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学术动态 >> 学术前沿 >> 正文
中国近代思想史学科2006年度研究概况和热点问题
文章作者:贾小叶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一、学科研究概况
    近年来,随着中国近代史研究的深入展开,中国近代思想史的研究也得到加强,出版了不少有关中国近代思想史研究的力作。除了几部有影响的思想通史如程歗、彭明主编的《近代中国的思想历程(1840-1949)》、吴雁南的《中国近代社会思潮》等外,论著主要涉及近代著名思想家思想研究、近代各种社会思潮史以及近代学术史等内容。
    1.思想家思想研究深入开展
    思想家思想的研究长期以来一直是思想史研究的主体,许多近代思想史著作大多是以思想家的思想为序来架构的。但在思想家的选择上,主要是那些有最具代表性的、一流的、正面的思想家。而近年来,随着思想史研究的加强,学术界对思想家思想的研究也有所深入,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在思想家的选择上,已经远远突破先前只研究一些主要的正面历史人物,而将许多次要的或反面的人物弃而不理的倾向,研究者的视野越来越开阔,关注的思想家越来越多。不仅林、魏、康、梁、严复、章太炎等思想家的研究在继续深入,而且许多在过去没有或很少研究的人物,如曾国藩、梁漱溟、林语堂、杜亚泉、章士钊、张君劢、罗家伦等,也开始进入到研究者的视野,并取得了显著成果。如郑大华的《张君劢传》(中华书局1997年版),左玉河的《张东荪传》(山东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邹小站的《章士钊社会政治思想研究:1903~1912》(湖南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等,都填补了这方面研究的空白。研究者之所以能够放宽视野,关注更多的思想家,是与研究者自身乃至全社会的思想解放分不开的;另一方面,对过去研究较多的思想家的研究得以进一步深化,或将研究细化,或对思想家思想的评价提出新观点。就戊戌时期的思想家而言,对康有为的研究,近年来不再泛泛谈论康有为的贡献、局限、历史地位等问题,而是深入剖析康有为思想主张的细节。而在对谭嗣同的研究中,有人对其思想提出批评,指责他是近代中国激进主义的先驱。与此对应,有些则对张之洞《劝学篇》的评价较高,认为它已经包含了立宪思想。这种对思想家评价转换的背后,是研究者视角转换即从革命视角向现代化视角转换的结果。
    2.思潮史研究倍受青睐
    如果说20世纪80年代末期以前的中国近代思想史多以思想家的思想为线索,那么从80年代末期开始,中国近代思想史著作则几乎都是以社会思潮为线索。较早以“思潮”来命名并论述中国近代思想史的专著,是1989年出版的吴剑杰的《中国近代思潮及其演进》。90年代后以思潮命名的著作增多,如吴雁南主编的《中国近代社会思潮》、戚其章的《中国近代社会思潮史》、胡维革的《中国近代社会思潮研究》、黎仁凯的《近代中国社会思潮》、高瑞泉的《中国近代社会思潮》。这类著作多以思潮为线索,分类撰述。与此同时,一些重要思潮的个案研究也取得了丰硕成果,如陶绪的《晚清民族主义思潮》、蒋俊、李兴芝的《中国近代的无政府主义思潮》、罗检秋的《近代诸子学与思潮》、彭平一《冲破思想的牢笼:中国近代启蒙思潮》、江沛的《战国策派思潮研究》,等等。此外,学界还出版了一部值得重视的研究近代启蒙思潮的资料性著作,即由“五四”专家丁守和主编的《中国近代启蒙思潮》。社会思潮是某一时期具有群体特性的思想倾向,反映了该时期普遍的民众心理和文化发展方向。以思潮为线索构架中国近代思想史无疑是对此前研究的突破。
    此外,近年来中国近代学术史的研究工作也在逐步展开,并日渐成为中国近代思想史研究的热点。
    二、学科研究热点
    1.热点之一:关注学术思想史的研究
    近年来,学术界不再以谈论思想为新奇,而是以论学术为时尚,出现了有人所说的“思想家淡出,学术家凸显”、学术史倍受关注的局面。学术界关注近代学术史的重点是传统学术思想的近代走向和现代学术之建立等问题。对这些问题的研究,主要从两个方面展开:一是对晚清与民国学术史上著名学者学术思想进行个案研究,包括康有为、梁启超、严复、章太炎、王国维、胡适、陈寅恪、陈垣、傅斯年、顾颉刚、吴宓、钱钟书等“国学大师”。这方面的成果有戴逸主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出版的《二十世纪中国著名学者传记丛书》。