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学术动态 >> 学术前沿 >> 正文
东方哲学研究前沿动态和重大理论问题
文章作者:李甦平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在世界四大文明中,东方哲学汲及到其中三个。它们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丰厚的精神资源,而且由于这些文明所在地区历史发展的特殊性,又使他们今天面临现代化的挑战,因而其内部新旧因素相互激荡,古典与现代价值交叉融合,孕育着极强的生命力。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东方哲学的价值更加凸显,而它所面临的冲突也更严峻。东方哲学的前沿动态和重大理论问题,可以归纳为如下一些内容。
    印度哲学。印度哲学研究一直广受关注,其研究重点包括:
    1.吠檀多主义的现代表现及其与现代科学文化的融合。吠檀多主义强调“梵我同一”,即强调作为外在的、宇宙终极原因的梵和作为内在的、人的本质的自我在本性上是同一的,也就是“大宇宙”与“小宇宙”是统一的。它不仅是印度教的核心思想,而且在印度传统思想中占主导地位。在现代社会东西方文化碰撞以及经济全球化趋势的发展中,吠檀多思想的融合性特征凸显出重要的思想文化价值,其现代表现形态特别是与科学文化的融合,在印度思想研究中受到关注。
    2.印度佛教唯识学与西方心理学、现象学思想的比较研究。相对于1500年前的唯识学而言,现代西方心理学对心理要素、结构、功能、过程、机理等的研究,弗洛伊德等对粗显意识下各种深层潜意识等心理现象的研究,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因此,印度佛教唯识学的重要性开始为西方学者所重视。同时,唯识哲学因其与现象学思想的相似性而受到现象学界的瞩目。
    3.日本近年兴起的“批判佛教”思想。“批判佛教”最初主要是对印度与东亚佛教的反省、批判。它通过考察佛教如来藏思想与印度传统梵我论思想的相关性,认为如来藏思想、唯识思想以及以如来藏思想为核心的东亚佛教是“伪佛教”,并予以批判。后来,这种批判逐渐泛化为一种普遍的东方文化批判。
    阿拉伯伊斯兰哲学。阿拉伯伊斯兰哲学研究的一个热点是关于儒教与伊斯兰教的融合问题,即伊斯兰教的中国化问题。由于儒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干,对中国社会具有重要的影响,因此中国的伊斯兰教在理论思维和价值取向等方面无疑都受其影响,并体现出儒家传统文化的精神。
    另外,对阿拉伯伊斯兰哲学史上重要人物的哲学思想进行现代诠释,也是现代阿拉伯伊斯兰哲学研究的一个热点。一部分学者注重结合当代国际政治,分析当代伊斯兰复兴运动产生的历史根源和社会现实原因,以及伊斯兰复兴思潮对中东地区的冲击和影响。
    日本哲学。近年来,日本哲学研究的热点问题主要有这样几个:一是应用伦理学研究。应用伦理学在日本是热门学科,几乎在所有大学中都被作为公共课讲授。其中,生命伦理学、环境伦理学、经济伦理学、工学伦理学等正在成为主流,社会伦理学也备受关注。二是公共哲学研究。有的学者提出,要建立公共哲学,就要批判欧美文化“进步”的一元论,承认文化的“差异”及其“多样性”,提倡全球规模的多文化相互学习、相互尊重;就要超越西欧中心主义和国家中心主义,提倡比较文明论;就要尊重多种价值观和哲学的存在,积极促进“文明间的哲学对话”。三是从现代或后现代的文化语境出发重新解读日本思想史、哲学史。长期以来,受“日本无哲学”观念的影响,近代日本哲学研究多集中于西方哲学,而忽视本国哲学。但自20世纪90年代起,一些原本专攻西方哲学的学者开始关心并研究日本的哲学思想,活跃在当代日本哲学。思想界的新一代学者不仅重新关注日本的传统思想,而且因文化语境的变迁,他们的知识结构、研究视角与方法乃至于观点都有新的变化。
    韩国哲学。韩国儒学是韩国哲学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20世纪末以来,韩国儒学研究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整理、注释传统儒学典籍,深人研究儒学代表人物的思想。例如,李退溪是韩国儒学的重要代表,韩国学者目前正在整理李退溪的文集,对他的性理学思想进行深入探讨和研究。二是探讨儒学对当代韩国社会的影响。韩国在20世纪90年代遭受了一场金融危机,这促使韩国学者对儒学的社会作用进行深刻反省。学术界就此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一方认为儒学的一些保守观念是韩国金融危机爆发的内在原因之一;另一方则坚持儒学对韩国社会的积极影响,认为不应该将金融危机与儒学联系起来。这一讨论深化了韩国学术界对韩国儒学的理解和研究。
