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学术动态 >> 观点综述 >> 正文
“蔡仪学术思想研讨会”综述
文章作者:师雅惠 作者单位:文学所 

    2006 年10月19日是蔡仪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值此之际,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深圳大学文学院、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报》社联合主办的“蔡仪学术思想研讨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召开。
    蔡仪(1906——1992),湖南攸县人,是我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美学家、文艺理论家,中国唯物主义美学的奠基者,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专家形态”的第一人。蔡仪先生生前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中华全国美学学会副会长。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副所长党圣元研究员致开幕词,他指出,此次学术思想研讨会的召开,一是为了纪念蔡仪先生百年诞辰,缅怀先生治学、为人的风范,二是要对当前的文艺学美学的发展如何汲取蔡仪留下的丰厚学术资源进行思考。专家学者围绕蔡仪先生的治学精神、美学思想、蔡仪美学的当代意义以及蔡仪美学的历史评价等几个方面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一、蔡仪美学思想的学理来源
    关于蔡仪学术思想体系。中国人民大学周敦厚教授认为,蔡仪美学的学术思想来源有两个,一是古典美学,二是现代美学。蔡仪是在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对前人学术思想进行批判继承的基础上构建美学体系的。上海社会科学院马驰研究员指出,在蔡仪建构“新美学”之时,马恩经典作家的哲学和经济学著作已经开始在中国传播。马恩经典作家关于文艺问题的有关论述以及列宁论列夫•托尔斯泰的文章先后介绍到了中国。与此同时,俄苏美学和艺术社会学对中国左翼文坛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中国的左翼理论家们开始尝试用一种全新的哲学方法——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来看待和分析社会、分析艺术。这是蔡仪美学得以产生的理论、文化基础。山东师大李衍柱教授认为,蔡仪美学突破了康德以来以人为出发点的研究模式,而以中国传统的天地人合一的模式,从自然、社会、艺术的现实出发,全面地研究艺术与美。另外,蔡仪美学并非黑格尔美学的翻版,而是受狄德罗的影响很深。深圳大学吴予敏教授指出,蔡仪美学的产生,与西方新古典主义以后美学的转型、唯物主义的崛起有关,蔡仪很重视新古典主义以后到启蒙时期的美学家对美的观念、美的规律、美的形式的论述,而不是像人们所以为的那样仅仅关注马、恩、列的思想。
    二、蔡仪美学的历史价值及评价
    与会学者们普遍认为,对蔡仪美学的是非功过,应具备历史的眼光,从它所产生的特定环境、历史语境来进行思考、评判。
    首先,蔡仪美学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中国美学现代化过程中的重要成果。中国社科院哲学所叶子铭研究员认为,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在中国的传播经历了一个过程。20世纪30年代,有鲁迅对苏联文艺思想的介绍,周扬对车尔尼雪夫斯基的介绍。40年代,蔡仪专心用马克思主义观点建立马克思主义美学思想体系即他的《新美学》。这是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里程碑式的著作。上海社科院马驰研究员认为,蔡仪的《新美学》,是中国知识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方法系统地讨论美学体系的第一本学术专著。中国艺术研究院李心峰研究员认为,蔡仪《新艺术论》和《新美学》的诞生,标志着作为一种学科形态的、具有严谨的概念范畴体系和理论逻辑体系并遵循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的美学在中国的形成。蔡仪的美学是诞生于20世纪现代的美学,是20世纪中国特殊土壤中形成的马克思主义美学,具有科学性、规范性、原创性、论辩性、一贯性等一系列鲜明特点。