该丛书自1999年先后出版了《张君劢学术思想评传》、《梁漱溟学术思想评传》、《钱穆学术思想评传》、《张东荪学术思想评传》、《赵元任学术思想评传》、《顾颉刚学术思想评传》、《陈垣学术思想评传》、《金岳霖学术思想评传》、《闻一多学术思想评传》等10多部著作,在学术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此外,胡适在近代学术史上的地位倍受研究者的关注,对其所做的研究也取得了丰厚的成果。如耿云志的《胡适与五四后中国学术的几个新趋向》、章清的《重建范式:胡适与现代中国学术的转型》、刘巍的《“诸子不出于王官论”的建立、影响与意义——胡适“但开风气不为师”的范式创新一例》、罗志田《大纲与史:民国学术观念的典范转移》等论文,以及陈平原的《中国现代学术之建立——以章太炎、胡适为中心》一书,都是这方面研究的重要成果。二是对清末民初的重要学术流派进行专题研究,包括晚清经学、民国史学的新史学派、古史学辨派、唯物史观派等。这方面的成果如罗志田的《清季民初经学的边缘化和史学的中心走向》、刘大年的《评近代经学》等论著。与此同时,近代学术史上的其他重要问题如晚清的学术分科、整理国故等问题,都受到研究者的关注。值得注意的是,学术界已经有人开始尝试用新的理论、新方法和新视角来研究清末民初中国学术转型问题。罗志田多年致力于近代中国学术思想史的研究,先后发表了一系列相关文章,并以《权势转移——近代中国的思想、社会与学术》为名集结出版。其中,罗志田特别关注近代中国社会、思想和学术之间的互动关系,重在揭示“近代中国变的一面”,即研究近代大变局中传统的中断与传承,中西文化竞争,新旧中西的相互依存、碰撞、互动及错位,思想衍化与社会变迁的互动等问题。
    2.热点之二:关注思想史研究对象与方法问题
    以往中国思想史的研究,往往只注意研究分析精英思想家的思想,诸多中国近代思想史著作,基本上是近代思想家思想观念的发展史。随着社会史的兴起和西方思想史研究社会史化的增强,中国的思想史界日益关注思想史的研究对象和方法诸问题。2001年南开大学举办了“思想与社会”学术讨论会。与会者强烈呼吁打通思想史与社会史。庞朴指出“所谓的‘思想’,是‘社会’的思想;所谓的‘社会’是‘思想’的社会;因而,我们提倡的思想史,应该是有其社会根据的思想史,而社会史,也应该是有其思想指导的社会史”。刘泽华认为,思想与社会的互动主要研究两方面的问题,一是思想的社会化和社会的思想化;二是思想(观念)的社会与社会的思想观念,目的是要“呈现出‘思想的社会’、‘社会的思想’以及‘思想社会化和社会化的过程’”。为厘清思想史研究的对象与方法等问题,从而推动思想史研究的深化,200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与《历史研究》编辑部共同召开了中国近代思想史研究方法学术讨论会。研究者首先检讨了现有思想史研究的弊端,认为思想史的研究对象与范围还比较模糊,与哲学史和专门思想史的界限不明,有关著作范围狭窄,缺乏深度。有不少学者提出应当扩大思想史的范围,打通思想史与社会史,将大众思想纳入思想史的研究范围。他们在承认精英思想理应是思想史主要研究对象的同时,认为思想史研究必须对民众思想以及民众思想与精英思想之间的互动关系予以足够的重视。也有学者认为,思想史仍应以思想家的思想为主体。耿云志研究员认为以往思想史研究精英思想的问题在于纯粹就思想论思想,没有充分说明思想家的思想应对时代环境和人民生存状态的紧密关系,也没有追踪思想家的哪些思想通过种种社会活动、社会渠道渗透到平民中间,沉淀在人民的思想观念中,甚至于通过平民的行为方式显映出来,使原本与实际历史进程息息相关的思想变成了从观念到观念的运动。 而作为思想史研究对象的思想家的思想,应当是什么样的思想呢?他指出“它应当紧紧抓住中国人应对内忧外患,为追求独立、统一、民主和富强而提出的思想主张”。此外,对思想史的研究方法问题,学者们也提出自己的观点,有人强调思想家文本解读的重要性,有人强调加强理论思维的重要性,还有学者认为应当借鉴其他学科以及西方思想史研究方法,建立本土化的中国思想史研究范式。总之,近年来中国近代思想史研究对象与方法等问题不仅受到关注,而且成为热点,这一问题研究的深入必将推动思想史研究的深化。
    三、学科研究发展趋势
    1.思想家的个案研究仍将是思想史研究的重点,而且对思想家思想的研究会更深入、更细致;学术思想史的研究方兴未艾,在未来的研究中将继续受到关注,并会有更多的学术家走进研究者的视野。
    2.进一步加强跨学科的研究,尤其是要加强思想史与社会史、思想史与政治史、 思想史与文化史的结合。与政治思想史相比,社会思想史与文化思想史的研究尚很薄弱,这些领域将成为未来思想史研究者的用力方向。

发表时间:2007-03-15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东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zhc-kyj@cass.org.cn