    越南哲学。在越南哲学界,人学是一个备受瞩目和重视的研究课题。这是因为越南在实行革新开放的过程中,一直注意发掘社会的人力资源,积极致力于社会主义新人的塑造。越南哲学界对人学的研究,重点在文化与人之间的辩证关系,以及如何发挥人的潜力、发掘人力资源和塑造新人的问题上。目前,越南学术界认同的一个基本观点是:应该正确地处理传统文化与现代化的关系,在吸收世界文化精华的同时保持越南的民族特色;积极参与国际文化交流,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此外,越南哲学界还十分关注革新开放的现实问题。越南社会科学院哲学所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曾联合举办了一次关于所有制改革方面的学术研讨会,两国学者从哲学的视角对此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东西方哲学的融合。随着当代东西方交通、经济频繁的接触,信息的高速传递,东西方科技、思想、文化的交流、融合已蔚为当今时代的总趋势。东西方文明正在世界各个地区,特别是亚太地区汇合,并形成一种新的世界文明。当今时代是以网络、电脑、数码、光纤、多媒体为主要标志的“信息时代”,“信息时代”也可能为西方文明继续领先世界提供一个强有力的支点,并为其有效迎接“东方的世纪”的挑战创造了有利条件。东方现在正在追求“工业社会”的大机器、大生产、大体制等目标,而西方正向智能机器、质量生产、精干体制等“后工业社会”或“前信息社会”目标进发。在这种全球化背景之下,目前值得注意的是,基督教的某些派别已直接把中国的气功、印度瑜伽融合到他们的修持体系中。佛教的禅宗、唯识论正在和西方心理学说相汇合。1980年美国兴起的印度教改良派拉杰希尼教团的思想家们以吠檀多“梵我同一”的理论为基础,力图融汇强调个性解放的弗洛伊德主义和存在主义等西方现代思想。另外,印度甘地的“非暴力主义”和“坚持真理”也常常被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用作反对种族主义的政治武器。
    东方宗教在西方的兴起和盛行,东西方宗教、哲学思想的相互融汇,有着双方哲学自身的原因,也有着深刻的社会和历史原因。目前东西方正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人,渴望着对方,同时自己身上的优点和弱点已昭然若揭。自20世纪下半叶以来,西方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物质生产力的提高带来了社会的空前繁荣,但是物质生活的提高,却使人们精神上滋生了困惑。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激烈竞争下,有人为了追求无限的利润,竟然丧失了理智和道德,社会在一定程度上陷入了病态;另外有一些人在东西方冷战结束后,感到社会矛盾重重,危机四伏,因而对固有的信仰——民族主义、社会改良主义和社会主义等等——都失去了信心;也有人认为,科学虽然日益昌明,但未能解决一切问题,特别是社会贫困和苦难的问题。随着科学的昌盛,人的理性逐渐占了上风,但理性以外的非理性世界仍然是一个谜,有待探索。由于宗教长期以来一直在人民思想和社会中根深蒂固,而科学只是“变化的催化剂”,所以只有当变化真正发生时,宗教习俗或信仰才能有所变化。与此同时,人们对基督教和西方文化的种种没落现象也感到失望,因之憧憬东方古老的文明,力图从东方宗教哲学思想中寻求精神上的支撑和慰籍。他们认为东方宗教强调人的内在精神的自我解脱,可以启迪直觉智慧,抑制人的各种世俗欲望,亲证人与神、人与自然和人与社会的和谐统一,从而达到“普遍之爱”的理想社会的实现。

    (李甦平: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发表时间:2006-09-05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