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杜书瀛研究员认为,蔡仪是20世纪40年代中国美学的革新者,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学派的创建者和中国现代美学系统完整体系的设想者、实施者,极大地推进了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学术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所陈燊研究员指出,在国际马克思主义美学发展史上,蔡仪也应占有一席之地。20世纪40年代以前,苏联没有专门研究马克思主义美学的文章。因此,蔡仪的马克思主义美学,在国际美学界是有一定地位的。杜书瀛研究员认为,蔡仪写于1942年的《新艺术论》,是一种崭新的艺术哲学,可以与西方美学史上一些重要的艺术哲学著作如谢林的《艺术哲学》,丹纳的《艺术哲学》、杜威的《艺术即经验》等相提并论。
    其次,蔡仪关于美学具体问题的许多阐释,具有学术合理性和长远的历史价值。《社会科学报》总编辑许明指出,蔡仪美学是在中国需要新理性、新知识的时代,为国人点亮了一盏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灯火;他的《新艺术论》,引领了中国艺术发展中现实主义的潮流;对“美的规律”的探讨,引发了对审美活动的科学主义思考;对“美的观念”的重视、“形象思维”的探讨,是对艺术思维的研究的基础;对自然美的高度重视,使人和自然的和谐关系得到了理论支撑;对社会美、人格美的重视,强调美的人民性理想,凸显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出发点。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钱中文研究员认为,蔡仪艺术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认为20世纪讲马克思主义文论,不能回避意识形态这个纬度。否认文学是上层建筑、意识形态,即是伪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方法。深圳社科院彭立勋教授认为,蔡仪对美感的研究,具有创新性。比如形象思维问题,《新美学》改写本中描述了形象思维的六种表现形态、三大逻辑规律,条分缕析,十分详尽。又如“美的观念”,蔡仪认为,在美的认识过程中存在着“美的观念”。这一意见,强调审美主体的能动性,有力地驳斥了把他的美学归入“机械论唯物主义”的错误看法。
    关于蔡仪对“美的规律”的探讨。深圳大学胡经之教授指出,蔡仪是中国探索“美的规律”的第一人。在完成于1944年的《新美学》中,他将其译为“美的法则”。山东师大李衍柱教授评价了蔡仪美的规律即典型的规律的看法,他认为,艺术有无规律,本身即是一有价值之问题。典型规律是艺术创作,特别是叙事文学创作的规律。在中国,典型问题成为文论研究的热点,蔡仪功不可没。当然,美的规律并不等于典型规律。应注意到美的规律的丰富性、多样性、相对性与绝对性。中央美术学院王宏建教授指出,蔡仪在与实践派美学的论争中,强调规律的重要性,认为实践只是认识真理和美的条件,只有按照规律实践,才能达到美。对规律的强调,是蔡仪美学与实践派美学的最大不同。
    再次,蔡仪在美学、文艺学的普及、美学人才的培养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北京师范大学程正民教授指出,早在40年代,蔡仪就写有《文学论初步》,这是一种“科学的文学论”,可以看作是20世纪中国文论从世纪初以古文论为主要结构形态到解放后的以苏联马克思主义为主要结构形态之间的过渡。而60年代蔡仪主编的《文学概论》,从历史针对性来看,至少有以下三方面的特色:一是具有学科的自觉性,所讲的是“文学带有规律性的知识”,而不是对党的政策的阐释。二是注重整合各种资源,特别是民族资源。三是整体构建的逻辑、客观、严谨、简明。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前任所长张炯研究员回忆了自己协助蔡仪先生编写《文学概论》教材时的经历,指出虽因历史时代的关系,这本教材在某些方面存在难以避免的认识局限,但其体系的严谨,内容的赅博,引证的丰富和论述的简明,至今仍为许多学人所称道。
    最后,对蔡仪美学的历史命运,应放置到20世纪中国文艺思想史乃至世界唯物主义思想史的大背景下去进行理解。深圳大学吴予敏教授指出,蔡仪的美学与西方新古典主义以后美学的转型、唯物主义的崛起有关,他自己对此也有着明确的理论认识。蔡仪美学的被忽视,其大背景是唯物主义、理性主义美学思想在世界的低潮。
    三、蔡仪美学的当代意义
    关于蔡仪美学在当代的理论价值的思考,与会学者围绕蔡仪的自然美论、现实主义艺术论、客观真理论等几个方面展开深入了研讨。
    1、蔡仪美学强调美的客观存在性,肯定自然美就存在于客观自然事物。四川大学冯宪光教授指出,蔡仪唯物主义的美学观,不仅表现在认为美的本质、根源是客观的,而且整个美学体系的基本出发点是唯物主义。蔡仪的《新美学》,对美的事实作了唯物主义的概括,超越了19世纪以来美是艺术美的理解,提出了美是现实美的线索。蔡仪的美学,特别是他的自然美论,应成为当代生态美学建设发展的重要理论资源。
