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学部工作 >> 文史哲学部 >> 正文
发扬《现汉》严谨求实、与时俱进的科学精神——访《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修订主持人晁继周、韩敬体研究员
文章作者:黄英 作者单位:科研局 


《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
    由语言所编撰、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于2005年7月底正式发行。现代汉语规范是语言学界的热点问题,也是国家非常重视的一项工作。《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是由国务院1956年指示以确定词汇规范而编写的,以推广普通话、促进现代汉语规范化为宗旨的中型语文工具书,是我国第一部规范型的现代汉语词典。《现汉》体现了很高学术水平和辞书编纂水平,可以说它是汉语辞书发展史上的里程碑。《现汉》第5版的修订工作始于1999年,经过长达6年的编纂修订,使它更具科学性、现代性、实用性和规范性。日前本刊特约记者黄英就第5版修订本的编纂情况、新版特点等采访了修订主持人晁继周、韩敬体研究员。
 
著名语言学者丁声树先生                       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
    问:《现汉》第5版修订的意义是什么?
    韩敬体:
我们词典编写者始终以推广普通话、促进现代汉语规范化为宗旨。规范性的词典必须跟上时代的发展,跟上语言的发展变化,这样才能够较为全面地反映当前语言的词汇的面貌。语言中的词汇是社会生活的各种事物及各种观念、关系的反映,随着我国政治、经济、法制、科技、文教等社会各个方面迅速发展,反映这些发展的汉语词汇也得到较快的发展,新词语、新词义大量涌现。此次修订是历次修订中规模较大的一次,它基本反映了现代汉语词汇的面貌。《现汉》第5版继续保持其原创性的特点,从辞书理论、编纂水平、编校质量等方面都有较大提高,我们力求使其更具权威性、科学性、规范性和实用性。在当前全球学汉语的热潮下,在当前对“现代汉语规范问题”的讨论日益升温的背景下,对现代汉语的统一与规范,对研究、学习与正确应用现代汉语,对扩大我国与世界各民族的交往,都有着重要的影响。《现汉》第5版能够更好地为广大读者和社会服务,为国外的汉语学习与研究提供大的帮助。

