来打算阿房宫建成后再从新选择美好的名子定名,因未建成,此愿望落空。因在“阿房”这里 建筑的宫殿,所以天下人称之为阿房宫。
    《史记》载,二世(元年)四月,復作阿房宫。七月,陈胜、吴广起义,(二年)冬天,因赋税、劳役繁重,民不聊生,纷纷揭竿而起,全国大乱,形势无法控制。於是左、右丞相和大将军建议立即停止阿房宫的修建工程。《史记》载:“右丞相去疾、左丞相斯、将军冯劫进谏曰:‘关东群盗并起,秦发兵诛击,所杀亡甚衆,然犹不止。盗多,皆以戍漕转作事苦,赋税大也。请且止阿房宫作者,减省四边戍转。’”然而秦二世并没有接受他们三人的建议,说“??????且先帝起诸侯,兼天下,天下已定,外攘四夷以安边竟,作宫室以章得意,而君觀先帝功業有绪。今朕即位二年之閒,群盗并起,君不能禁,又欲罷先帝之所为,是上毋以报先帝,次不为朕盡忠力,何以在位?” 不但阿房宫的修筑工程没有停止,秦二世还把两位丞相和一位将军送交司法部门处理。结果右丞相去疾、将军冯劫自杀,左丞相李斯成了阶下囚。可见当时阿房宫并没有完工,工程还在继续进行。(三年)秦二世自杀,阿房宫的修建工作也就停止了。
    《汉书》中亦明确记载阿房宫没有建成。秦“复起阿房,未成而亡。” 
    上述种种文献记载,充分说明了阿房宫没有建成,考古资料进一步表明阿房宫前殿根本就没有建成。
    4.阿房宫考古队今后的工作
    阿房宫没有建成,那末阿房宫考古队是不是就该解散了呢?回答:否!
    考古队首先要搞清现在地表上尚存在的传说中的“上天台”遗址、“磁石门”遗址、“烽火台”遗址与阿房宫前殿遗址是什么关系?其次还要搞清阿房宫前殿周围有无附属建筑?再者,因阿房宫建筑在上林苑内,那末上林苑中的哪些宫殿建筑当时是属于阿房宫的建筑?当然这项工作非常艰难,但是要搞清阿房宫的范围到底有多大,彻底揭开阿房宫的神秘面纱,给国人一个满意的答复,再困难的工作也要去做。这是考古工作者不可推卸的责任。

    背景资料:
    据《史记》中记载说项羽“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唐代大诗人杜牧也曾在《阿房宫赋》中慨叹:“楚人一炬,可怜焦土!”认为覆压三百余里的阿房宫,是在项羽农民起义的烈火之中化为灰烬的。 然而,考古工作者在对秦阿房宫遗址前殿发掘中,并未发现被大火焚烧的痕迹。而此前考古人员在秦咸阳宫(秦始皇在咸阳仿造六国宫殿建造的庞大建筑群)发掘中,却发现了大量的火烧痕迹,证明了这里的秦代宫殿确实被火焚烧过。

发表时间:2004-08-24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