    2、蔡仪有关现实主义的论述在当代文艺创作、文艺批评的实践中有着重要的理论价值。深圳大学胡经之教授指出,如马克思所说,艺术是一种远离物质基础的、更高的意识形态。蔡仪主编的《文学概论》第一章就阐明:文学是反映社会生活的特殊意识形态。在今天,尽管艺术生产和经济基础的关系更加密切,艺术作为意识形态的特殊性可进一步探寻,但文学与社会生活的关系仍是艺术生产的基本问题,这一点,我们的美学、文艺学不能回避。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何西来研究员指出,对现实主义的核心部分——“典型”的精深探讨,是蔡仪学术研究中的突出贡献。人民大学陆贵山教授认为,虽然蔡仪重视现实主义的思想在一个时期里受到了冲击,但文学与社会生活的关系永远不会断裂,现实主义美学永远是个真问题、新问题。社会在发展进步,现实主义就有发展空间,就应该得到尊重。
    3、关于真理的客观性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毛崇杰研究员认为蔡仪《价值真理论质疑》与《客观真理问题》两篇文章,是对真理客观性的强调,与他对美的客观性的坚持是一致的。蔡仪的一生,是追求真理的一生。《社会科学报》许明指出,蔡仪对真理理想的强调,在当前呼唤理想主义回归的思潮中,于我们有重要的启发。
   此外,中央美术学院王宏建教授还提到了蔡仪对形式美、现象美的重视在当代艺术发展中的价值。他指出,蔡仪不避讳谈形式。在《新美学》中,蔡仪将美归结为单象美、个体美、综合美三种。这种对单纯现象的美的重视,与他肯定自然美的思想相一致,值得我们继续探索,从艺术品的色彩、线条、构图等各个方面加以发扬。
    四、蔡仪学术活动与20世纪中国学术精神
    蔡仪半个多世纪的学术活动,留给后人的,不仅是丰厚的理论成果,还有宝贵的学术精神、学术品格。
    中国人民大学陆贵山教授以“尚真”二字来概括蔡仪治学做人的精神:学术研究尚真,对人有真情,对事业真诚。他说,一个学者,一辈子为追求真理而工作,而献身,是非常不容易的。自己虽已进入古稀之年,但仍愿意以蔡仪为榜样,学做尚真的学问、尚真的人。中国艺术研究院李心峰研究员指出,在蔡仪的学术生涯中,尽管他对自己的理论、学说有补充、有修正、有发展、有演变,但却有一以贯之的东西保持不变,具体表现为哲学立场的坚定,基本观点的前后一致,理论逻辑的前后贯通。北京师范大学王一川教授则以切身体验论证了蔡仪学术的恒久魅力,表达了自己对蔡仪美学“迟到的、深刻的转变与敬仰”。蔡仪在当时冒着种种风险写出《新美学》、《新艺术论》,以唯物辩证法作为美学的基石,需要极大的勇气,为在风雨飘摇中追寻自己理想生活方式的中国现代人、现代知识分子提供了一个最可靠的精神选择。蔡仪先生的美学仍能给我们提供一个持久、稳定、坚强的甬落,无论在20世纪还是21世纪,都有助于我们看护自己的生存方式。
    深圳大学吴予敏教授指出,蔡仪治学、指导学生做学问,都坚持从历史事实出发、实事求是的原则。他内心充满了开放性,但是有原则的开放性。如果开放的东西影响到哲学的基本原则、动摇了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基石时,他即要进行捍卫。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文学研究所所长杨义高度评价了蔡仪美学、“蔡仪学派”在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发展史上的贡献,并回忆了自己在写作《中国现代小说史》时,因涉及到蔡仪写作于20年代的一些历史小说《先知》、《旅人芭蕉》、《绿翘之死》等,而与蔡仪先生产生的一段学术机缘。他指出,作为美学家,蔡仪懂文艺、懂小说,有艺术素质。他的历史小说,真实细致,浪漫情调融入现实主义的笔触之中,篇篇都是精品。蔡仪对真理的追求,就像《先知》中的卞和一样坚贞不渝,又像《旅人芭蕉》中的诗人一样充满了精神漫游的苍茫感。
    蔡仪的夫人、中国社科院文学所乔象钟研究员说,蔡仪青年时代就信仰马克思主义,后虽经波折,却不改初衷。大家肯定他对于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建树,就是对他的最高奖誉。蔡仪对自己的学术思想有着充分的自信。他用唯物主义辩证法来阐明美和认识的关系,是美学发展史上的一大进步,他的美学思想,必将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并发扬光大。
    来自中国社科院、上海社科院、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央美术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山东大学、四川大学、深圳大学、中国作协、中国文联、中央编译局、《人民日报》、《文艺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等单位专家学者,以及蔡仪先生的家属共60余人出席会议。

   
发表时间:2006-11-28 文章出处:不详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