《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修订主持人韩敬体研究员
    问:从1999年起至今6年的修订中开展了哪些主要工作以及变化是什么?
    晁继周:
此次修订从1999年起至今6年时间里,最主要的工作和变化可用4个字概括:增、删、标、改。 
    增:随着社会发展,现代语言也在发生着变化,根据我国社会的政治、经济、法制、科技、文教等各个方面的迅速发展变化,新词语、新词义大量涌现,《现汉》第5版增收了6000余条新词新义。
    删:《现汉》第5版删去了2000余条因陈旧而较少使用、不太合时宜的词语和词义。
    标:第一次全面、科学、稳妥地标注词类。《现汉》自发行之初,就不断地进行词类标注方面的尝试,《现汉》第5版在区分词与非词的基础上,尽可能注意吸收近年来语法研究的新成果,同时兼顾多年来语法教学的经验,科学、稳妥地给单字条目和多字条目标注词类。
    改:修改释义和例句,对释义、例句逐条审查,对一些条目作必要修改。释义的修改,主要针对词义发生变化的、词义所反映的客观事物发生变化的和原来的释义不够准确或完善的等。例句的修改,除考虑更准确地体现词语的意义和用法外,更多的是考虑使例句内容更贴近现实生活,更具时代气息。
    问:《现汉》第5版增收的6000余新词新义来源途径和修订增收、删减词语的原则是什么?
    晁继周:
《现汉》作为规范型词典,对收录的新词语恪守积极慎重的选词原则。所谓积极,是说对于那些反映新的事物、新的思想观念的,有影响力的新词,要及时收进词典。所谓慎重,是说《现汉》收录的新词语不同于某些新词词典,它坚持普遍性和稳定性的原则。
    韩敬体:《现汉》第5版收词以规范为目标,有一定的选择性。它增收的是那些流行较为广泛、使用较为稳定的新词新义。从词语意义方面,大致包括以下类别:政治类、法律类、经济类、金融保险类、科技类、农业类、商业类、工交类、军事类、建筑房产类、环保类、动植物类、文教类、影视演艺类、新闻通信类、体育类、医药卫生类、餐饮类、休闲旅游类、社会生活类等。
    新词新义来源于很多方面:
    一是普通话本身涌现出来的。已经在国内外有较大影响的新词,如: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勤政、扫黄、双规、套改、以人为本、政风、咨政、不作为、法律援助、无罪推定、智能犯罪、循环经济等。
    二是从我国港台地区的词汇中吸收的。如:按揭、布艺、搞笑、廉租、猎头、峰会、置业(香港);编程、比拼、互动、整合、双赢、主打、资深、资讯(台湾)等。
    三是从内地方言词语中吸收的。如:蹦迪、大款、侃大山、砍价、神侃、宰人、宰客、砸牌子、栽面(北京话);搞定、跟进、派对、套牢、批租、动迁、割肉(上海话);买单、花心、入围、生猛、煲电话粥、爆满、炒鱿鱼(广东话)等。
    四是由专业术语或行业语通用化而成为一般词语。如:板块、并轨、出线、点击、到位、加盟、界面、聚焦、杀手、缩水、脱钩、越位、蒸发、置换、主旋律、转轨、转型等。
    五是从简称、合称或短语缩略而形成的新词。如:电邮、彩显、动漫、安保、社保、企改、双规、三产、三农、三通、三个代表等。
    六是外语借词。如:酷、克隆、黑客、丁克家庭、德比、香波、伊妹儿(英语音译);寻租、路演、蓝牙、猎头、热键(英语直译);料理、人气、卡拉OK等(日语)等。
    七是古旧词语的起用。在我国内地已经有较长时间不大使用,而现在又起死回生,成为流行词语。如:申论、垂范、福祉、惊羡、履职、履新、耄耋、尘埃落定、羡余等。
    对《现汉》这样一部中型词典进行修订,不仅需要增收语言中的新词新义,同时也需要删去原有的一些相对已经不大合时宜的词语和词义,一方面是为了保持词典中型规模,不能让它的篇幅过于膨胀,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反映语言中的词汇发展变化状况,保持词典较强的实用性。此次修订删减词语的原则是删去那些过于古的、过于旧的、过于偏的和过于“方”的词语。例如:
    ——过古的。基本上是文言字、词,现在难以见到,因而没有多少查考意义的:不逮、裁答、畴日、驰骛、初志、湫隘、训迪、勖励、儇薄等。
    ——过旧的。一般是反映旧有事物或旧观念的词语,现在用不着或极少查用的:本生灯、边币、兵差、二百二(红药水)、假象牙(赛璐珞)、卖大号、民信局、跑堂儿、收生婆、誊写钢板等。
    ——过偏的。包括过于生僻和过于专门的两种情况。前者是指现代很难遇到,没有什么可查性的,如厂丝、尺中、岔眼、炽情;后者是指过于专门,某个学科的专业性极强的术语或某个行业使用范围极其狭窄的用语,不是本词典一般读者需要在这本词典查用的,如:残积、抄造、潮白、肠系膜、尺蠖蛾、热固性、勺状软骨、象形文字论、组织液等。
    ——过“方”的。方言色彩很强,一般情况下难以遇到或极少查用的:阿木林、白相人、拔白、吵子、抄靶子、抄肥、扯手、扯谈、车老板、火老鸦、老家贼、骂山门、捎马子、香胰子、捎马子等。
    此外,还有少数个别消极而易懂的(操蛋、吃枪子),与组成它的词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而在词那里已经出条释义的(吃回扣、吃不上、吃不准、吃馆子、吃零嘴),个别旧的译音词(帮浦、梵亚铃、菲林、米突、拿摩温、普罗列塔里亚、西西)也删减了一些。

《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修订主持人晁继周研究员
    问:《现汉》第5版新特点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晁继周:
《现汉》第5版新特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一、新词语。在第5版《现汉》中,根据近年来社会生活、科学技术以及人们思想观念的发展变化,增收了“博弈、法槌、公投、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亲和力、申论、生态旅游、体认、问责、愿景”等6000余条新词,删去不合时宜词语2000条。全书收字、词总数65000余条。《现汉》第5版在收词方面做到与时俱进,体现了与时代的契合。
    二、词类标注。词类是词在语法上的分类,能够概括说明词的用法。汉语教学,特别是对外汉语教学,以及中文信息处理,都迫切需要汉语词典标注词类。《现汉》第5版科学、稳妥、全面地标注了词类,新版要将词分为12大类,为了体现大的类别中某些词的特殊语法性质,在名词、动词、形容词三个大类中又各分出两个附类。名词的附类是时间词、方位词、动词的附类是助动词、趋向动词,形容词的附类是属性词、状态词。
    三、区分词与非词。《现汉》第5版是在区分词与非词的基础上给单字条目和多字条目标注词类的。就单字而言,只给在现代汉语中成词的标注词类,不成词的语素(包括非语素字)不做任何标注。就多字条目而言,只给词标注词类,大于词的单位,如词组、成语中其他熟悉也不做任何标注。
    四、贯彻语言文字规范标准。《现汉》第5版全面贯彻2002年公布的《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的规定。
    问:编者们现在的工作手段与以前相比有什么不同?
    韩敬体:
我们现在的工作手段与以前相比有很大变化。尤其是收集资料和词条编纂、审改等工作计算机化,利用现代化手段处理词典的收词或增补词语的工作,更为迅速、全面地反映语言中词语的发展变化,这样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我们收录新词新义主要是从大众媒体,如:报纸、刊物,有的出现于广播、电影、电视,有的出现于计算机网络。语言研究所建的词语语料库,是科技进步的产物,为词典编写者提供了方便。
    问:《现汉》第5版在修订中是如何处理继承与创新关系的?
    晁继周:
我对这个问题有很深的感触,我们现在实际上在做前人要做没做成的事,这也是老一辈学者的遗憾。记得吕先生在1992年曾经说:“我想到的是三十年前我主编《现代汉语词典》初稿时候曾经试着做而没有做成的两件事。一件事是区别单字能不能单用,也就是分别词和非词…另一件是在一个词或者一个词的一个义项之后标明词类。”而在《现汉》第5版中,我们这些后继者完成了他要做而没做成的事。《现汉》第5版把词划分为12大类,为了使词类体系更加细化,更加准确、详细地说明词的具体用法,又在大类中分出附类或小类。
    我们编纂《现汉》始终以推广普通话、促进现代汉语规范化为宗旨,科学准确地执行规范,贴近实际,贴近人们的语言习惯,推陈出新,树立科学的规范观。正是由于有吕叔湘、丁声树两位先生的先后主持,有一批具有顶尖水平的语文大家进行审订,贡献才智,《现汉》的整体水平才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且在收词、注音、释义、用例等方面,取得突出的、开创性的成就。也正是老一辈学者的博学多识,勤奋严谨,富于创新的精神不继激励着我们后人,弘扬“现汉精神”,不断开拓创新,继往开来,求真务实,进一步为做好推广普遍话、促进现代汉语规范贡献我们的力量。
    韩敬体:《现汉》凝聚了吕先生和丁先生的心血和智慧,《现汉》所取得的成就是与吕叔湘和丁声树两位学术大师的巨大贡献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以吕叔湘、丁声树先生为代表的老一辈编写者在编纂这部词典上所铸造的这种“现汉精神”就是: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严谨求实的敬业精神,不计名利的奉献精神,齐心协力的团队精神。词典的编纂、修订工作不是“修旧如旧”,语言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的,语言的规范也是动态的,是随语言实践的发展而发展的,因此我们的修订工作应是继承与创新相结合,与时俱进,与时代发展紧密相连,发挥大集体的智慧,使先哲们的精神发扬光大。

1973-2002年在国内发行的《现代汉语词典》的各种版本
    问:在《现汉》第5版的修订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具体困难?
    晁继周:
因为我们现在是退休人员,但我们又是此次修订主持人,这样就存在课题主持人与行政负责人协调的问题,既有分工又有合作。如何完善课题制,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提高青年人员的科研水平,这是我们遇到的一个问题。再有就是我们现在人手比较紧张,下一步我们要考虑充实我们的科研队伍,为开展大的课题研究创造条件。
    问:请问对《现汉》下一步的研究工作有何考虑?
    晁继周:
《现汉》新版出版之日,也是下一版本修订工作的开始,编者们就开始了进一步收集资料,进一步修订工作。此次修订经过较大幅度地增删词条,词典在收词方面基本上反映了目前现代汉语词汇的面貌,能够满足广大读者查考的需要。当然,限于修订人员的水平和使用的资料,在收词删词等方面也存在不足和失误,比如该收而漏收的,或者不该收而滥收、该删而没删的,或者不该删而误删的情况。我们在下一步的修订工作中会不断改进、完善,对于解释错的、不到位的及时修订,同时注意较敏感的词的修订,以使词典能符合读者的需要。下一步我们会考虑如何使我们现在的修订工作计算机化,不断提高工作质量和效率,我们现在已经着手开始这方面的工作。
     随着社会的发展,语言也在不断发展,这些都给词典编撰者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我们应树立《现汉》的权威性,不受市场利益的驱动,永不满足已取得的成就,与时俱进,精益求精,保持《现汉》永久的生命力,编出更高水平的词典。
 
   
发表时间:2005-10-15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